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670章 阴极而阳生
  “迎就不必啦,我现在叫你一灯大师好呢,还是段皇爷好?”

  昊学的语气很随意,估计对方得前前后后找自己一会儿,这才能死心。:3w.し不管东方不败、张三丰、周伯通,都经历过这个过程,一灯和尚应该也不能免俗。

  果然,片刻之后,一灯的声音中更多了几分惊讶,道:“施主功参造化,老衲佩服!只是不知有何赐教?”

  “我没什么赐教啊,反倒要你赐教赐教我来着。”

  昊学苦笑道:“刚才跟人动手,怀疑是中了一阳指的伤害,丹田内气息无法凝聚,这才来找大师给看看。”

  一灯淡然道:“一阳指什么的,我早就忘记了,出家人不言江湖事,施主找错人了。”

  擦!

  是不是每个剃了头的都非得装个逼才能好好说话?

  昊学眼珠转了转,澳门赌博网站:笑道:“当年你为了一念之差,没有相救瑛姑和周伯通的孩儿,致使那婴孩死在面前,难道出家之后还是领悟不到慈悲为怀的真意么?你我虽然素不相识,我却身受重伤,你若是不加援手,岂非又是一桩因果?”

  噫!

  一灯大师蓦然瞪大眼睛,此人像是对昔年那段往事一清二楚?难道竟和周伯通或者瑛姑有什么联系?

  不过这番话可算是说中了他的心事,纵然多年修禅,还是难免心中一痛。

  退位为僧,一方面是因为最宠爱的贵妃心属他人,另一方面却是为了当时没救那个孩儿,心中愧疚无法排遣,只好遁入空门,每日诵经礼佛。以求一个解脱。

  这位神秘的施主说得极有道理,尽管和他并不认识,难道自己以佛门弟子自居。可以见死不救么?

  “施主见谅,是老衲失言了。施主说是中了一阳指?这却奇了!自从全真教重阳真人故去,这世上会一阳指的除了老衲之外,便只有几个一路跟随我隐居的劣徒了,他们从没离开此处,又是何人伤了施主?”

  昊学道:“我不知他是什么人,只是被一指戳中丹田之后,只觉得浑身炽热仿若燃烧,内息再也无法凝聚。经人指点这才来找大师,看看是否有化解的法门。”

  一灯大师沉吟半晌,皱眉道:“施主既然求助于老衲,起码要现身出来,老衲才好判断是否真是一阳指的伤势?”

  “这个,对不起了,我因为某种缘故不能相见。大师只说若是一阳指伤人丹田,是何种情状,又当如何化解?”

  昊学没法随意把一灯大师拉过来,自己更是过不去。只能……话疗。

  “从描述来看,类似我段氏一阳指,不过却还需要进一步判定。施主可以感受一下丹田伤处。是否除了炙热感之外,还能隐约感受到一丝阴寒之意?”

  阴寒?

  昊学一愣,心想这不是一阳指么,至阳至刚的武学套路啊,怎么还带阴寒的?

  又不是玄阴指!

  他甚至把手机从耳朵旁边拿下来,看了看通话的对象,的确是一灯大师无误。

  这位可是一阳指的代言人,凭借这门功夫位列中原五绝之一,他的话。应该是靠谱的吧。

  那么一阳指其实还有阴寒的内力附着?

  昊学不敢置信地细细感受自己体内状态,居然真的找到了那一点点阴寒的意蕴。虽然隐藏极深,被狂暴的炽热感掩盖。但毫无疑问是存在的,在丹田深处,仿若和经脉胶着在一起,只是稍稍碰触,就感觉到它恐怕比那种浩大的炽热更加难以驱除。

  “大师明鉴,的确是有一丝极难察觉的阴寒内力,在我丹田深处潜伏!”

  昊学不敢怠慢,赶紧如实说给一灯听,他既然说得符合若节,想必也会有破解的法子。

  “那真的很可能是我段氏一阳指了。”

  一灯大师语调中充满诧异,“却没想到这世上竟然还有我不知道的一阳指传人,却是奇了。”

  昊学心想这不奇怪,你那个世上或许没有,那家伙在我这个世上呢。

  “敢问大师,我听闻一阳指乃是天下至阳至刚的武学之一,怎地居然还有阴寒的成分?”

  一灯大师笑道:“施主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岂不闻阴极而阳生?若要修炼一阳指,却不能一味走阳刚的路线,反而是阴阳同修才是正道。何谓阴,何谓阳?阴阳本是一体,若是能领悟阴阳相克相生的道理,那才是我段氏一阳指的根本奥义所在!”

  哦!

  昊学觉得这番话当中蕴藏着极其深刻的武学道理,隐隐有所感悟,却又有点抓不住重点,一时无话。

  一灯大师继续说道:“若要一阳指内不含任何阴寒成分,那是将这门功夫练至真正大成的境界,才能不再借助阴来生阳,单凭一身精纯内力,便能打出纯阳的一阳指。这等层次,就连老衲也未曾完全达到,只有当年的全真教祖师王重阳,以终身不娶的先天功作为基础,这才领悟到了一阳指的至高境界。天下武功第一的名号,重阳真人实至名归!”

  老周的这位师兄的确有点牛,可惜死得早,没法给他打个电话聊聊天,谈谈关于林朝英的事儿……

  昊学无心顾及这些细节,急问道:“若是一阳指所伤,大师可有化解的方法?”

  “若要化解伤势,还是得从施主的本身功法上想办法。不知施主主修的是哪门内功?”

  一灯大师身为段氏一阳指的唯一传人,毕生精研这门武学,自然胸有成竹,先问昊学的内功法门。

  昊学略为沉吟,如实道:“是《九阴真经》!”

  嗯?

  这回可真把一灯大师吓了一跳,心中万分惊讶。

  《九阴真经》?

  那不是重阳真人经过华山论剑之后才得到手的东西,后来一直保管在他师弟周伯通手中么?

  怎么这神秘到访的陌生人,竟然是修炼的九阴真经?

  可他为了治伤而来,想来不至于胡言乱语。那他从什么地方得来的九阴真经,又到底是和谁动手,伤在一阳指之下?

  一灯大师只觉得处处充满谜团,无法解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