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680章 阴阳既济诀
  昊学不止一次在想,要是这几千个经验宝宝,都能像6非一样强力,那就……

  然而果断想多了!

  这几千个从少-妇、到御姐、到少女、再到萝莉的各色女人们,虽然每人体内都遗留了昔年6非施术时留下的内劲气息,却微弱得可怜,昊学吸收来吸收去,足足一周过去了,感觉还不如当时6非一记一阳指对自己的提升大。??.??`c?om

  蚊子再小也是肉……这话倒是不错的。

  不过现在这能算是蚊子?这尼玛是蚊子身上的寄生虫吧!

  白天开设昊学妇科门诊,晚上没事时,昊学就钻进那个神秘的大牛小学图书馆,博览丛书,想看看还有没有被6非遗漏的好东西。

  这图书馆真是太破旧了!

  显然6非后来也放弃了这个地方,其他人更是懒得进去看一看。

  昊学从一排排几乎要腐朽掉的木头书架上走过,经常是拿起一本旧书,就要带落一片厚厚的灰尘,弄得昊学不得不闭住呼吸,免得吃一肚子灰。

  《小学生珠算》、《三年级以内的算法》、《简易方程》……

  这些显然都是没半点毛用的东西,昊学抖落上面的灰尘翻看了几页,就直接抛落在地上。?.??`c?om待他彻底探索过这间小小的图书馆……其实就是个图书室而已,筹建新楼之后,这些灰尘都快比书厚的破旧书籍,自然也没有搬迁过去的必要。

  经过无数个夜晚的探索,昊学为了避免遗漏,每一本书都仔仔细细看过,终于把这间并不大的图书室,看了个通透。

  遗憾的是,6非在这大牛小学经营多年,自然比昊学更加有充足的时间去研究这间图书室,他已经反复确认过的事情,似乎是并没有什么昊学期待当中的差错。

  也就是说,除了一本《一阳指》。和一部已经传给一灯大师参详的《阴阳既济诀》之外,这间图书室内的其他丛书,都是常规小学读本,而且很多是n年前甚至是建国前的。几乎已经完全没有阅读价值。

  《一阳指》那本旧书,经过一灯大师的检验,昊学知道这也只能算是残本,他随时都可以通过段氏正宗传人得到最完整的一阳指秘籍,自然没必要再在意图书室里的破烂玩意。

  《阴阳既济诀》却似乎十分深奥。并非是昊学想象中的只是单纯采阴补阳的邪恶法门,他先睹为快,表示……看不太懂,这才送给一灯大师细细钻研,要是他也看不懂,昊学有的是高人可以找。?`

  要是电话里的大侠们都看不懂,那……这书是特么假的!

  忽忽一周过去,昊学一方面确认了图书室再没有什么特异之处,另一方面就是终于结束了少-妇专场的治疗。

  随后昊学面对排在少-妇后的御姐团队,表示要休息一天。大家也都很理解。因为次日就是农历春节,对华夏人来说最重大的节日。

  小牛屯的春节,还是挺有气氛的,尤其现在昊学摇身一变成了整个普兰乡的救星,上门来邀请昊学吃席面的人络绎不绝,被一一谢绝。

  这个春节,昊学算是以女婿的身份留在何家,好好过了个团圆年。

  “小昊啊,之前我听说你在京都要自己开医院,支起偌大的一个摊子。还有些怀疑!不过最近看你施展针灸之术有模有样,能把各大医院都束手无策的不孕症都治好,这才放下心了!”

  除夕之夜,何文革举起酒杯。很满意地跟昊学碰了个杯子,一饮而尽。

  女婿身怀绝技,姑娘终身有托,还有什么比这更值得高兴的?

  喝过几杯酒,自然少不了北方春节时的饺子,三鲜馅的味道。倒是让昊学有些感触,似乎自从父亲失踪,自己再也没尝过家乡饺子的味道了。

  “爸、妈,饺子很好吃!”

  谁也没想到,昊学会选择在除夕夜时改口,虽然未曾和婉君办酒席、领证件,然而这句爸妈一叫,何婉君就得算是昊家人了。

  “昊学哥哥……”

  何婉君的激动自然不必细说,想说点什么,却觉得喉头哽住了,欢喜得竟然失声。

  “好吃就多吃几个,我再给你盛一盘!”

  何妈妈也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的心态,跳下火炕去捞饺子,家中一派和煦温暖的气氛。

  晚饭后,昊学果断表示春晚这东西就不看了,已经完全不值得期待。

  事后证明昊学是对的,好端端的猴年,居然连个猴都没怎么看见,反倒是被马云这厮将全国人民当猴耍了一回。

  虽然改口叫了爸妈,可是昊学依然回到了自己的那间屋子里,想了想拨通了一灯大师的电话。

  “大师,研究得怎么样了?”

  昊学隐隐觉得,那本被6非弄成采阴补阳功法的《阴阳既济诀》,怕是并没有那么简单。

  从他简单翻阅的那几页来看,可完全没有什么邪恶的采补内容,只是6非以自己粗浅的理解认识,这才走岔了路子。就好像是在《射雕英雄传》原著当中,陈玄风和梅风夫妇未得《九阴真经》上卷,而强行理解领悟下卷,把好端端的“九阴神爪”给练成了邪恶残忍的“九阴白骨爪”,是一个道理。

  一灯大师神色一凛,已经渐渐习惯了这位神出鬼没的“昊先生”突然说话。

  从一国之君到退位为僧,段智兴经历过红尘繁华,也感悟过佛门清静,一身武学修为更是登峰造极,被称为当世五大高手之一。

  除了已故去的全真教创始人王重阳之外,一灯大师一辈子也不曾服过什么人。可这次对这个神秘的昊先生,也自有一分钦佩,就说人家这种无声无息,将行踪完全隐匿住的本事,怕是连重阳真人都无法做到。

  “昊先生怕是要另请高明了。”

  一灯大师一开口,直接自曝其短,“这部《阴阳既济诀》明显是走的道家路子,我对道家内功了解不多,甚至佛门都算是半路出家,没法领悟更多其中妙处。不过有一点是应该可以肯定的,这部典籍绝不寻常,恐怕并不在昔年名震江湖的《九阴真经》之下!”(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