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652章 不给台阶
  什么?!

  所有人都是一呆,只有何婉君心中有数,你们来打昊学哥哥的秋风?可真是找错了对象……

  关应把手中酒杯放下了,脸色微微一沉,“昊先生,这个笑话可不太有意思!”

  “怎么?”

  昊学笑道:“5000块不少啦,是我一个月的工资呢。小说”

  靠!

  关应心想你这蒙谁呢,5000块工资来投资100万修学校?20年的工资都丢出去了?你这是有多关爱儿童教育!

  “昊先生又说笑了,大牛小学的新校舍你一下子就出了那么多钱,哪能是吃工资的人。”

  “就这么点钱,都折腾去学校了嘛。”

  昊学也已经逐渐没了耐心,不介意针锋相对,很随意地拒绝了关应的无理提议。

  “那就先别建学校了,把医院搞起来!有钱要花在刀刃上的!”

  关应双目中寒光一闪,终于还是把官威摆了出来。

  其实对于关应的政绩来说,辖区内多一所学校,还是多一所医院,并没有原则上的差距,只要功课做得好,哪怕他没参与,也少不了他的一份功劳。

  毕竟,他是普兰乡的正牌乡长。

  然而今天他有一种深深的被愚弄的感觉,这个年轻人看上去很好说话,却是一点面子都不给!

  且不说在普兰乡的地面上大兴土木。没给他一点应有的“意思”,就说饭局上表现出来的蔑视和调侃。就让他怒火中烧,下不来台。

  你想建学校?老子就还非要搞这个医院不可了!

  这已经不是争政绩,而是争口气,当着这么多副手,他堂堂一个老资格的乡长,拿不下来一个小年轻?

  哪怕这个小年轻腰包丰厚。那又如何。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

  话说到这个份上,那就是顶牛了,几个副乡长也都站起身来,当然选择和关应保持一致。

  剩下的大牛小学陆非以下的几个人,还有一个搞建筑的冯老板,却有些尴尬,不知该怎么表态。

  昊学笑道:“关乡长要教我怎么花钱?还不如好好琢磨一下怎么自己赚钱!总惦记别人兜里的这点票子,可真有点丢人呢。”

  从黄小福、陆非等人口中,昊学早知道了以关应为首的乡政府。从来没对大牛小学提供任何帮助,基本是听之任之,甚至几次最基础的修缮,都是学校内部张罗解决的。

  乡财政连教师工资都拖拖拉拉。跟好大的施舍一样。

  所以昊学对这关应没什么好感,今天居然还上门来打秋风,让自己再掏钱建一座医院,后面还不定有多少大项目等着呢。

  昊学愿意为家乡做点事,却不是专业扶贫来的,怎么做事更不用别人指手画脚。

  这句话一说,双方彻底撕破脸皮。昊学几乎等于是指着这个五十多岁乡长的鼻子骂街了。

  关应把酒杯一摔,怒道:“小子,你别忘了,大牛小学是乡政府管辖下的公立小学,不是随便什么人就可以过来掺和的!我现在代表乡政府正式通知你,不接受你重建新校舍的投资!”

  完了!

  陆非眼前一黑,心想双方都是互不让步的人,到底还是吵起来了。

  好端端的一座五层新教学楼啊!

  就这么……没了?

  黄小福也是表情有些纠结,虽然对方要求过分,可是昊学这家伙出去几年,脾气可也见长,直接把人家一个大乡长当儿子训了。

  只有何婉君表情淡定,手里捧着杯橙汁儿慢慢喝。

  乡长?小场面!

  昊学哥哥既然敢骂你,就收得了场。

  乡政府管辖的公立小学?

  昊学嘿嘿冷笑,好大的牌子,惹不起嘛。

  “那就算啦,大牛小学既然有关乡长的英明领导,也就不用我操心了。我还是自己建个私立小学比较好。”

  呃!

  关应一愣,随即就考虑到这种可能性,还真就很大。

  人家甩开了你大牛小学,再弄一个巨牛小学、特牛小学、超牛小学,只要有钱,同样是分分钟的事儿。

  至于校长、老师,按这小子这种混不吝的性子,多掏一点钱出来砸也没啥问题,大牛小学教职员工本来也就没多少,算不上是一笔多大的开销。

  重金打造下的学校条件,当然比大牛小学好了无数倍,家长会选择送孩子去哪读书,是显而易见的。

  总不能用行政手段强行干涉每个家庭的选择吧,强行让人家回那座危楼?这特么是要激起民变的!

  当然,他身为普兰乡地头蛇当中的战斗蛇,有的是小花招,可以给这个新学校下绊子使阴招,让它经历各种各样的麻烦。

  但是与此同时,他自己的麻烦也不会小。

  毕竟普兰乡上面还有大瓦市政府,被上面的领导知道了有人宁可建一所私立小学,也不和政府合作办学,这其中的矛盾和猫腻爆发开,那么今天酒桌上这些话也就瞒不住了。

  那对于自己的仕途而言,绝不是一个利好的消息。

  怎么办?

  这小子太特么讨厌了,简直是一点面子和台阶都没给留下!

  强硬到底……自己似乎没什么资本,人家只是一个有钱的过路客,几百万砸下来,还是民心所向的大好事,自己设法阻挠,这个立意就输了,何况自己又不是什么至高无上的存在,上有领导下有民心,总不能做得太过。

  要说就此认这个怂,那当着几个下属的面,这脸可丢得有点大。

  几个副乡长都盯着关应的脸色,只觉得青一阵红一阵,想发作又没有底气的样子,心中暗自好笑,却绝不敢表露出来。

  “咱们走!等着瞧吧!”

  终于,关应还是没把事情闹到不可收拾。人家一个小年轻,只是回家过个年,就算闹到天上去,也是拍拍屁股走人的节奏。

  自己好容易在普兰乡打下的基础,可舍不得为了赌气拼这一回。

  这会儿虽然有那么点落荒而逃的味道,好歹也算是扔下了一句很虚弱的狠话。

  至于等着瞧什么……那就以后慢慢瞧了。

  领导班子就这么走掉了,气氛一下子变得十分紧张。

  昊学反倒轻松下来,笑道:“别听他吹牛逼放狠话,都是骗自己呢!现在无聊的人走了,咱们具体谈谈学校建设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