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676章 恶魔授首
  “是啊,书籍上记载的夺取元阴的方式,并不需要真枪实弹。??.??`c?o?m?”

  6非现在是竹筒倒豆子,有什么说什么了,“这些年来,我虽然也和几个女学生生过关系,但大部分都没有。否则很快就会被人现,我也没法继续在校长的位置上获得便利,提高自己的修为。”

  “按照我的方式,一般是借着学生体检的机会,扮成医生,神不知鬼不觉就把事情做了,对她们没什么影响,也感觉不到……”

  “放屁!”

  昊学怒道:“这些学生被你这样施为之后,都不能怀孕,还说没影响?”

  6非低下头去,已经没必要再去辩解。

  昊学得知大概的经过,也解答了心中的一个疑惑,难怪这厮能逍遥到今天!

  可正因为是这样,6非作恶了足足十几年,被他祸害过的女孩虽然仍是处子,却基本上可以宣告终身不孕。

  这份罪孽,一样是罄竹难书!

  “走吧,去个人多的地方,把事儿先说清楚!”

  昊学心想我还背着诱奸幼女的罪名呢,解铃还须系铃人,必须让这6非当着整个普兰乡的面,把自己这些年犯下的罪行交代明白。

  6非面如死灰,知道这次算是活到头了。

  说不说都是死路一条,自己的生命,可以用分钟来计算了……

  押着6非刚进小牛屯,迎面先撞见了刘小宇,不由得心中一暖。

  大过年的,宇哥到底还是够意思,得到消息从京都直飞过来,应该是没有半点耽搁,才能这么迅。

  “宇哥,提前给你拜年啦!这次真是不好意思,大老远把你叫来……”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刘小宇看了看昊学身后萎靡佝偻的6非,笑道:“看起来你已经把活干完了?我就说这穷乡僻壤。怎么还能遇到你解决不了的事儿!”

  “咳,别提了,这回真是被这家伙坑了,差一点就真的要悲剧。”

  昊学问道:“宇哥自己来的?”

  “当然不是!”

  刘小宇指了指远处。“军用飞机直接起飞,带了一支小队,其他人由猴子带领,正在探访从大牛小学毕业的那些女学生们,应该也快有结果了。”

  “嗯。给那胖子打个电话吧,所有从大牛小学毕业的女学生,尽量都找到,趁过年的机会都回小牛屯来,她们的不孕症,恐怕只有我能治。.??`”

  刘小宇出面,级别比普兰乡的乡长关应高了n个层次,关应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大的官,自己当个小卒都是高配了,不敢有半点违拗。连忙召开全乡的大会,仍然设在大牛小学操场上,不过规模这回却是极大。

  整个普兰乡范围内,各村各户都派出代表,并不允许一家全来,因为操场容纳不了。

  这次大会,一方面是关于6非恶行的批斗会,另一方面却是召集全乡人,把消息传达给每一家。但凡有女孩曾经在大牛小学就读的,让她们赶紧返乡治病。

  “我家姑娘不能怀孕。是这6校长害得?”

  6非的交代,迅就燃起了全场大部分人的怒火。

  普兰乡地处偏僻,计划生育并不是那么到位。像小雪家那样为了生个男娃一直努力到第六胎的固然少见,但是生两三个却是很普遍。所以有女孩的家庭绝对过半数。

  大牛小学是普兰乡唯一的一所小学,除非早早辍学,否则都是要经由小学再去上县里的初中。

  6非在校长的位置上坐了十几年,为害之烈,令人难以想象。

  如果他真的是为了一己**,去祸害女学生。或许反而能好一些,毕竟一个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又得顾忌影响做得不留痕迹,每届能选几个最漂亮的下手就算是色胆包天了。

  可这6非……

  还真不是为了**,而是为了练功,那就是无差别下手,基本上一个都没放过!

  小学六年级毕业时,会有一次统一的体检。6非把魔爪就伸向了这次体检,刚好是十二岁的女童,年龄合适,时机也天衣无缝,十几年下来竟然没有任何人现其中的玄机。

  第一批被6非祸害的女孩,已经到了适婚生子的年龄。近年来,的确有风言风语传出来,说普兰乡嫁出去的女孩似乎都无法受孕,引起了小范围的恐慌。

  不过,各大医院跑遍了检查,也找不到病根究竟在哪里。

  穷乡僻壤嘛,封建迷信的思想还是比较严重。很快就有人将其归于风水、鬼神之说,请了不少所谓的法师来作法驱邪,然而每一年都不断传出普兰乡的女孩无法受孕的消息,最长的几个,结婚七八年了都依然是毫无动静。

  没有人怀疑到6非这个小学校长的身上。

  谁知道一次体检,竟然就能留下终身的病患,如果不是昊学今年返乡,恐怕6非作恶仍然可以继续,普兰乡的女孩子越来越难出嫁,这当然不在他考虑的范围之内。

  “打死他!!”

  愤怒的人群迅就潮水一样地向台上涌来,就算刘小宇鸣枪示警,把带来的一支精锐部队全用来维持秩序,却还是挡不住数千人怒火滔天的冲击。

  人群散去,6非已经不见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无处不在。

  场面有些血腥,有点类似农村杀猪之后的现场。昊学能理解大家的愤怒,总之这个恶魔已经铲除,剩下的善后工作,还得自己来做。

  昊学看着愤怒之后陷入深深悲戚的普兰乡乡民,知道他们是因为自家女儿的事伤心难过。

  恶魔虽然已经授,然而罪孽却早已造成。刚才6非说得明白,只要是经过正常六年级毕业的女学生,没有例外,全都被他用那种邪恶的法门害过。

  也就是说,她们到了以后出嫁,也和之前那些人一样,没法正常受孕生子。

  没有孩子的家庭,无疑是不完整的,这让传统观念很重的普兰乡人完全无法接受。

  而且之前早就得到消息,这病没有医院看得了,甚至一切检查指标都很正常。

  绝望的情绪迅蔓延开来,虽然很多人刚刚亲手报了仇,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乡亲们!”

  昊学运起碧海潮生曲当中的音波心法,只一句话,就压过了全场数千上万人的议论、哭泣、咒骂声。(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