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681章 神医疗绝症,澳门赌博网站:妙手起沉疴
  也是道家的?

  昊学心中一动,若论道家高手,当世自然非周伯通莫属。??要看??书?ww?w?·1·cc

  果然,一灯大师言道,“可惜重阳真人逝世得早,否则由他来解读这部法诀,应该是最为合适的。如今最合适的人选,恐怕要推重阳真人的师弟,被世人称为‘老顽童’的周伯通周施主了。”

  昊学听他语气平静,似乎对昔年周伯通和爱妃瑛姑生私情的事已经不萦于怀,微微一笑,既然能放下那也是好事,自己倒是不必多提了。

  接过一灯大师传回来的典籍,昊学却郁闷地现,自己暂时没法送给周伯通。

  电话里的周伯通……现在分明是古飞老师,这会儿正开开心心地在桃花岛度假呢。

  这本书给古飞老师送过去,自然毫无意义。

  真正的周伯通,他倒是也能通过方士誉的电话联系上,可这书传不过去,不是《金庸全集》分组当中的通讯录,可没有能彩信照片传输实物的功能。

  要么就是找瞬疯快递?

  昊学很快就否定了这个念头。

  这本书恐怕隐藏着不小的秘密,可不放心交给快递公司。虽然瞬疯快递已经算是业内知名的大公司,然而同样存在着丢件的概率。要看书1·cc

  到时候书丢了,给来个照运费3-5倍赔偿……昊学觉得自己会瞬疯的。

  至于重新誊写一份送过去,昊学想想也没必要那么麻烦,反正书在自己手里也不急着一时半会儿,待回京都之后和老顽童一起参详就是了。

  若是如今道家武功的集大成者周伯通也看不懂,那才是真的不好办了。

  大年初一,家家户户走亲访友之际,昊学妇科门诊依然开张,迎来了年后的御姐专场。

  说是御姐,其实也都不到3o岁,只是昊学觉得比自己大的理应归类为御姐来着。况且普兰乡这边相对比较落后。很多女人因为不注重保养,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大一些。

  这批女人虽然尚未结婚,却大都已经有了稳定的感情归宿,即将走入婚姻殿堂。对于医治不孕症也是十分上心,顾不得大年初一头一天家事忙碌,都准时来昊学的诊室门口排队等待。

  又开始吃经验宝宝了,不过还是慢得令人指,尤其是经过6非那个大宝宝的对比。昊学觉得眼前的进境简直抓狂。

  抓狂归抓狂,总还是略有进益,再加上昊学频繁以九阴真经催动以气御针,本身就是一个更熟练真气运用的过程。

  一个月的时间,历经少-妇、御姐、少女、萝莉……昊学终于还是迎来了一个惊喜。壹看书·1?k?an?s?h?u?·c?c?

  《九阴真经》再次突破障壁,正式踏入第四重境界!

  真经中这样记述:九阴第四重,不拘阴阳,以阳练阴,以阴辅阳,阴合阳生。是为九阴罡气!静流极之法,乃寻一静水不动池,五心向天坐于湖底,静心绝虑,水位齐颈,以丹田真气外放,对抗水之压力。待到身体如水而衣不湿,则第四重九阴功法初成!

  第四重九阴真经修成之后,有一门极为强大的绝学,称为《螺旋九影》。昊学看到这螺旋九影大成时的种种强悍奥妙之处。不由得悠然神往,心痒难搔。

  然而他现在只是刚刚突破到第四重境界,距离熟练掌控螺旋九影,还差得远呢。

  反复诵读真经当中的记载。昊学眉头微微蹙起。

  这其中说的“不拘阴阳,以阳练阴,以阴辅阳,阴合阳生……”等等语句,似乎和之前一灯大师所谓的“阴极而阳生”有异曲同工之妙。

  看来上乘武功达到一定境界,都会是殊途同归的存在。

  那么。自己现在也到了修炼阴阳交汇,体悟太极变化的时刻了?

  昊学心中凛然,显然那6非当年就是在这一步上走了岔道,把好端端一门一阳指练成了邪派武学。

  轮到自己,又会如何?

  有周伯通等人的指点,自然不至于变成下一个6非,然而昊学却知道这阴阳转化乃至阴阳交泰,在内功修炼的途径当中极为重要,也同样极为凶险。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

  还是别妄动,不差这几天,等回了京都,有老周给自己护法时,再着手习练这九阴真经第四重的法诀。

  一个月忽忽而过,转眼间就是三月初,草长莺飞的季节。何婉君已经先行一步返校上课,昊学也终于结束了在大牛小学的坐诊。

  闻讯赶来治病的数千女人,经过昊学的调理,驱除了体内隐患,可以开开心心的生孩子了。

  昊学也功德圆满,踏上了回返京都的归途。

  离开小牛屯那天,昊学居然得到了一个他从没想过的殊荣待遇。

  万民相送!

  虽然没有什么万民伞、万民旗之类的东西,但是整个普兰乡,都自地动作起来,为这位救了全乡数千女人的年轻医生送别。

  昊学治过的病患自然全家出动,就算不是昊学手下的病号,也来了好多。

  “昊先生!我谨代表普兰乡全体乡民,感谢您不计前嫌,治好了全乡受害女人的疾病!”

  为一人,赫然仍是普兰乡乡长关应。

  他女儿排在少女专场,被昊学治好了隐患,虽然这事儿暂时不好验证,不过关应对这位手段通天的年轻人已经彻底服气,相信他绝不会虚言欺骗。

  女儿终身幸福保住了!

  关应亲自捧着一面锦旗,上面书写着“神医疗绝症,妙手起沉疴”,落款是普兰乡全体乡民。

  昊学最终只收下了这面锦旗,其他诸如母鸡、大鹅之类的农村土特产只好敬谢不敏,总不能带着这些上火车。

  有新闻报过,不让带活的,还有人在车站现场宰杀呢!

  昊学可不想变成车站杀鸡党……

  “各位请留步吧!”

  昊学站在小牛屯村口,笑了笑打算再客套几句,兜里却传来震动,同时有熟悉的铃声响起。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

  谁这么赶巧?

  昊学摸出手机来扫了一眼,居然是万芸的电话?

  这次过年没按照约定和万芸一起,昊学也是略有遗憾,还特地打了电话拜年,并解释了一两句,按理说万芸也是体制内的官员,不该不能理解吧?

  这眼看着就要回去了,有什么事不能见面说?(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