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696章 代表国家致歉
  “晓燕,王叔的身体大好了吧?真是不好意思,这段日子乱事儿太多,只是打电话,都没来得及再回去看看。”

  “没事啦,你的药膏很好用。要不是赶上过年,不方便大过年的往外走,我早就回来啦!”

  两人就在这国内几乎是最高级别的车里谈笑风生,互诉别情,把身边那个传说中的中南海保镖视若无物。

  司机和那个保镖在后视镜当中对视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苦笑和惊奇。

  总理召见!

  总理啊!

  这小子到底有没有听错,他是当成了经理吧?

  一砖头砸死十个人,九个经理,一个副经理的那种经理?

  这尼玛的是总理啊,华夏国二号人物,沈成文沈总理!!

  就这么上车跟打出租似的,还打情骂俏,就差聊风花雪月了。

  心理素质太好?还是脑子里缺根弦?

  车子就在这样两个人聊闲、两个人无语的气氛中风驰电掣,不多一会儿就停在一处别致的小院前。

  并没有选择威严的办公地点,沈总理居然在这样一个很私人的的地方会见自己?

  昊学也是稍稍有些诧异,拉着王晓燕的手下了车,迈步而入。

  安全问题?那是完全不用担心的。

  首先沈总理绝不会要设计陷害自己,完全没有那个必要,自己说到底也还是一个小人物而已。这座小院虽然他从没来过,但是安全级别恐怕只会在天剑设在深山的那座疗养院之上。

  小院内,花香扑鼻。松柏常青,在春寒料峭的季节。也给人一种生机盎然的感觉,光是进门看到的几样摆设。虽然不见得华贵奢侈,却别具匠心,显然是出自高人手笔。

  “不好意思,让总理久等了!”

  对方算是给了足够的面子,不但派出自己的专车迎接,甚至连王晓燕都允许一同前来。昊学处事向来是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人家堂堂总理都摆出了这副做派,他也很守8style_txt;规矩地客套一句,毕竟是自己在厕所打电话长达一个多小时。慢待了沈总理的邀约。

  就算是看新闻联播,也知道华夏国最高层次的这几个人物,时间珍贵得完全用分钟来计算。被自己平白拖延了一个小时而没有什么正当理由,还能保持良好的态度,昊学也是有点感动。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若是这位沈总理的要求是昊学能做得到的,当然不妨帮个忙,这个人情不知全国上下多少亿人都想卖出去,只是没那个机会。

  “总理想和你单独聊聊。昊先生您看……”

  从里屋出来一个同样浑身黑西装的男人,向昊学微微点头,并不托大,语气中有询问的意思。

  这种态度让昊学也有些微微惭愧。连忙道:“晓燕你在这里喝杯水吧,我进去说话。”

  纵然是一贯活跃的王晓燕,到了这间别院内。虽然没有任何让人压抑的摆设,却自然而然感受到一股不容轻慢的威严。让她老实了许多,摆手道:“昊哥你去吧。我也尝尝高级茶水是什么味道。”

  呃……

  几个侍候在旁边的服务人员今儿个也算是开了眼了,头一回遇到来这里,还点名要喝高级茶叶的,语气中仿佛还怕人用破烂打发敷衍。

  这别院内能拿出来的茶叶,想找点不像样的都不容易呢!

  果然是什么人有什么女朋友!

  这个胆大包天的男人足足耽误了总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后面好几件重要的大事都被推掉,专门等他前来,这谱可是摆得太大,连他们这些做服务工作的人员都看不过去了。

  还好他懂得最基本的规矩,没有要求带着这女孩一起面见总理……

  昊学经过专人指引,来到一间屋子的门前。

  “小昊来了?快进来吧!”

  没等敲门,屋里就传出一个有些熟悉的腔调,果然是电视里经常听到的那个声音。

  昊学微微吸了一口气,进入房间,反手把门带上。

  “小昊医生?快请坐吧!”

  沈成文以堂堂一国总理之尊,会见昊学居然没有丝毫托大,站起身来肃手迎客,两人分宾主坐在一张茶桌两边。

  “喝点什么?我这人喜欢喝茶,这里的收藏还算丰富。”

  沈成文不提正事,居然先用有些随意的语气,说起茶叶来。

  昊学听他称自己为“小昊医生”,心中微微一凛,难道还真是和自己猜测的那样,是为了寻医问药的事情?

  具体到某种病症,自己可不敢打包票,不过有电话里的诸位强人帮忙,只要是中医能治疗的领域,应该也不至于让对方失望。

  简单打量了一下面前这位老人,却比电视中见到的少了几分威严,多了一点亲切,再就是似乎要比想象中的苍老一些,想来是因为出现在镜头前的时候,刻意经过一番装扮,把更好的精神状态展现给全国人民。

  既然有了猜测,昊学情不自禁地就用上了望诊之术,来观察这位沈成文总理。

  蝶谷医术传承自神医扁鹊,最擅长的就是望诊一门,不过据昊学最初判断,沈总理除了难免有些疲劳过度的症状,以及上了岁数人都会有的一些老年毛病之外,应该说是很健康的一位老人了,不像是身罹病患的模样。

  莫非,是为了其他人相求自己?

  “我不懂茶,随便什么都行,您随意!”

  这话倒是让沈成文动作顿了顿,随即莞尔一笑,“来我这里的人,听我说喜欢茶叶,大部分赶紧也附和我说喜欢喝茶。就算真的因为不通茶道怕露怯的,也都说得很委婉。你倒是第一个直截了当说不懂茶的人。”

  “苦兮兮的有啥好喝。”

  昊学从来不会装假,即使是面对沈成文这样的高层大人物,也没必要违背本心。

  至于具体什么事他也不急着问,对方的时间可比他宝贵,很快就会切入正题的。

  果然,沈成文自己泡了壶茶,慢悠悠在昊学面前坐下,一开口就让昊学的脸色郑重起来。

  “小昊医生,我代表国家,向你父亲昊天致歉。希望你能替他接受这份来自国家以及我个人,迟来的歉意……”(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