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695章 召见
  众人循声望去,却是一灯大师坐下四大弟子之一的朱子柳,适才本来是他在城北坐镇,算是德高望重的武林前辈。一?看书ww?w?·1?·cc然而形势极度危急时,朱子柳纵然一阳指修为深厚,也无能逆转战局,终究还是倚仗杨过的火器才力挽狂澜。

  所以,朱子柳对杨过最为感激,第一个站出来声援。

  有了朱子柳带头,不少人也都纷纷响应,表示这个婚礼要参加的。

  当然,也有不少始终介意师徒不能通婚的规矩,虽然对杨过的功绩不能抹杀,却也不愿意公开支持两人的结合。

  杨、龙二人的婚事,有了襄阳主帅郭靖的主办,有了不少武林名宿的公开支持,已经可以办得风风光光了。

  至于所有人都接受认可……那是连银票都做不到的事。

  看到这里,昊学觉得基本可以告一段落了,接下来筹备婚礼的事情,他身为一个现代人,恐怕就不怎么专业了。

  现代熟悉的都是西式婚礼,穿个婚纱弄个司仪什么的。

  在1ooo年前的南宋襄阳城,让小龙女穿起婚纱酥胸半露……恐怕杨过第一个不答应了,说到底他也是个古人而已。

  至于那些得自天剑特种部队的现代化火器,在襄阳城放上一段时间无妨,免得忽必烈贼心不死还来试探,那就再打他一炮!

  反正黑木崖那边已经经过数次大战,把名声打得响亮,多年来没人胆敢侵犯。一看书w?ww·1·cc

  躲进机场厕所里办这件大事,花费时间不少,母亲万芸的电话已经打过来无数次,只是占线无法接通。

  “妈,我刚下飞机,正往外走呢……”

  “刚下飞机?”

  万芸有些哭笑不得地疑惑道:“你那个航班,都落地一个多小时了!你到底藏什么地方去了?”

  呃……

  昊学无奈,只得笑道:“闹肚子。我蹲了会儿厕所来着。”

  “那电话怎么始终占线?”

  “那个……给你儿媳妇打电话呢!”

  昊学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一句,还没走出机场通道,忽然见到前面有个熟悉的身影,不由得惊喜叫道:

  “晓燕?!”

  前面那个提了一只箱子的女孩闻言惊讶回头。两人四目相对,都是齐齐欢呼一声,迅就紧紧拥抱在一起,甚至有些眼睛湿润。

  转眼间,有段日子没见面了!

  昊学在京都也忙碌得很。没法分身再去晓燕家探访。王晓燕为了照顾受伤的父亲,始终在老家侍候,直到过完春节,父亲王学军伤情完全痊愈,这才乘飞机返回京都,却刚好和厕所里憋了一个多小时的昊学在机场通道偶遇。壹看书w?ww?·1?·cc

  “晓燕,回京都怎么也没跟我打个招呼呀!”

  俗话说小别胜新婚,昊学心情自然因此飘逸起来,长时间的拥抱过后,才放下王晓燕柔软的身体。笑问道。

  “打算给你个惊喜嘛!”

  王晓燕的性格向来比何婉君活泼些,闻言白了昊学一眼,颇有几分妩媚。

  若要放在之前,昊学这会儿怕是把什么事情都推了,先找个地儿开房就地正法再说。

  然而现在心里压了熊慧娟的病情,他已经决定不解决肝癌之前,不再搞涂黑大计,一切都放在攻克顽疾之后,再尽情释放这段时间的心理压力。

  两人携手走出机场通道,迎面就看见一脸焦急的万芸。

  “阿姨好……”

  王晓燕却是见过万芸的。赶紧上前打个招呼,这可是未来婆婆,怠慢不得。

  “小昊,怎么才出来。快走!”

  万芸却只来得及和王晓燕点点头,一把拉住昊学,急匆匆就走。

  “哎哎哎!”

  昊学不干了,啥事儿这么急切啊,从头到尾你也没跟我说明白。

  “咱这是去哪儿啊,有人得了急病?我最多也就是针灸上有那么点一技之长。你可别替我吹得太大了!”

  “没人得病,是有人要见你!”

  万芸哭笑不得道:“这都敢拖延一个多小时的,全国上下怕是也没谁了!”

  “是谁啊?”

  昊学一听口气倒是不小,什么人是我拖不起的?乾隆皇帝患了阳痿,都不敢跟我急,谁比乾隆的架子更大……

  “沈总理!”

  万芸连拉带拽地把昊学弄出机场,一辆挂着京aoooo1这样恐怖车牌的车子就停在门口,倒让昊学微微一惊。

  “哪个沈总理?”

  “华夏国还有几个沈总理?”

  这回昊学才真的有点惊讶,难道是沈成文总理?华夏国的二号人物?

  我的天,这可是平时只在电视里才能看到的人物,像他这样的平民,怎么会引起这样高层高高层的关注!

  昊学和官方打交道,最高级别貌似就是天剑这个军方系统了,剑主郁封天是将军级别的人物。然而军方和政界差别还是挺大的。政界方面自己没和太高级的官员有什么联系,像京都公安局副局长严尽守这样级别,跟眼前这个车牌号代表的狠人相比,根本就是天差地远。

  “昊先生,请上车。”

  车里除了司机之外,倒是又钻出一个黑衣人,看上去浑身气息冰冷,不太好惹的样子。

  只邀请昊学,对他身边的万芸都不加理会,显然其他人并不是沈总理的客人。

  “快去吧,我和晓燕随便去吃点东西,你就放心吧!”

  万芸毕竟是体制内的人,越了解权力代表的意义,越对这辆车、那个人有深深的敬畏,竟然连车里出来的人都不敢直视。

  昊学目光一转,却是看到了王晓燕眼中不舍的神情。

  刚刚和情郎久别重逢,实在不愿意分开,哪怕是总理召见,也改变不了女孩心里的那份不舍。

  “我得带着女朋友一起。”

  于是昊学自自然然地开口,向那个黑衣人说道。

  嗯?

  黑衣人似乎从来没见过这样奇葩的家伙,总理大人召见,居然还提条件,要带个女人去?

  这……你以为沈总理是叫你去喝花酒啊!

  简直有点不知天高地厚了!

  不过,他身为总理心腹,对规矩二字守得很谨严,这种突情况,他只有汇报的权力,没有处置的资格。

  于是摸出电话,小声讲了几句,脸上泛起一抹惊讶,却很快化为无形。

  “可以,这位女士,一起上车吧!”(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