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657章 后宫多发胡萝卜
  谁?

  乾隆这一惊更加非同小可,这可是紫禁城内,乾清宫中,除了自己传召之外,谁还敢贸然出现?

  显然刚才那个年轻的声音不可能是面前一脸迷茫的杨浩杨老太医。╪╪┡┡┢╪╪.(。

  那么,是有人已经潜入到朕的身边?

  能说话……那是不是说就能够杀人?

  “来人,护驾!”

  一声呼唤,从门口呼啦一声闯入无数御前护卫,神色紧张地盯住了老太医杨浩,心想这是怎么了,杨院正意欲对皇上不利?

  昊学也不着急,让他们找一会儿呗,找不到自然就消停了。

  东方不败找不到,张三丰找不到,你乾隆就能找到了?

  找你妹!

  乾隆劈头盖脸就把一众大内高手骂了个狗血淋头,勒令他们迅擒拿潜入皇宫的刺客。

  然而,骂有毛用,就算乾隆大开杀戒,也不能让人把根本不存在大清皇宫当中的昊学给揪出来。

  足足半个时辰后,乾隆懵逼了。

  办事不力的护卫都杀掉了三四个,可是那位神秘的能在自己耳边说话的刺客,还是没找到啊。

  “小历啊,别找了,还不服气吗?”

  乾隆震惊了,此刻他站在乾清宫的正殿当中,身体周围全是如临大敌的大内高手,然而这个声音还是那样云淡风轻地插进来,仿佛是从虚空当中直接声,实体并不在这一方世界似的。╪┟.[。

  好吧,这次他的猜测,居然是对的。

  “谁是小丽?你是说喀丝丽?”

  乾隆想起那个给自己下毒的女人,就恨不得立刻将其挫骨扬灰,然而这个神秘人的威胁,却让他不得不重视。

  一个喀丝丽是死是活无关紧要,他的龙鞭可万万不能就此废掉。

  “什么喀丝丽!我是说你啊小历,爱新觉罗.弘历,不对么?”

  !!!

  乾隆哭笑不得。自己登基为帝数十年,这个名字还真很少有人叫,更极少有人这样不庄重地称自己为“小历”,而且声音还如此年轻。

  最起码。你叫声“老弘”也行啊!

  “小历,先把这些无关人士遣散了吧,咱们聊聊,关于你阳痿的问题。”

  昊学看了看表,已经快凌晨了。赶紧把正事儿说完睡觉,明儿和婉君还有别的安排呢。

  乾隆略犹豫了一下,考虑到这些废物一样的大内高手横竖也是找不到这位神秘人士,人家若是真要行刺,怕是早就得手了。═┡╞┝╪╪┠┢┠┠。一咬牙吩咐道:

  “都下去吧,一群酒囊饭袋!”

  就连杨浩都捡了条命,唯唯诺诺地退出去,乾隆这才深吸一口气,问道:

  “阁下现在可以现身出来了?”

  “就这么聊呗,小历你也是几十岁的人了。怎么好奇心还这么重,好奇心会害死猫的!”

  乾隆:“……”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当了一辈子皇帝的乾隆表示听不懂,怎么还有猫的事儿?

  “小历啊,你这毒别怪喀丝丽,是我给你下的,只要你乖乖听话,龙鞭就还是那条龙鞭!”

  昊学说得轻描淡写,乾隆却是心惊肉跳。

  天底下居然有人把这件大逆不道、诛灭九族的事情完全不当回事儿,仿佛自己在他眼中不是宝座之上的皇帝,而是可以随便一脚踩死的蚂蚁。这种蔑视的态度,甚至连红花会那些乱臣贼子,都绝对不曾有过。

  “你想怎么样?”

  乾隆勉强镇定下来,沉声问道。

  既然对方不介意把下毒的实情相告。那么按照一般的推测,这毒怕是没那么好解,就算是太医院院正杨浩,也未必对付的了,否则此人不能如此有恃无恐。

  “没想怎么样,只是希望小历以后多听话。大部分事情我不去管你,但是我有要求,希望你能配合。”

  “这不可能!”

  乾隆怒道:“我堂堂一国之君,如何能成为你的傀儡?”

  “那你就等着在你三宫六院七十二妃面前,变成一个中看不中用的傀儡呗!”

  昊学仿佛一点也不着急,慢条斯理地挑战着乾隆的怒火。

  ……

  乾隆这辈子仿佛都没这么憋屈过,一张脸涨得通红,要是能抓到这个该死的家伙,死一万次都不解恨!

  然而这种赤果果的威胁,他还真就不敢无视。

  不过,要让一代帝王俯听命,毕竟没那么容易,乾隆沉吟半晌,再次把杨浩召唤进来。

  昊学很老实地闭了嘴,由得他折腾去。

  要是胡青牛弄的药,或许杨浩还有破解的可能。可现在这种毒粉,是蝶谷医仙胡青牛加上他那位号称毒仙的妻子王难姑一起研究出来的,累死杨浩也想不出半点办法来!

  杨浩再次见驾,乾隆没有废话,直奔主题道:“杨卿家,我中的这种毒,你看看应当如何化解?”

  然而乾隆失望了,杨浩苦苦思索良久,终于还是叹息道:“此人用的毒药我生平所未见,无法推测毒药的运作机制,也就……无从化解!”

  果然没那么容易。

  乾隆倒也没有多意外,又问道:“杨卿家解决不了,我大清太医院的其他人,恐怕也都是束手无策吧?”

  杨浩正色道:“皇上圣明!不是老臣托大,而是事实如此,老臣完全看不懂的毒药,其他人也很难有什么良方。”

  这话可不是为了自夸,而是杨浩老太医为了救人才故意这样说。

  皇上有病在下体,这事儿知道一个死一个,自己已经是命不久长,何必再多让同僚们枉送性命。

  何况,从事实上说,他也的确不相信太医院里有谁能在不知道配方的情况下,破解这种闻所未闻的绝毒。

  “服了?”

  昊学打了个哈欠,有些不耐烦地催促道:“服了就赶紧说话,咱们好谈谈正事儿。老子都困了!”

  乾隆一肚子火气跟要爆炸了似的,别说登基之后了,就算做太子的时候,谁敢这么跟自己说话?简直把自己堂堂九五至尊,当成是最低级的奴才都还不如!

  “你到底要怎么样?”

  “我擦,你老年痴呆了啊?老子不是说过了!”

  昊学哼了一声,毫不客气地说道:“你继续做你的皇帝,我又对这个没什么兴趣,只是让你帮我做点小事儿而已,到底成不成,给个痛快话!不成的话,你开始杀人吧,刚才那个老中医,还有喀丝丽都杀掉,我知道你最想干掉我但你做不到,劝你算了吧。然后,给你后宫的女人们都点胡萝卜什么的,你反正是不中用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