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698章 友情爱国价
  我的事?

  昊学一时没适应对方节奏切换如此之快,愣了一下,随即平静下来,问道:

  “沈总理指的是?”

  “我指的是你曾经说过,用三十五年的时间,解决世界五大医学难题?”

  沈成文笑容微收,有些严肃地直视昊学,这并不是可以随意开玩笑的话题。若说上次招聘会上为了吸引眼球喊出这个口号,那也就罢了,但是在总理面前,可不能信口开河。

  原来是为了这个……

  昊学反倒是松了口气,还以为有什么棘手的难题呢!

  不过,这问题怎么回答,却让昊学踌躇了一番。

  老实说,时至今日,当日在招聘会上许下的那个承诺,昊学已经觉得稍有些夸张。

  虽然渐冻症已经解决,类风湿性关节炎想来不难搞定,然而还有癌症、艾滋病、白血病这三个领域,称得上是绝症。

  后两项暂且不提,光是癌症当中的一个肝癌,已经让昊学殚精竭虑,却始终没有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

  一年内搞定肝癌,拯救爱人熊慧娟,昊学其实还是有把握的,毕竟他还能联系到数个世界,时间累加起来足有上千年,不信连一个肝癌都攻克不了。

  然而,这多少有那么点涸泽而渔的意思。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

  昊学通过金庸全集,能接通电话的,只有这十四个世界。很早的时候,《飞狐外传》和《雪山飞狐》就已经因手机故障荒废了,后来《白马啸西风》又因为自己的一个实验变成荒土。为了治疗肝癌,昊学首先选择的是《笑傲江湖》世界,经过数十年研究,成果差强人意。

  现在剩下能用的世界,其实只有十个。

  若是肝癌的研究并不乐观,到后来尽管出了成果。却是牺牲了大半的武侠异界为代价,那再要做其他的研究,可就无以为继了。

  肝癌之外的其他癌症,还有或许更困难的艾滋病。白血病,只能靠昊学自己的蝶谷研究所来完成了。

  通过黑木崖上平一指数十年的辛苦,昊学已经深深地明白,要攻克癌症,是个长期而艰巨的工程。五年、十年、二十年,都可能平白空耗。

  武侠异界一共有十四个,可是现代社会中,昊学可只能活一辈子,区区不足百年的时间,够他做多少医学研究,出多少震惊世界的研究成果?

  悲观一点来推测,很可能昊学投入了大量资金,付出了辛勤努力,却和世界上其他致力于此的医学机构没有差别。到头来只是为后人提供了更丰富的经验,却没有实质性的成果问世。

  就好比现在仍然在黑木崖上努力奋斗的平一指后人平癌,尽管已经提供给昊学三种有可能利于肝癌治疗的药材,但归根到底,不能说是黑木崖彻底解决了肝癌的难题。

  能位列五大医学绝症,数百上千年无人能够破解,自然没那么容易。

  之前昊学因为电话里学会了失传已久的以气御针之术,并且迅速破解了渐冻症的难题,不免有些把问题想得简单了,现在看来。三十五年这个说法,他不敢在总理面前打包票。

  “沈总理,是小子之前欠考虑了。”

  昊学认识到其中难度,承认得也很坦然。“渐冻症和类风湿性关节炎,应该没有问题。艾滋病和白血病我之前缺乏深入研究,可能是考虑不周。当然了,这个目标我仍然会尽最大努力去奋斗!”

  哦!!

  沈成文一听这话,反而是兴趣更大了些。

  本来嘛,三十五年内把困扰世界数百年的五大难题尽数解决。这听上去更像是一个口号而不是目标。

  “渐冻症的事我知道,天剑部队的郁封天将军就是你治好的,也算是有了临床实证。类风湿性关节炎,也已经被你解决了么?”

  “问题不大,一两个月之内,我就能拿出全套的诊疗方案。”

  这话可不是无的放矢,因为熊慧娟的妈妈有这个毛病,昊学这些日子开妇科门诊的间隙,曾经和胡青牛深入交流过。和他推测的一样,中医针灸的技术对于这种筋骨关节的毛病还是有独到之处,师徒俩互相沟通研究,已经渐渐把一套完整的方案成型。胡青牛的手段昊学自然是信得过的,所以敢说这个话。

  “好!太好了!”

  沈成文喜形于色,倒是让昊学有些犯嘀咕。

  好啥?

  难道你接下来要说,这些医学成果属于国家?

  这也不是不可以,但最起码不得给我个十亿八亿的随便意思一下,友情爱国价嘛!

  渐冻症的患者数量极其稀少,但是类风湿性关节炎在全国范围内至少有数百万病患。

  昊学当然希望胡青牛费了不少力气的治疗方案能够造福人间,但国家方面既然找自己来谈,好歹得看到点诚意嘛,然后再通过国家的渠道推广,或许在华夏国的范围内,类风湿性关节炎基本可以绝迹了。

  “渐冻症和类风湿性关节炎的治疗方案,我代表国家都要了!”

  沈成文的兴奋不是装出来的,解决了这两大医学难题,毕竟是在他任期内,又是他亲自谈下来的,是实打实的官声政绩,对于已经几乎站在权力巅峰的沈成文来说,这才是最值得看重的事情。

  所谓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沈成文已经年过七旬,政治生涯走到光辉顶点,自然也想图个青史留名、后人称颂。

  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这本来就是自古以来从政者的最高理想追求。

  然而他这边激动了有一会儿,却见对面那个年轻人脸上始终挂着若有所指的笑意,想象中的“士为知己者死”、“纳头便拜”、“这药方我本来就该献给国家”……这些情景统统没有发生。

  沈成文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不由得哈哈一笑,心道这小子倒也有趣,可比他爸爸当年现实得多了。

  “小昊医生,这两项医学成果,国家愿意从你个人手中收购,造福于民,不知道……你打算卖多少钱?”(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