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645章 俏黄蓉的桃花岛日常
  这个笔记本,自己从没见过!

  昊学皱起眉头,苦苦思索,确定之前并没现这本笔记。┝┝═┞w?ww.。自从父亲昊天失踪之后,他在这老屋里也住了数年,也曾数次翻找父亲留下的物品,来推测他失踪的去向,却一无所获。

  没想到,一伙强盗占了老屋,反倒把自己都没找出来的东西不知从什么犄角旮旯里翻出来,还充当了柴禾填入火炕。

  这是一个老式笔记本,外壳是那种硬纸板制成,上面印刷了一些简单的装饰画,在图案空白的地方,书写着一个名字——昊天。

  正是因为这个亲笔签名,让昊学确定这是父亲留下的物事,并且将其从火炕里抢救出来。

  可惜的是,笔记本内页已经焚毁了九成九,只剩下若干焦黄的纸片,还连在笔记本的页脊处。

  不过这个部位已经很少写上什么字迹,昊学小心翼翼地翻了半天,也只是找到了一个字。

  血!

  这个“血”字刚好写在页脊尽头,上一行末尾不知是什么内容,“血”字后面又写了什么也无从得知,只有这么一个孤零零的“血”字,能提供的信息实在少得可怜。

  血什么?还是什么血?

  昊学眉头紧锁,反复推测着各种可能性。

  他早已知道,父亲昊天是世界顶尖的医学专家,那么这本神秘的笔记,和他的医学研究有关么?

  和血液相关的病?

  那倒也多得很,没法去确定是哪一种。╪┢╪═╪┡.(。

  是被称为血癌的白血病么?

  忽然,昊学想到一件事,下午在火车上遇到的那个叫龙伟的人。

  龙伟曾说过,他入职的“美康达”公司,半年的时间内,就安排了四次体检。

  体检都是要抽血的,这四次抽血,让龙伟也有些吃不消,只是为了那高额的待遇。这才自我安慰说是公司制度严谨。

  这两件事,有没有什么关联?

  抽血……血?

  原本昊学就在怀疑,这个龙伟,包括上次的康安。都和米国那家医学研究所有关,而那个研究所把包括父亲昊天在内的世界顶级医生团队汇集在一起,研究所谓有利于人类福祉的伟大项目。

  如此说来,这个项目,是和血液有关?

  也只能推测到这里了……

  昊学知道的线索太少。没法进一步探究真相。等寒假结束,通过龙伟的关系,好好摸一摸那个美康达公司的底,或许能有新的现。

  昊学躺在火炕上,忽然有些烦躁,觉得自己最近要面对的事情太多!

  父亲昊天搞的研究,说得无比高大上,说是“医生有国籍,但是医术却是无国度的。。这项研究一旦成功,将是全人类的福音……”。然而昊学最近越觉得米国那家研究所有些路数不正。

  但愿别是最坏的那种情况才好。

  这事还不算紧急,最紧急的莫过于慧娟的病情,如同一块沉甸甸的大石头,压在昊学心上。

  肝癌,如今人类医学领域绝对的禁区之一,放眼世界,也没有行之有效的诊疗方案。

  为了挽回熊慧娟的生命,澳门赌博网站:昊学已经悍然转动时空轮盘,把《笑傲江湖》的时间推移了35年。

  然而,35年的潜心研究。似乎也只是触摸到了一点门槛而已,距离真正攻克肝癌,还不知要经历多少困境。

  在他手机能联系到的数个武侠异界当中,昊学不惜展开全面布局。将无数能人异士的智慧合为一体,共同钻研这个医学难题。

  下午和韦小宝通过电话,让他开始着手组建年轻的医学团队,待到韦小宝坐上九五至尊的位置后,整个大清都是他的医学研究基地。

  不过,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昊学躺在床上睡不着,刷刷通讯录,寻找能够帮上忙的人物。

  黄蓉,桃花岛,捉弄陈贯西。

  昊学心中一动,黄蓉可是出了名的聪**黠,智计无双,虽然年纪尚小,或许能在肝癌的研究中提出什么有创意的见解呢?

  不能放过这分力量,昊学接通了视频通话,先看看小黄蓉在做什么。

  这会儿黄蓉大概是十三四岁的年纪,正是最淘气欢脱的年龄段,同时也是少年男女情窦初开的时候。

  陈玄风和梅风的独生子陈贯西对黄蓉颇有好感,甚至已经私下表白过情意,却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手机画面中,一个金带束的白衣少女,肌肤雪白,容颜娇美,脸上挂着捉狭的笑容,正在拍手笑道:“陈师侄,快些!我娘还等着鱼儿做菜呢!”

  陈贯西一身鱼皮似的水靠,在近桃花岛的海域里扑腾,时不时捞上来一条大鱼,却被黄蓉连连摆手道:“不行不行,这条明显不合用,再捉一条!”

  陈贯西暗暗叫苦,也不知她捉鱼的标准到底是什么,可是之前被她言语相激夸下海口,这会儿已经是骑虎难下。

  昊学心想这也是够无聊的,正好给你找点事情做。

  “黄蓉,上次给你的题目,你都解答完毕了么?”

  继“病狗”题之后,昊学又弄了几道奥林匹克小学数学题给黄药师,让他拿给黄蓉破解,也好让这桃花岛上的小魔星安分一些。

  不过看眼前的这种情景,显然是这些题目还是没能难住小黄蓉。

  “咦?你是昊先生?”

  黄蓉早就从父亲口中知道了这位昊先生的存在,不由得喜道:“上次的题目都算完啦,再来一些玩玩!”

  继承了黄药师夫妇的智慧,黄蓉不管什么门类都是一学就会,一会即精,所以也很少有什么东西能让她多研究一阵子,每天在桃花岛的日常,就是捉弄这个可怜的陈贯西,谁叫他心有所念,对黄蓉有求必应呢。

  “呵呵,那些题目有什么意思!小黄蓉,可敢挑战些高难度的?”

  昊学好似一个拿了棒棒糖诱骗小萝莉的怪蜀黍,不怀好意地笑道。

  “好呀!”

  黄蓉自负聪敏,又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纪,自然是不肯示弱。

  昊学假装大度地说道:“也不好太难为你,既然你是黄药师的女儿,你父亲号称‘药师’,那一定在医药方面有惊人的造诣,我就给你出一道关于药理的题目吧。”

  黄蓉心想我父亲那个“药师”之名,倒未必是这层意思,但是既然这位昊先生出了题目,她没有拒绝的道理。

  自幼跟随知识渊博的父亲学习,不管是武功文才,还是天文地理,医卜星相,都有一定水准,正好看看昊先生能提出什么有关药理的题目。(未完待续。)

  ps:ps:凌晨4点烧达到38度8,这波病情还下不去了,真特么的郁闷!先去打吊瓶了,下午回来趁药效还在,再码一章……

  想我堂堂拼音无影手剑西来,竟然沦落到两更保全勤的境地,真是日了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