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664章 杀机涌现
  宋佳雪突然放下了手中的演讲稿,却显然并不是正常结束。?.??`c?om

  她两手垂在身体两侧,仍然站在立式麦克风前面,面对数千听众,突然开口说道:

  “各位领导,各位叔叔阿姨!我,宋佳雪,大牛小学五年级二班的学生,请求你们的帮助!”

  说话间,竟然是泪水涟涟,在台上就哽咽起来。

  顿时,场面一片哗然。

  如此可爱的小姑娘,如此优秀的小学生,谁见了都有几分喜爱,看到她,就仿佛看到了小牛屯乃至普兰乡的未来,就看到了大牛小学此次新建之后,在6校长的领导下走向辉煌的未来。

  然而,这位学生代表忽然说需要大家的帮助,还在台上就掉了眼泪。

  这是为什么?

  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场上渐渐安静下来,前排忽然站起来一个人,普兰乡乡长关应。

  “宋佳雪同学,我是普兰乡乡长关应!今天,许多乡领导都在这里,校领导也在这里,有什么事情你尽管说,我们都是你的坚实后盾!”

  “是啊小雪,你有话就说,你家里人也都希望你能表达出内心的想法,不管什么事,学校都会替你担待的!”

  6非也站起身来,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却把“家里人”三个字,咬得格外清晰。

  “是啊,小姑娘,到底怎么了?”

  被这两个人带动了气氛,台下顿时一片鼓励的声音。?.??`c?om

  谁都不忍心这么可爱的一个小女孩伤心落泪,而且她的泪水是那样的绝望和凄惨,让人不忍心看下去。

  这泪水绝不是作假的,否则这女孩的演技也太高。

  她内心真的是极其痛苦,只是不知道什么事情让一个小学没毕业的女孩子,承担这本不该属于她的凄凉。

  “是村东头老宋家的那个女儿,学习一直很好的!”

  “我知道了,一定是家里条件困难,没法继续读书。这才难过吧?之前我和老宋聊过,他最近病倒了,家里的确是有点太吃紧。”

  就有人认出了小雪,议论纷纷。

  “那有什么关系!无非就是田间地头那点事儿!只要这小姑娘开个口。老宋家的地,我帮着种种也没什么关系,不能让这么小、这么可爱的孩子离开学校啊!”

  “就是,我家也不缺劳力,算我一份!”

  淳朴的小牛屯人。顿时七嘴八舌地开了口,他们没有关应乡长、6非校长那么大的能力,只是通过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给宋家、给小雪提供帮助。

  昊学表情很冷静,看着台下何婉君的座位已经空无一人,他的援军会来得很快。

  听着台下的议论,他微微苦笑。

  小雪绝不是因为经济原因无法上学,就昨天他给小雪家留下的钱,搁在小牛屯里,生活几年都绝无问题!

  这事儿。.?`恐怕另有隐情。

  “我想上学,我想继续念书,我想考高中、考大学,将来回报家乡,回报母校……”

  宋佳雪再次开口,仿佛是向身边的6非、昊学都扫过一眼。

  昊学捕捉到了这唯一的眼神交流。

  那是何等复杂的目光啊!

  夹杂了愧疚、难过、无助、绝望、悲伤、惶恐、惊惧、担忧等等诸般情绪,都是昨天家访时,她还绝没有过的情感汇集。

  昨天,她虽然也有些怯懦怕生,却是充满了对未来的期冀。对可以继续读书,表现出了毫不掩饰的欢喜雀跃。

  然而,仅仅是一天过后,她就有了这样复杂的情感。有着这样巨大的改变。

  生了什么事?

  6非,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昊学已经可以基本断定,正是那位大牛小学的校长6非,在背后捣鬼,而且极大可能是冲着自己来的,因为自己对他产生了某种怀疑。即将进一步展开调查。

  今天小雪的这番话,就是他抢先出招!

  这一招,怕是不太好接。

  宋佳雪的话,没有人打断,所有人都目光灼灼,看着台上的这个无助的小女孩,等她说出到底是什么困难,也好尽自己的一份力。

  宋佳雪开口了:“我不能继续读书了,我……只希望我的退出,不会给学校、给家乡带去什么麻烦。请大家谅解我,我只是……一个孩子!”

  嗯?

  这话是什么意思,听不懂啊!

  众人都有些愕然,怎么就不想继续读了?

  现在大牛小学新校舍建设在即,正是最好的时候,反而不想读了?

  还是因为家庭经济的缘故吧!

  可是,又说希望不要因为她的原因,给学校带去什么麻烦?

  那又有什么麻烦?

  就有人高呼道:“小雪,你家里的事儿不用担心,明年我帮你爹种地,你好好读书,莫忘了你老李叔就是啦!”

  宋佳雪摇摇头,忽然又涌出泪水来,“谢谢大家!可我真的没法念这个书了,对不起大家,或许学校也没法继续修建了,真是太抱歉了,对不起同学们,对不起老师们!”

  宋佳雪向台下深深鞠躬,随即转向主席台,向6非等人鞠躬。

  这是昊学又一次对上小雪的眼神。

  他看懂了。

  他知道,小雪真正道歉的对象,正是自己。

  这个孩子,背负了身不由己的沉重悲哀,今天她在台上的一切表现,都是出于他人授意。

  唯一属于她自己的东西,只有这两次眼神的交流。

  呵呵!

  昊学陡然怒火中烧,无可遏制。

  6非?

  不管是你,还是在场的任何一个人,甚至是什么更高层的领导都好。

  有什么事不能直接冲着我来,要这样为难一个十一岁的女孩子?

  出招吧,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仗恃,可以真的一举把我迫入必死的局面?

  摸了摸兜里天剑的牌牌,今天就算是大开杀戒,也自有刘小宇为自己收拾残局。

  昊学心中杀机涌现,目光冰冷地扫过台下,寻找有威胁的存在。

  今日既然图穷匕见,想必是做好了对自己一击必杀的准备。

  先站在道德制高点,然后武力擒拿?

  嘿嘿!

  要对我动手,可还得看你有多大本事!

  然而,片刻后,昊学倒抽了一口凉气,这6非做事,还真是有点谨慎。

  他稍稍认真辨别,台下当然大多数是不明情况的学生家长,然而却有不少于2o个形迹可疑的人,身边并没有孩子跟随,手揣在兜里,显然是握着某种武器。

  在现代社会,那几乎没有其他的可能,必然是手枪!

  过2o把手枪的指向,就算昊学身怀凌波微步,也并没有全身而退的把握。(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