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699章 跟总理提条件
  要多少钱……

  哎呀你这一国总理忽然问得这么直接,我有点不好意思嘛!

  昊学挠了挠头,觉得谈钱有点伤感情。一?看书ww?w?·1?·cc

  可是,谈感情伤钱啊……

  沈成文见这小家伙脸色有点尴尬,又是笑了笑,问到了细节,“关于运动神经元疾病也就是渐冻症,还有类风湿性关节炎,按照小昊医生现在掌握的治疗方案,是需要像治疗郁封天将军的那样你亲自出手,还是可以推广到全国,任何医院的医生都能依法施为?”

  既然要收购,这是很关键的一个问题,沈成文一针见血,让昊学微微吃惊于这位七旬老人的敏锐。

  定了定神,昊学正色道:“渐冻症必须由我本人出手,这一点暂时无法改变。不过类风湿性关节炎,应该可以全国推广。”

  这也是他和胡青牛讨论过的话题。

  渐冻症的病患数量极少,那也就罢了。若是类风湿性关节炎患者数百万,都来求昊学一个人诊治……那也不用干别的了。

  所以胡青牛和他研究出来的诊疗方案,并不绝对依赖以气御针的法门,即使用普通针灸,虽然见效慢得多,但只要严格按照胡青牛的方案施针,配合相应药物,同样可以根除顽疾。

  沈成文点点头,似乎是沉吟一番,笑道:“这么说来,以后全世界渐冻症的患者若要康复,就只有去你那个蝶谷医院求医了,你可得做好准备。?壹?看书·1?k?a?n?shu·cc”

  尽管数量稀少,可是以全球为范围,积累的数量绝对也不是少数。若是名声传开,恐怕有得忙了。

  提到蝶谷医院,昊学心中忽然一动,笑道:“沈总理,关于这两种疾病的治疗,应该是无偿交给国家的……”

  啊?

  沈成文喜道:“小昊医生有这个觉悟。那真是太好了!”

  昊学翻了个白眼,心想你听我把话说完啊,觉悟你一脸!

  “不过关于我那个医院,国家是不是也应当支持一下?”

  啊!

  沈成文脸上掠过一丝尴尬。居然被这小子摆了一道,真是啼笑皆非。

  这个要求也是合情合理,别的不说,就“运动神经元疾病唯一诊疗医院”的名头,也应当获得国家层面的支持和帮助。

  世界仅此一家。这可是了不起的东西,也是弘扬华夏医学的好机会。

  “说说看,你需要怎样的支持?”

  此次会面之前,沈成文当然也对昊学的相关事情有过一些调查和了解,蝶谷医院这个在建的项目他并不陌生。

  据沈成文所知,昊学引动程氏家族的力量来建造医院,资金方面应当是非常充足的,还需要国家支持什么?要政策?那得具体看看是什么了……

  “免费医疗。壹看书ww?w?·1?k?a看n?s?h?u看·c?c?”

  昊学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盯着沈成文的眼睛,缓缓吐出这四个字。

  沈成文一愣。身为华夏国总理,这个词可真是太不陌生了,只是没想到,会从一个开私人医院的年轻人口中说出来。

  免费医疗,那是多少民众喊了多少年的心愿,甚至都成了华夏梦的组成部分之一。

  然而坐在沈成文的位置上,深知这四个字要全面推广,将面临怎样的难度,那绝不仅仅是资金方面的压力。

  昊学继续说道:“我知道要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免费医疗,阻碍重重。那就先在我蝶谷医院试行吧!”

  真是有为青年啊!

  沈成文感慨道:“若是华夏国多一些你这样的年轻人。不仅华夏民族的伟大复兴指日可待,甚至能创造一个前所未有的辉煌盛世!”

  “沈总理先别急着夸我……”

  昊学赶紧摆手笑道:“免费医疗,只是我给您交的一个底。但这个口号,我可不敢喊出去。否则的话。就算我蝶谷医院的大门用合金钢打造,只怕也是分分钟被挤爆了。”

  沈成文也笑了,这话说得倒是实在。不过,这年轻人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倒要听他再具体说说。

  “我有三个条件。”

  昊学竖起三根手指,好似当年在回天集团里面对当时高高在上的熊慧娟总裁一样。

  现在对面的这个老人乃是堂堂华夏国总理。九霄云端的大人物,可昊学提起条件来,依然是不卑不亢不手软。

  “说。”

  沈成文喝了口茶水,目光中有玩味的笑意。

  多少封疆大吏、部委高官,在自己面前都是战战兢兢不敢有丝毫违拗,可这年轻人不过是有点医学成果而已,居然和自己摆开了谈判的架势,还要提条件,光是这份胆色,就有点意思。

  “第一,蝶谷医院既然以免费医疗为主,那么一切医疗器械、药品采购、医务人员的开支,都由国家负担。而且,除了我本人之外,任何人无权干涉我花钱的方式。”

  第一条就很过分……

  沈成文皱起眉头,审视着这个年轻人的脸色,想从中看出更多内容来。

  免费医疗国家负担成本,这个很合理,人家开个私立医院,总不是纯粹的慈善机构,不从中牟利已经是业界良心,日常开支费用总不好再让人家自掏腰包。

  就算是作为全面免费医疗的一个试点,国家出了这笔费用也是理所应当。

  然而问题在后一句,“任何人无权干涉我花钱的方式”。

  这就很值得警惕了啊!

  难道一种药品采购价都是1oo块,你按照1ooo块去买,多的9oo块自己揣起来了,这种也不能被干涉?

  沈成文没有说话,而是看着昊学的眼睛,目光中微微带了一点威严和责备。

  昊学不闪不避,就这样和总理对视。问心无愧,自然可以面对任何人。

  从这双年轻的眼睛里,没有看到贪婪和企图,反而是坦坦荡荡一片清明,让阅人无数的沈成文觉得,这个年轻人提出这样一个条件,绝非为了一己私欲。

  “好,我答应了!”

  沈成文也是决断极快的人,不然也不会坐到这么高的位置。

  只是稍稍权衡了一下利弊,其实对他的级别来说,昊学小小一个蝶谷医院根本不该出现在眼界之内,看重的只是昊天和昊学两代神医的展潜力,若是以后能出更多的医学成果,那么就算让这小子占点便宜,也没什么大不了。

  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沈成文当然也清楚得很。

  更何况刚刚昊学可是从免费医疗开启的话题,如果是一心为钱的人,直接高价把这两种疾病的治疗方案卖给国家那岂不是简单便捷?

  沈成文断定,澳门赌博网站:这位小昊医生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绝不仅仅是为了区区一点利益而已。(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