|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714章 半夜敲熊慧娟房门
  胡青牛牌仿制版生生造化丹,药效当然不凡。?壹?看书·1?k?a?n?shu·cc无视绝大多数伤病,延寿一年的恐怖药效,更是从没在世上出现过。

  很快,已经陷入深度昏迷的杨浩,服下丹药后从喉咙里出一阵轻响,吐出几口浓痰,竟然慢慢睁开眼睛。

  “陛下!老臣……还活着?”

  “老爷,是陛下赏赐的灵丹,把你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身边那个医生有些激动,根据他的判断,杨浩根本就不可能再醒过来,何况还像这样好端端的说话。

  这完全就违背了医学常理!

  仙丹,真正的仙丹啊!

  这下子,所有人看向乾隆的目光,又有不同。

  凡间的帝王,和真正的神仙,到底还是有极大差距的。

  这种丹药完全就不像是人间所有,倒和传说中九重天阙之上,兜率宫太上老君的九转还魂丹功效仿佛。

  他们并不知道这药效有时间限制,只看杨浩转瞬间起死回生的神迹,心中无限夸大了那枚药丸的价值。

  杨浩也是一愣,是皇帝给的药丸?皇帝有什么药,自己还不知道?绝大部分都是自己提供的呀!

  虽然昏迷中很多事情不知道,但是病情他自己清楚得很,就算是昏迷之前,也完全没有现在这种没事儿人一样的状态。?壹?看书·1?k?a?n?shu·cc

  缠绵病榻?

  完全没必要嘛!杨浩现在只想着翻身下床,摆一桌好酒好菜吃个痛快。

  不过,他不敢乱动,这特么的可是欺君之罪……

  你好端端的没病没痛,让皇帝亲自来探望你,作死也不是这么个搞法!

  乾隆有些呆住了。

  对于杨浩的病情,他虽然不是了解得很深,但刚刚杨浩还是深度昏迷,总看得真真切切,不可能是专门装昏迷骗自己的。

  然而现在……虽然杨浩还是躺在床上。可不管是精神状态还是气色,明显已经大为好转,至少性命无忧。

  尼玛神丹啊!

  乾隆后悔大了,这种好东西。朕应该留着给自己才对啊!

  就这么给出去了……也不知道昊先生那里还有没有。

  “杨爱卿好好养病,朕……不准你死!”

  最后又说了一遍祖传的情话,乾隆急匆匆地出了门,赶紧问道:“昊先生,刚才那药……”

  “只要你好好做事。药当然还有!”

  昊学对他那点小心思心知肚明,没了壮阳药的诱惑,总还能继续控制这个想长寿的皇帝。?壹??看书·1?k要an?s看h?u?·c?c

  只要乾隆还健在,电话还能打,这边的研究,就可以继续下去!

  《书剑恩仇录》,时光流转!

  又是十年,就算有生生造化丹,杨浩也早已作古。而这时候的乾隆,也已经年过古稀。老态尽显了。

  “小……呃、那个老历啊,现在的成果如何?”

  昊学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宁可今晚就废了这方世界,也要拼一个结果出来。

  “幸不辱命!”

  乾隆的声音更加老迈,而且在手机画面中,昊学也看到他已经白萧然,虽然仍有一国之君的威仪,却抵不过岁月的侵蚀。

  所谓天子,也只是一句笑话而已。天道有常,并不因为是皇帝就有所偏袒。

  昊学一听这话。瞬间激动起来。

  搞定了?

  他没有说话,而是等乾隆继续说下去,“昊先生,经过太医院两代院正不懈努力数十年。您指定的那项课题,已经在两年前,被彻底攻克了!”

  “好!”

  昊学喜形于色,毕竟还是一国之力牛逼,同样是三十年过去,黑木崖只不过是提出了三种可行的药材。而大清太医院,在汇集了全国名医之后,站在黑木崖研究的基础上,终于搞定了自己的这块心病?

  大喜事!

  “不过……”

  谁知道乾隆的话还没有说完,吞吞吐吐地欲言又止。

  “怎么了?说!”

  昊学笑容僵在脸上,直觉告诉他好像没那么乐观。

  “昊先生,之前跟您提过,用天星藤代替鱼尾兰,药效虽然稍弱,胜在没有毒性。后来,全力以赴研究伴虫花的毒性驱除,终于引入一味名为‘裂叶果’的药材,可以中和伴虫花的毒性,使其充分挥功能。”

  越搞越复杂了……

  昊学皱起眉头,催促道:“说重点!”

  乾隆不敢怠慢,说出了关键,“问题在于,经过研究现,天星藤和裂叶果放在一起,会产生某种特殊的作用,导致……最终的成品药物,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缺陷……”

  “什么缺陷?”

  “服用这种药物治病的人,必须是……无伤之体!否则的话,天星藤和裂叶果就会产生极大副作用,直接使服药者重伤甚至死亡。”

  乾隆无奈道:“两年前药品研制成功后,很快就现了这个缺陷,但是至今也没能完全解决。”

  “什么叫做无伤之体?”

  昊学又听到一个新鲜的概念,有点迷迷糊糊的,继续追问道。

  “也就是说,这个人不能受到那种深及內腑的伤势。小破皮流血什么的倒是无碍,但是不能开膛破肚,不能伤口见骨!”

  还有这么个古怪规矩……

  昊学无语,仔细琢磨琢磨,伤口见骨或许在现代并不多见,一般的伤势都止于皮肉而已。

  伤到骨头,和伤口能够看到骨头,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他还特意问问清楚,确定是前者无所谓,后者却绝对不行。

  不能开膛破肚这个更好理解……除非是混黑社会的被人砍了,否则正常人只要没做过腹腔手术,就可以理解成没被开膛破肚过……

  “只要是这个什么无伤之体,服药就有效,可以攻克肝癌?”

  “是的,两年间,已经从全国各地搜集病症符合的患者数千例,只要是无伤之体,都可以通过服药痊愈。”

  这次乾隆说得很肯定,他坐拥四海,要按照昊学的说法找些患者,并不困难。

  是这样……

  昊学想了想,道:“你等一等,我去问问先!”

  “昊先生,朕……呃、我有一件事情,您看……”

  乾隆还想说个什么事儿,昊学却果断挂了电话,把稀里糊涂的乾隆晾在乾清宫内,自己直接就下了楼。

  这会儿四女都已经睡下,昊学贼忒兮兮的灯也没开,轻轻敲响了熊慧娟的房门……(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