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668章 昊学的危局
  砰!

  拳指相交,居然是发出了类似两块巨石撞击时的声响。

  陆非借着这一指之力,身形滴溜溜一个回转,冷笑着面对昊学。

  昊学却觉得从拳头上传来一股足以穿金裂石的强悍力量,若不是自己把毕生功力凝聚在拳锋上,只怕被这一指戳破了手掌都不必意外。

  在刚才过百回合的缠斗当中,陆非从没用过这路霸道凌厉的指力,如今冷不防突然施展,让昊学一条胳膊都几乎被废掉,只觉得体内传入一股炽热阳刚的内劲,正在肆意破坏他的经脉和内息。

  瞬时间,他必须全力以赴去抵御体内的破坏力量,却再也无力面对陆非后续攻势。

  陆非轻飘飘地踏前一步,运指如风,居然也是比之前加速了数倍的身法,一指戳向昊学的丹田要害。

  糟了!

  昊学浑身泛起一股冰冷的寒意,暗暗叫苦。

  这会儿他体内还在竭力化解刚才那一指带来的狂暴破坏,根本无暇应对接踵而来的攻击。

  按照刚才那种威力计算,若是被他再戳中丹田,哪怕不死,也是去了大半条命。

  他已经可以看到陆非脸上的狞笑,知道还是落入了他的算计当中。

  这厮若是一上手就采取这种恐怖的指力,自己纵然不是对手,凭借凌波微步总是不难周旋一二。

  可直到打了过百回合,陆非都落于下风,始终隐忍被动。一旦出手。却已经是分胜负、见生死的瞬间!

  昊学拼命提聚残余功力,运使凌波微步。向后急速退避,而陆非这会儿展现出的追击速度。竟然也是迅若闪电,如影随形般地赶上前来,手指距离昊学丹田越来越近。

  汪!!

  就在指力即将及身的一刻,猛听得一声暴躁的狗吠,一道黄色的身影扑上前来,不偏不倚刚好挡在陆非手指之前。

  噗!

  昊学清晰地看到,面前爆起一团凄美的血花。

  连他都无法抵挡▽↘style_txt;的指力,哪是大黄这样一条风烛残年的老狗所能抗拒?

  陆非的手指迅速洞穿的大黄的身体,带着滚烫的鲜血。还是戳在了昊学丹田之上。

  不过由于突然发生了这种变化,又被一条大狗拦了一下,指力最少被削减了一半的威能。否则,昊学怀疑自己会不会直接横死当场。

  饶是如此,他还是觉得丹田上仿佛被烧红的铁棍贯穿而入,浑身气机迅速像皮球破洞一样飞速消逝,一股炽烈狂暴的力量瞬间破坏周身经脉,令他再也无法提聚起半分内劲。

  好厉害的指力!

  昊学扫了一眼面前尸横就地的大黄,热泪盈眶。数十年和这通灵大狗友善相处的点点滴滴,仿若瞬间涌上心头。

  不过,现在可不是伤心的时候!

  砰砰砰!

  毕竟是得到了一丝喘息的机会,昊学手中忽然多了一把银光闪闪的手枪。接连三枪直射陆非,让对方也不得不腾挪闪避,暂时无法继续追击。

  还有枪呢?更是找死!

  陆非闪开三枪。冷笑道:“这厮身手不凡,居然还非法持枪!警察同志。看你们的了!”

  他早已存心置昊学于死地,绝不容他有任何翻身的机会。一指未能杀人,转眼间就把一顶非法持枪的帽子扣了过来。

  言下之意,此刻昊学算是持枪拒捕,就算被乱枪打死,那也是理所应当。

  昊学丹田受到重创,浑身内力已失去,仅凭一把手枪,如何能对抗十几位同样荷枪实弹的武装警察?

  砰!

  对方率先开枪,虽然打歪了,却也在昊学身旁仅仅三寸不到的地方打出一个孔洞,令人毫不怀疑其必杀的决心。

  砰砰!

  昊学的枪法居然不错,两记点射,直接放倒了对方两人,也拼命闪到一个立柱后面,暂时藏匿身形。

  不过……这两枪一开,他自己心里也是充满了绝望。

  这可完全坐实了陆非所说的持枪拒捕,而且还打伤了警务人员。

  接下来对方乱枪打死自己,那更不用有什么客气的了。

  玛格吉!

  这陆非为了搞死自己,安排得还真够精密,加上对方一身艺业本来就胜出不少,昊学从他暴起发难那一刻起,居然是处处受制,直到目前这个几乎无法破解的危局。

  “住手!”

  激烈的枪战即将展开时,远处突然传来一个声音,让陆非皱起眉头来。

  怎么还有变故?

  这小子特么的就跟打不死的蟑螂一样烦心,偏偏还本事不小,给他缓过这口气来,怕是要坏了自己大事!

  “别理他,先打死这个持枪拒捕的凶徒!”

  砰砰砰!

  陆非话音未落,只听远处数人同时鸣枪示警,从武器配备看,显然比他找来的这几个警察更加精良强悍。

  对方战斗素养很高,迅速就冲上前来,对陆非为首的若干人形成反包围,一个个乌黑的枪口,让陆非投鼠忌器,总不能就这样先打死昊学,那自己怕是也逃不过这一劫。

  和这小子拼个鱼死网破?那可不甘心!

  “各位,澳门赌博网站:我是大牛小学的校长陆非,请问你们是……”

  “我是普兰乡派出所所长许民!这里有人非法持枪,并且已经打伤我们两个警员,正在实施抓捕!你们是哪个系统的?”

  陆非身旁的一个身穿警服的人,也站了出来,语气中有些强硬。

  “大瓦市刑警支队队长陈青!”

  来人正是在小牛屯老屋里和昊学有一面之缘的那位陈队长,因为昊学的缘故抓到了几个通缉犯,立了个大功。

  今天他率领几个手下的警员,刚好途径小牛屯办事,却听到这边有枪声,赶紧过来看一眼,却发现好像是那位曾经帮了自己忙的年轻人身陷重围!

  陈青曾经见过昊学手持天剑的令牌,知道他身份特殊,可算不上什么非法持枪,若是在这穷乡僻壤出了事,怕是所有人都要承担来自天剑的怒火。

  出于好心,他怕是闹了什么误会,这才鸣枪示警,刚好把昊学从必死的危局当中救了下来。

  几句话一说,陆非心念电转。

  真特么凑巧,有这几个家伙在,怕是不好当场击杀那小子了!

  只有慢慢再想办法。

  陆非不打算和大瓦市刑警队发生正面冲突,就算他想,恐怕身边那个派出所所长许民也不见得肯为了自己不顾一切。

  “陈队长,这个叫昊学的年轻人毕竟是持枪伤人,就算如你所说,有合法持枪证件,可也不能就这么目无法纪吧?是不是该控制起来调查清楚再说?”

  听他言之有理,陈青点点头,“那是自然,这事情交给我们刑警队负责,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放心吧!”(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