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636章 一脸青春痘的散财童子?
  抽花色倒也无所谓,反正只是随便玩玩,昊学就依了他的意思。请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

四张牌,昊学抽到黑桃,却是和对面那个抽到梅花的女孩儿算作一队。

还是男女搭配,然而却换了个女伴。

痘痘男显得极为高兴,一边洗牌一边哈哈笑道:“和这位美女还很有缘分呢!你们是哪个大学的呀?在读还是毕业了?”

一副自来熟的样子,澳门赌博网站:昊学觉得有些好笑,这年头还有敢当着自己正牌女朋友别人正牌男朋友的面,和妹子套近乎的?

人才啊!

倒是要竟怎么个节奏,这挺不错的妹子哪一点了?

“我俩都是华医大的,你们呢?”

一边打牌一边聊天,昊学和那个不错的妹子坐对家,她叫田苗苗,一个挺清秀的名字。

而那个奇葩的痘痘男名叫龚伟,俩人是同校同系的一对学生情侣,今年刚毕业。京都科技大学,勉强算是一本的一所院校,似乎还没混上211,985什么的。

哪来的这股强大的自信?

昊学打着牌就发现这个龚伟处处有种迷一样的优越感,就连打错了牌都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

虽然大家都是玩,可拖拉机本身就是对抗,你打得毫不在意,那还玩啥啊,输的不在乎,赢的也不见得高兴,这……也太和谐了吧。

果然,很快龚伟就笑道:“昊哥,这么玩有点没意思啊,咱们……玩点彩头怎么样?”

哦?

昊学双眼微微眯起,真实目的原来是这个么?

设局骗钱的?

“阿伟,算了吧,跟昊哥刚认识,打打牌打发时间而已,搞什么彩头。”

田苗苗拦了一句,龚伟不耐烦似的挥挥手。“去去去,没问你意见!昊哥哪是差这点小钱的人,大家玩玩而已嘛!”

呵,跟我唱双簧呢?

昊学倒是觉得挺有趣,就刚才这货表现出来的牌技……那简直就是渣一样的水平,还好意思主动挑事呢!

要么是扮猪吃老虎?

总之不妨这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怎么玩?”

“一盘500块,意思意思。昊哥你没问题吧?”

昊学自然是没问题,别说500块。真要是玩起赌博来,500万也不见得说得上玩不起。可是这龚伟刚才说是今年的应届毕业生,穿着也就是一般般,出手玩这么大的牌局,这可只能说是有猫腻了。

来吧,我们怎么个搞法,没想到坐趟火车还能遇到这种人,撞到我手里正是自寻死路!

昊学暗暗冷笑一声,答应了龚伟的提议。

拖拉机是讲究双人配合的游戏。昊学倒是想不出这家伙怎么能操纵牌局必胜的方法,毕竟现在的组合是岔开的,他和田苗苗一组,龚伟和何婉君一组。

就算你的这个女朋友是专门来坑我的,但难道你还能左右婉君的出牌不成?

凭什么这么笃定地玩这种大赌注牌局!

怀着好奇的心情,带彩头的牌局正式开始。

昊学运气不错,拿了一把好牌。根本就是稳赢不输的局面。于是,他认认真真地把注意力放在四周环境上,有没有其他的同伙帮助这龚伟搞事。

然后……他就赢了……

这500块钱赚得昊学莫名其妙,一切设想全都没发生,对方田苗苗和自己的配合中规中矩,完全没有使什么绊子。

“昊哥这把牌太好了。哈哈!”

龚伟爽朗地一笑,打开钱包数出五张老人头递了过来。

这算是先给点甜头尝尝么?

昊学还是怀有相当的警惕性,继续开局。

却没想到龚伟的水平和之前表现出来的完全没有改变,依然是大大咧咧的风格,该怎么瞎打还怎么瞎打。

再加上昊学手气确实好了点,一局局打下来赢多输少,竟然转眼间就拿了这龚伟足有四五千块。

昊学大魔王彻底蒙圈了。

天下还有这种事儿?

莫非对面坐着的不是凡人。是天庭的散财童子下凡,专门在春节前给人间发福利送温暖的?

可是不像啊……散财童子哪来的一脸青春痘……

“不玩了不玩了,今天运气太背!”

龚伟满不在乎地笑着,居然主动要求结束牌局。

昊学和何婉君对视一眼,心中仿佛有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

这……就结束了?

说好的骗局呢,说好的猫腻呢?

也就是说,这四五千块就到手了,就算分去给田苗苗一半,可这钱也都是龚伟拿出来的啊,他还净亏两千多。

这是图个什么?

坐火车还有大礼包,昊学表示也是醉了。

面田苗苗的表情,总算还能正常一点,有那么点输钱了不开心的意思,和嘻嘻哈哈的龚伟略有不同。

靠,别是碰见个蛇精病吧!

不错个女孩子,可惜了了……

“苗苗,打得不错,大家图个乐呵,不用当真。”

昊学略一沉吟,把那一叠挺厚的钞票随手交还给田苗苗,他哪至于贪图这几千块。况且龚伟同学多半是脑子不太灵光,他身为一个医生不能歧视蛇精病患者,还是把钱留给他治病吧。

“哎昊哥,这是做什么!快收回去,咱们打牌就是随便玩玩,不是有句话叫做‘英雄好汉,越输越笑’么,谁还在意这几千块,昊哥拿着,给嫂子买点衣服什么的!”

英雄好汉,越输越笑;王八羔子,赢了便跑?

昊学哑然失笑,这不是韦小宝的名言么!然而就算韦小宝本人,也是拼命占便宜的性子,没有陌路相逢强行送钱的习惯啊。

他是真心不想要来着,还给婉君买衣服……听着就这么讨人厌。

然而对方一副吹胡子瞪眼不送出点钱不开心的模样,再推让下去,怕是要被车厢里其他人了。

一个拼命给钱,一个抵死不要?

这说明国家和谐社会建设是如此的到位啊!

“那就……承让了!”

昊学哭笑不得地赚了一笔外快,数量还不少,至少来回的车票钱都搞定了,一等座都还有剩的。

打过一局牌,那龚伟本来就是自来熟的性子,这会儿显得更加熟络,笑问道:

“昊哥刚才说也是今年毕业的?现在在哪儿高就啊?”(未完待续。)

本书来源/book/html/30/3000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