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689章 襄阳鏖兵
  天地良心,龙九淼只是盯着那点珍贵的雪肤露,完全没去在意它到底是落在哪里,只是一个念头,别浪费了这都是我的……

  然而好容易用舌头抢救了一点,却突然觉得什么地方不对。.?`c?om

  为什么舔着舔着,这地方还会向上突起的,好奇怪。

  “你兜里藏着个什么……”

  话说了一半,毕竟是成年女孩的龙九淼,终于自己醒悟过来,那……那居然是……天哪!

  这下,就算雪肤露的诱惑,也没法让她不顾一切地继续下去了。

  天哪,天哪!!

  龙九淼只觉得浑身羞臊得简直要燃烧起来了,这当着众目睽睽,还有一个站在旁边视线角度特别好的空姐,看着自己就这么俯下身子,去……

  虽然自己真心是为了雪肤露去的,可是这姿势、可是这做派,看在谁眼里,都是那么回事儿啊!

  千恩万谢飞机上不让开手机,否则谁再来录段视频传出去,一下飞机就是先和男票分手的节奏。

  “开门,我要下车!”

  不管不顾地吼了一句,根本没脸再继续待下去,却听一个声音幽幽道:“女士,飞机不能随停随走……”

  靠啊!又丢一次人!

  心乱了,刚才自己还想着飞机来着,转念居然就让人家停车开门。?.?`

  龙九淼根本不敢看任何人的视线,尤其是身边那个讨厌男人,刚才虽然隔着裤子,可那个……那个似乎很雄壮的东西,毕竟也是和自己最亲密地接触上了。

  她索性紧紧闭起双眼,跟鸵鸟似的一头趴在桌子上,用脱下来的羽绒服紧紧捂住了脑袋,堵住了耳朵,来个眼不见为净。

  “哈哈哈哈!”

  从来是看热闹的不怕事儿大,哪会因为这龙九淼鸵鸟了就偃旗息鼓。顿时爆出一阵哄笑声。

  就有人凑趣问道:“哥们,澳门赌博网站:刚才爽么?”

  “还行吧,我觉得我没有这裤子爽,不过……嗯、她弄脏了我裤子。清洁得还是挺彻底的。”

  昊学一本正经地回答,倒也学龙九淼的样子,弄了件外衣盖上,不然自己现在级兵隔着一层单裤昂向天,被人围观也是不那么愉快的。

  总之不管龙九淼还是昊学。都是用衣服捂住了……那个……头。

  “兄弟,我就喜欢你这恩怨分明的性子!”

  那个做it的胖子距离昊学的座位还隔着几排,却不顾安全带的束缚,抻着脖子笑道:“下了飞机咱们去喝一杯,好好聊聊?”

  哈?

  昊学心想这倒是个好交际的,一般来说it行当里都不是这个性子嘛,宅男大本营才对。8小说w?ww.`

  既然人家盛情邀请,他也含笑点头答应,想着到时候把付晓雨叫上,俩人算是同行。又都是胖子,这凑一起得叫合肥啊!

  呃……可是付晓雨这个胖子已经减肥成功了,视觉效果差了许多,遗憾……

  直到飞机降落,龙九淼跟睡着了似的,再也没从衣服里把头钻出来,昊学倒是成了整个飞机上的焦点,和无数乘客谈笑风生,一路上欢乐得跟旅游大巴似的。

  他这边欢乐了,襄阳城却是陷入前所未有的苦战!

  郭靖带人前去城南之后。城北这边攻防不算特别激烈,杨过也身处其中,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从襄阳城北到城南,除了郭靖黄蓉这样的顶尖高手可以凭借轻功快往返。其他普通精锐士兵走一个来回,怎么也得一个多时辰。

  就在郭靖率队离开大约半个时辰后,杨过站在城头,圆睁双眼,大吼道:

  “中计了!快去请郭伯伯回来,城北才是蒙古人的主攻方向!!”

  这话已经不必他说。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在浓雾的掩护下,忽然间从乳白色的雾气中冲出不计其数的蒙古兵,显然是之前并没加入战斗的新生力量,和已经略显疲惫的守城襄阳士兵相比,显得精力充沛许多。

  而且,这一次攻城强度,投入战士的数量,远胜于前!

  无数云梯架起来,几乎把整个北城的城墙挤满。一队队蒙古兵顶着盾牌、甲衣、甚至是靠着血肉之躯替队友挡箭,悍不畏死地从云梯攀爬上城墙。

  每一刻都有蒙古兵被杀落城头,或死或伤。甚至整架云梯被掀翻,无数兵士坠落摔伤。

  可有经验的守城者几乎是瞬间就判断出来,这次强攻,仅凭北城这点人手,恐怕是抵御不住!

  哪怕最终能够勉强挡下来,损失之惨重也让人根本承受不起!

  早有人快马加鞭,去追回郭靖刚刚带走的那一队精锐,回返固防。然而这个时间差,就只能靠现有的人来撑过去了。

  “杀!!!”

  一攻一防,双方都红了眼睛,在这样的绞杀当中,人命廉价得远不如一桶桐油,一架云梯!

  若是油少了一桶,守城一方不免觉得有些心疼,这意味着能够利用的战略物资又少了一点。

  云梯毁了一架,攻城的蒙古兵也可能会微微动容,又丧失了一丝可能用来攀上城头的机会。

  然而死人这种事……哪怕平时关系极好的同袍,很可能都没有余裕去看上一眼。

  重伤、或是死去,那就成为这襄阳城下一具冷冰冰的尸体,再也没有人关注。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在这方战场上犹如草芥一般的一条条人命,终归也是爹生妈养的热血男儿,他们的死去,对这场战争来说微不足道,可对于那个失去了儿子、丈夫、父亲的家庭来说,完全就是终生挥之不去的噩梦。

  顶不住了……

  这是包括杨过在内的每个襄阳守兵,几乎一致的想法。

  虽然占着地利,对方的伤亡比己方要大了数倍,甚至十倍以上。

  然而眼前看到的,依然是铺天盖地压上来的蒙古军队,真是用命来堆,也要强攻上北城。

  架起的云梯几乎让墙头都没了空当,刚掀翻一架,就又有一架新的堆上来。

  忽必烈也是等了数日,才等到这样一个浓雾天气,适合佯攻战术。先在城南虚张声势,估摸着精锐力量向城南转移,无法迅回返的时候,忽然间全线压上,不惜一切代价强攻城北,终于即将见到喜人的战果。

  洪前辈啊,你这样忽悠我们夫妇前来送死,真的好么?

  杨过欲哭无泪,眼看着数不清的蒙古士兵在云梯上攀附上墙,几乎是杀之不尽,不由得叹息一声,竟有些绝望的情绪。

  回头看看妻子龙氏,还挺着大肚子,能否从乱军中救她脱险,实在没有把握……(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