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683章 礼教大防
  这特么得看看那!

  昊学十分猥琐地笑了笑,害得身边一个姿色不错的妹子赶紧把身子挪远了点,有些鄙夷地瞅了他一眼,不知道这家伙在转什么龌龊的念头。??壹??看书·1·cc

  昊学没注意到这个只有七八分的小美女,以他现在的眼界而言,这个级别的不值得多看。

  给杨过拨过去电话,直接开启了视频通话。

  怎么个舌战法……

  呃!是诸葛亮那个舌战啊?没意思!

  诸葛亮是个标题党啊,号称舌战群乳……呃、舌战群儒,到头来也就是一帮文人对喷,简直是灌水章节!

  手机很快出现了清晰的画面,恰似古装剧当中的议事厅现场,一切都是古色古香,比任何剧组能搭建的场景都逼真。

  那是自然的,人家这不叫逼真,人家这就是真的!

  画面中人数不少,昊学认得杨过,还有渐渐显怀的小龙女,其他人倒是第一次见到。

  “过儿!”

  只见一个浓眉大眼的中年汉子,脸上露出惊怒交加的神色,有些语气不善地问道:“你说她……她……是你的授业师父,难道是我听错了么?”

  杨过并不闪躲他的目光,昂然道:“正是,她是我姑姑,也是我师父!重阳宫那个臭道士赵志敬,我从来不认他是我师父!”

  “那……你们……还有龙姑娘怀的这孩子……”

  中年汉子的神情越惊骇,瞪着一双颇具威严的眼睛,看着杨过,脸上露出痛惜之极的表情。一看书w?ww·1·cc

  “我们已经结成夫妻,孩子是我的!郭伯伯,你难道看不出来?”

  随着杨过这声称呼,昊学也确认了心中的猜测,这个貌不惊人的中年汉子,果然便是被称作侠之大者的北侠郭靖!

  这可是了不起的人物,昊学手指操作了一下缩放。仔细打量一番,怎么看也只是个粗手大脚的庄稼汉,除了眼睛中偶尔流露出一抹神光之外,再看不到什么特异之处。

  不过昊学当然知道。这时候的郭靖,算得上是他一生武学巅峰的时期,修炼九阴真经和降龙十八掌,已经青出于蓝,从至刚的降龙十八掌当中领悟出至柔的妙用来。这已经是昔年洪七公所不曾体悟的境界。

  昊学又想到,这刚柔相济,和阴阳相生,是否根本就是一回事?

  是否不论九阴真经,还是一阳指,还是降龙十八掌,这些上乘武功修炼到极致,都是殊途同归?

  总之画面中的这个郭靖,修为高深莫测,不会比绿柳庄别墅隔壁居住的周伯通差。?壹?看??书w?ww看·1?k?a?n?s?h?u?·cc?

  杨过面对的这个局面。其实昊学倒也熟悉得很。在原著《神雕侠侣》的剧情当中,杨过和小龙女也曾经遇到这样的尴尬僵局,因为两人恋情公开,被世俗礼法所不容,几乎陷入了人人唾弃的境地。

  昊学还记得,那一章的名称叫做“礼教大防”。

  而现在,杨过和小龙女甚至连孩子都搞出来了,虽然并未出生,却显然是对封建礼教的极大挑衅,恐怕今天这关不好过呢。

  还好及时现。总得帮个忙,毕竟杨过和小龙女也帮了自己不少忙。

  郭靖听到杨过坦承和师父小龙女的私情,不由得脸色一沉。因为杨康的缘故,他对杨过从小就是爱之深、责之切。心中一急。语气也就格外严厉起来,厉声道:“过儿!你过世的母亲应当给你说过,你单名一个‘过’字,表字叫做什么?”

  杨过一愣,回忆起母亲杨穆氏的确曾经提起过,只是他很少用到这个表字。几乎连自己都忘了。

  “叫做‘改之’。”

  “不错!”

  郭靖的语气越凌厉,问道:“你的名字和表字,都是我给你取的,可知是什么意思?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过儿,我是希望你有错就改,不要执迷不悟,被天下英雄所不容!”

  杨过踏前一步,居然是侃侃而谈,“我和姑姑情投意合,天地可鉴!我从小和姑姑生活在一起,敬她爱她,难道这就错了?我和妻子龙氏,害过什么人,做过什么错事?”

  郭靖听他说得理直气壮,竟然把这样一桩悖逆伦理的大错事说得轻描淡写甚至是理所当然,心中越恼怒。然而郭靖其人机智口才都不过是中人之资,尽管心中觉得杨过大错特错,却不知如何说得清楚,一时竟有些语塞。

  “你……这个……这个……你不对!”

  昊学有些好笑地摇摇头,郭靖毕竟是郭靖,这笨嘴拙舌的模样,和杨过作口舌之辩,那是自取其辱了。

  只见郭靖身边一个中年美妇缓步上前,似乎要帮腔郭靖。

  昊学心知肚明,这正是神雕侠侣当中的少-妇版黄蓉了,其实在神雕中的表现挺讨人厌的,有些影响射雕里那个娇俏可人的小黄蓉形象。

  “过儿,你郭伯伯可全是为了你好,你得明白。”

  这话甭说杨过,昊学就先不爱听了。

  啥事儿说不清楚了,就来一句“我可全是为了你好……”,这种话从小听爸爸、听老师说得太多了,条件反射地就有点抗拒。

  小黄蓉你牛逼个啥?就在隔壁的武侠空间当中,你从小穿的内-衣都是我送的呢,看着你光屁股长大的……

  黄蓉继续说道:“你郭伯伯好言好语劝你,你别理解错了。关于你和龙姑娘的事情,是当真心里不明白,还是故意和我们闹鬼?”

  杨过把脖子一梗,不忿道:“我们好端端待在古墓当中,生活简单与世无争。这次听说襄阳有难,这才不远千里特地过来驰援,也是考虑到我们虽然避世,总也是大宋子民。郭伯母你说说看,我们这番用心,究竟错在何处?”

  听了这话,议事厅内人人点头,都觉得这个年轻人虽然犯下大错,但是为国为民的用心当真不错,或许还有教育回头的余地。就凭这句话,也不好太过为难了他。

  黄蓉收起了笑容,严肃道:“好,既然你要我直言,那就不绕弯子了!龙姑娘是你姑姑,又对你有传道解惑的授业之情,那就是你尊长,你和她绝不能有什么儿女私情!”(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