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639章 崇拜读书人的老司机
  既然是陪婉君回家过年,还是先把其他的事放一放吧,不然被婉君的父母看在眼里,还以为自己有什么其他想法呢,造成误会可就说不清楚了。┝═┝╪┝.。

  昊学下了车,一股清冷的凉气扑面而来,东北果然还是比京都稍冷一些的。

  似乎是刚刚下过雪,车站附近的树木上都堆积了厚厚的一层白雪,把枝头压得低低的,偶尔有几只鸟儿飞过,带起一点积雪落下,平添了一分生动的气韵。

  “哥们,去哪儿?”

  刚出车站,就被一窝蜂似的小蹦蹦司机围住。

  小蹦蹦是特指那种三轮的机动车,算是有个遮风避雨的壳子,却只能坐俩人最多。别说京都,就算是三线城市,这种车基本都不敢上道,都是一些城乡结合部的地方比较常见。

  昊学就笑,没想到自己离开老家这么多年,这车站边上拉客的风格还是没变嘛!

  何婉君家住在大瓦市农村一个叫小牛屯的地方,虽然昊学在屯子里也没见过多少牛,可是不影响人家叫这个名字。

  “小牛屯,还是1o块吧?”

  何婉君直接用的家乡话搭话,那个拉客的司机顿时就没那么热情了。

  原来是个本地妹子,1o块也就是底价,跑这一趟没多大意思!

  不过生意上门总不能往外推,何婉君和昊学大包小卷地扛上车,小蹦蹦车出一阵突突突的响声,颠簸着离开了火车站。.(?。c〔o
  “妹妹,这是回家过年呢?”

  这种小蹦蹦司机,一般都是健谈的主,哪怕十来分钟路程,都能大摆龙门阵,有时候客人到站,他还要多谈几句才放人下车……

  “是啊。”

  何婉君轻轻倚在昊学身上,心中喜乐无限。这可是昊学哥哥作为何家女婿上门。代表的意义非同一般呢。

  “妹妹是上学,还是打工?”

  那司机见何婉君生得漂亮,更愿意多说几句,到对旁边若有所思的昊学不感兴趣。

  同性相斥。异性相吸,这是自然的天性。

  “上学呢,在京都。”

  “好!”

  司机赞道:“年轻轻的就应该读书啊,我家那三个臭小子,就没一个这块料。说是出去打工挣钱、挣钱,老子没见到钱回来,光接到要钱的电话!这个要结婚,那个要买房的,仨儿子一对半白眼狼,都特么白养了!”

  这话何婉君不知道怎么接,昊学笑道:“早点打工也好嘛,要真是三个大学生,大叔你也吃不消啊!”

  “有什么吃不消的?”

  司机瞪眼道:“他们要是有那个出息,老汉我卖血都冲得上去!唉。╡╡┞.〔《。c?o{m羡慕了一辈子有学问的人,偏偏自己培养不出那种好孩子,中学没念完就死活不干了,到现在打工也打了十来年了,没见混出什么名堂,累得半死还不如回家种地!”

  昊学竟然也被他说得没什么话了,人家在数落自己儿子,这话总不好附和。儿子这东西是用来自己数落的,旁人说上一句半句那可就太不会聊天了。

  不附和,难道反对?

  反对的话就是说读书无用。自己好歹也是大学毕业的,总不能啪啪啪自抽耳光。

  和何婉君对视一眼,只好在小蹦蹦后座偶尔支吾一声,由得那司机滔滔不绝地自说自话。

  显然。这是个抱定了“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思想的乡村老汉,思想比较传统。

  随着大学生不再分配就业,所谓“读书无用论”的说法甚嚣尘上。很多人举出种种例子,特别是那些早早步入社会,然后成就了辉煌事业的人。成为大家追捧的对象。

  然而被人津津乐道的许多“真相”,只不过是新闻学的角度,只有抓眼球的才会放出来。

  比如说2oo3年,京都大学有个毕业生卖猪肉,瞬间引爆全国,成为了读书无用论的强大论据。但是这新闻的火热,不是因为他卖猪肉,而仅仅因为他是京都大学的学生而已,这和许多人印象当中的京大学子不一样,这才能迅炒上头条。

  十年之后,用经济学理论分析猪肉市场格局的北大才子,吸引风险投资4o亿,把猪肉卖向了全国各地,人称“猪肉王子”……

  如果丢掉新闻学的方式,从科学严谨的统计学出,没法得出读书无用的结论。

  一个班5o人,全都小学毕业,出了一个大老板年赚千万,其他人打工月入2ooo。

  一个班5o人,全都大学毕业,没出大老板,大家平均月入6ooo。

  你选择哪一个……赌老板还是求稳定?

  比尔盖茨辍学经商终成富,有句话说得好,那不是因为他辍学,而是因为他是比尔盖茨!

  越是偏远的地方,往往读书无用论越盛行,却没想到刚下火车,就遇到一个十分崇拜读书人的老司机,一路上口沫横飞,对金童玉女似的昊学和何婉君,羡慕得不得了。

  昊学不会觉得读书无用,也不会像这老汉似的认为只有读书才是唯一出路,有怎样的展,取决于个人。

  小牛屯门口,两人下车,付过车钱,看着小蹦蹦冒着黑烟远去,都有松了口气的感觉。

  这司机……太特么能聊了!

  这一路上把念书的人夸得跟朵花似的,把他俩听得那叫一个不好意思。

  刚刚主办过招聘会的昊学知道,在京都市,称得上是硕士遍地走,本科不如狗,反而是那些蓝领工人数量匮乏,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其实哪个阶层都需要真正的人才。

  下车之后,昊学没动,而是站在还算是村外的地方,打量这个阔别已久的故乡。

  小牛屯就是小牛村,各地叫法不同罢了,屯和村其实都是一样的东西,是最低级的行政单位。

  屯子里大概有几百户人家,昊学自然不能全都认识,当年还算是可以混个脸熟,这次回来,也就是打算走动一下昔年常来往的几家叔伯阿姨而已。

  冬季,寒风当中的东北乡村,其实谈不上有什么景色。不过昊学还是驻足良久,这才回头跟何婉君笑道:

  “走吧,回家!”(未完待续。)

  ps:ps: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刚刚挣扎出卡文的泥淖,人又病倒了,感冒症状略重,今天只能四更保底,请见谅!白天的时候章少康补刀大神补刀成功,所以今天的欠账不减反增,最新数据35/76,还欠41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