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651章 搭台唱戏的领导班子
  果然,菜才刚开始上,关乡长身边的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重重叹了口气,似乎是欲言又止。┡┢╞.〈。

  嗬,开始唱戏了?

  昊学一看,这人刚才关应介绍过,是乡里一个分管卫生防疫工作的副乡长,好像是姓张,昊学也没仔细去记具体叫什么来的。

  听这位张乡长叹气,昊学可是没接茬,充耳不闻地吃了口凉菜,低声和身边的何婉君说几句笑话,意态放松。

  几个乡里的头头对视一眼,觉得此子似乎和之前见过的任何年轻人,都不相同。

  说他骄狂吧,人家好端端地跟你喝酒吃饭,礼数周全,不曾慢待了什么人。

  说他随和吧,这已经开席几分钟了,关应数次打算主导这次饭局,却都被他轻描淡写地几句笑话,几个动作,化解于无形,牢牢地把控着节奏,纵然是在酒桌上混了半辈子的关乡长,也竟然抢不到这个主动权。

  这会儿,见张副乡长的独角戏无人响应,关应只好自己问道:

  “老张,大过年的,小昊先生又回返家乡投资搞建设,双喜临门的日子,你这叹个什么气?”

  “唉,还不是为了乡里那医院的事儿,这些年各个村里的生活水准提高了,可不知怎地却越来越多病,村里最多只有个卫生所,有点稍大的毛病就往乡医院里送,搞得那儿是人满为患。前些天院长给我打电话,说住院部已经彻底饱和,连走廊都没有加床的地方了,许多后来的患者甚至因此……”

  张乡长挤出几滴眼泪,“我在乡里管着这个摊子,人家院长打电话是求援的,可我又有什么法子呢!”

  关应悄悄观察昊学的脸色,见他不动声色,便转向身边的另一个领导班子成员,皱眉道:“钱乡长。╪┠╡.?。咱们挤不出钱来搞个大点的医院?”

  钱乡长演技一般般,只是连连摇头,“咱们账面上什么时候有过那么大的宽裕,建医院可不是小事儿。往少了说也得百十来万呢!”

  6非和几个大牛小学的老教师都听懂了,这是唱戏给昊学看,哭穷打秋风来着。

  这位年少多金的优秀毕业生会不会再次慷慨解囊,其实他们也不太关心,只是希望之前答应的新校舍别泡了汤那就行。

  本着不惹是非的原则。连小牛屯里德高望重的黄小福都闷声吃菜,并不敢多说什么,免得被人抓住什么话把。

  6非早知道事情会是这个样子,你区区一个小牛屯,阔气得要建上百万的学校,乡里别说吃肉,连汤都喝不着,更没让几个头头得到什么个人的实惠,不来找点麻烦那才是不正常呢。

  唉,这昊学也是有点拎不清。其实每人塞个万八千的,堵上他们的嘴,或许就天下太平了。

  现在这种要钱法……可别最终把学校的事儿都耽误了才好。

  “婉君,这菜馆的手艺还不错啊,我还是第一次来呢,你之前来过没?”

  昊学听着几个乡长唱的蹩脚戏,根本就没往心里去,和何婉君讨论起菜色来。.(?。c〔o[m

  医院没钱建设也跟我要?

  那要是松了口,是不是修桥补路、农机购置、年终奖金啥的都能落到我头上来?

  我好像不是中央扶贫办的主任那!

  况且刚才那个张乡长说起医院事儿的时候,目光闪烁言辞含糊。他不用施展移魂**,就知道其中颇多不实之处。

  医院有实际困难或许是真的,普天下哪个行业没有点困难。

  至于是不是严重到他描述的那种程度,那就很有疑问了。

  关应皱起眉头。这几个人热热闹闹说了半天,都是媚眼抛给了瞎子看,人家都开始和女朋友闲聊了,这局面可真是失控到无法挽留。

  一咬牙,关应再次端起酒杯,索性直接敬了昊学一杯酒。强笑道:“昊先生热心教育事业,那是事关咱们普兰乡未来的大好事,我身为普兰乡乡长,深受感动。只是……学生娃的事情毕竟还不算特别紧急,乡医院那边可都是人命关天,本着对生命的尊重和敬畏,昊先生是否愿意也支持一下咱们普兰乡的医疗事业啊?”

  他在乡长的位置上也坐了近二十年,从来没对一个小年轻如此低声下气过。要不是看在对方兜里软妹币的份上,就算亲自登门来请,他都不见得会参加这种档次的饭局。

  如今乡领导班子这许多人塔台唱戏,人家置之不理,关应也有些恼怒,索性不再遮掩,直接便是图穷匕见,倒要看看这小子敢不敢真的一点面子不给?

  毕竟你要建个学校,还是在我普兰乡的地盘上吧!

  我关某人不点头,你还真以为有钱就能成事儿了?

  昊学心中冷笑,心想这多好,直截了当不磨叽,不然我都替你累得慌!

  “愿意啊,我就是学医的嘛,医疗事业也是我正在做的事情。”

  昊学端起酒杯来,很愉快地跟关乡长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

  呼!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几个乡里领导脸上纷纷露出欢喜的笑容来。

  这小子很上道嘛,也真特么阔气啊!

  医院的事儿,这么轻易就答应下来了?

  关应忽然有点后悔,今天和他一起来的,除了分管卫生的张乡长之外,就只有分管经济的李乡长了,钱乡长是管钱的,只为来哭个穷,并没有实际的项目可以上马。

  早知道这小子这么痛快,各个部门的都该叫点人来分一杯羹嘛!

  这是一尊前所未见的财神菩萨,人家都不介意广结善缘,倒是我这格局显得太小了。

  刚才还阴阳怪气地跟几个副手旁敲侧击,现在看起来完全没那个必要,人家随随便便已经答应了一所小学,还有一家医院?

  我滴个乖乖,这就是小二百万,眼皮不眨一下就出去了!

  城会玩,有钱任性!

  关应稍稍平复了一下情绪,脸上笑得如同菊花开放一般,直接点了在角落里像小透明一样的冯老板的名。

  “老冯啊,这可是咱们乡里的大工程!意义重大什么的废话我也不跟你多说了,总之工程质量一定要保证!费用一定要控制!工期一定要缩短!”

  不愧是当领导的,说起话来一套一套张嘴就来。

  “乡里这座新医院也不用太铺张,用钱的地方还很多嘛!也按照五层的标准搞吧,你算算需要多少钱?”

  冯老板倒也是乐得不轻,没想到这大过年的连续接大活嘛,好几年都不愁了!

  “关乡长,我可不敢跟您撒谎,这医院比学校的花费要多一点,我不敢在这种项目上赚钱,就收个成本价,12o万吧?”

  关应扭头看着那位负责乡财政的钱乡长,义正词严地吩咐道:“老钱!这医院是咱们普兰乡的大事儿,千万不敢马虎了,无论如何,要凑2o万出来!”

  说完,他站起身来,再次斟满一杯酒,面向昊学,“昊先生乐善好施,心系家乡建设,关某代表全乡人民敬您一杯酒!这医院建设还差的一百万……”

  “我出5ooo块!”

  昊学乐呵呵地离座而起,说得十分爽朗自然。(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