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672章 陆非有点迷糊
  昊学这边忙着打电话,6非当然也没闲着,很快就设计好了新的策略……

  普兰乡派出所内,陈青暂时接管了拘留室的看守工作,专门看押唯一的嫌疑犯,昊学。??要看??书?ww?w?·1·cc

  “陈队长,这事儿你看是怎么个章程,这个姓昊的年轻人到底是好是坏?”

  身边的一个年轻警员,用嘴努了努拘留室的方向,跟陈青扯起闲篇。

  “要是我这双眼睛没昏,应该就不会看错,昊学不像是坏人,多半是被人陷害的。”

  陈青以不到四十岁的年龄就当上了大瓦市刑警队队长,目光自然锐利,这辈子见的犯罪嫌疑人数以千计,一看昊学的眼睛,就知道他不是那种作奸犯科的败类。

  “那……咱们干吗不把他放了?他身上不是还有那个天剑的牌牌么,到时候人家的救兵过来,咱们岂不是成了为虎作伥,要被秋后算账的?”

  “放你妹!”

  陈青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你以为我把他关在这里,是为了什么?明显刚才的局面是要杀人的,咱们要是到的晚一点,怕是只能给这年轻人收尸了!不知道双方有多深的冤仇,竟然连枪战都搞出来了。”

  “你看着吧,就算咱们不放人,恐怕还有人急着把他放出去呢!”

  话音未落,就听外边一阵爽朗的笑声传来,一个人推门进来,笑道:“陈队长,误会了,误会了!”

  陈青手下的几个年轻警员对视一眼,对自家领导佩服得五体投地,急着放人的这可不就来了么!

  “许所长,什么事误会了?”

  陈青微微一哂,故作不解地问道。?一看书w?ww?·1?k?a要n书s?h?u·cc

  “刚才会场上,不是说那个叫宋佳雪的小女孩,弟弟失踪了么,这才怀疑到昊学身上。要把他抓起来。结果刚刚得到消息,宋佳雪的弟弟只是自己贪玩,去了一个远离屯子的水库玩耍,这会儿已经到家啦!”

  陈青眉头一挑。似笑非笑地说道:“那……许所长的意思是?”

  “都是误会,这昊学无非就是一个想用钱**女学生的富二代,具体交易能不能成立,是人家的私事,咱们再把他关着就说不过去了。大过年的,放了吧?”

  许民接到6非的授意,果然是来设法释放昊学的。不然有陈青等人在此,6非行事诸多不便。

  “可是,你手下的两个警员,不是还受了枪伤么?这袭警的罪名可也不小,我看还是关他一阵子,等他们部队来人,看看怎么定性?”

  陈青对昊学的印象倒是不错,怕他再次陷入危机当中。名为关押实为保护。

  “嗨!刚才医院那边打来电话,俩人都没什么大碍,只是轻伤而已。”

  许民笑道:“都是误会,别把人关着不放啦,快过年了,陈队长就不急着回家?”

  “许所长还真是够操心。?一看书?·1?k?a?n?s书h?u·cc”

  陈青讥讽了一句,道:“既然只是误会,那就放人呗,我和昊学一见如故,正好找个地方喝一杯呢。”

  言下之意。仍然是表明了对昊学的维护,让对方就算有什么想法,也得投鼠忌器。

  难道还能连他这支大瓦市刑警小队一锅端了?

  “陈队长随意,随意。嘿嘿……”

  许民干笑了几声,也不好再说什么。

  陈青去到关押昊学的房间,推门进去,昊学这会儿已经放下电话,正琢磨着怎么出去找6非的晦气。

  “昊学兄弟,你到底和那些人结了什么怨?我看他们不肯善罢甘休。为了稳妥起见,咱们一起离开这派出所,找个地方吃顿饭,等天剑方面来人?”

  哦?

  昊学讶然道:“不是把我定性成嫌疑犯么,这会儿可以走了?”

  “现在说是孩子也找到了,警员也没受什么伤,一心放你出去,恐怕没什么好意,你千万不要单独行动……”

  “不!我一定要单独行动!”

  昊学乐了,正愁不知怎么去找6非呢,对方倒一副杀意已决的模样,刚好来个将计就计。

  “不过陈哥,你能不能帮我拖住这派出所所长,让他手下那几杆枪不要找麻烦?”

  昊学对这些现代化枪械还是有点忌惮的,就算有暗器手法,终归也是一桩风险。

  最好就是制造出他和6非单独相对的场面,然后……安心吃经验宝宝!

  “可你好像不是那个姓6的对手?”

  陈青对事情的经过也有简单了解,知道昊学在台上和那位小学校长有过一场龙争虎斗,打得极其精彩,可最后毕竟还是输了。

  难道再来一次,就能稳操胜券?

  这年轻人别是自信过头了吧!

  “没问题,陈哥只要管住这些带枪的,那问题就不大了。”

  “那好,许民这边你放心,我保证他这里动不了一兵一卒。”

  陈青见昊学似乎很有把握,也就不再多劝。

  不多时,昊学孤身一人,悠哉悠哉地离了普兰乡派出所,一步三摇地走在乡间小路上。

  他知道不用自己去找6非,自然会有人找上来。

  果然,他前脚刚走,许民很快就拨通了6非的电话。

  “6哥,那小子……刚刚离开我这边!”

  “什么?他自己走的?”

  6非眉头皱了起来,这似乎有哪里不对啊……

  “是啊,独自走的,陈青本来说要和他一起喝一杯,好像他拒绝了。”

  6非这会儿就在派出所不远处的一个小茶馆里,身边居然就是刚才主席台上言过的宋佳雪,脸色有些苍白,看着6非,双手紧紧绞着衣角,似乎心中充满了矛盾。

  6非手指轻轻敲击桌面,一时有些犯迷糊。

  昊学这小子,可是鬼得很呢,自己这样周密的布局,却还是被他连续化解,至今都没法彻底解决这个祸患。

  本来让许民去放人,澳门赌博网站:只是他计划当中的第一步,料想昊学不傻,断然不敢单独行动,那不是找死么!

  他已经安排好了一整套的计划,让陈青和昊学不得不分开,让昊学不得不落单,这才展开对他的斩行动。

  可是……人家就这么大摇大摆一个人走了出来,反倒让6非愣住了。

  这是啥意思?

  莫非刚才在台上打输了不服气,还想和自己练一回?

  没这么蠢吧……

  “许老弟,你带上几个人手待命,我安排好之后再联系你!”(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