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610章 若是为了你,灭尽世界又何妨?
  昊学阴沉着脸,沉声道:“到底怎么回事,给我说说吧!”

  两个公司副总,一个叫胡陆,一个叫朱金功,都是四十来岁的年纪,虽然比熊慧娟还年长,却早就对熊总的魄力手段心悦诚服,甘心作为下属辅佐。

  胡陆和朱金功对视一眼,胡陆道:“小昊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不是来找熊总的?”

  “明人不说暗话,两位到了这个时候,还要对我隐瞒多久?”

  昊学根本就没用疑问的口气,而是直接逼问。

  熊慧娟绝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既然决定离开,不管什么原因,公司的事务绝对是已经安排妥当。

  这俩副总不知道?骗鬼还差不多!

  朱金功苦笑着叹了口气,“我们正在商议这事,却没想到昊总你来得这么早。”

  昊总?

  昊学敏锐地把握到这个关键词,追问道:“什么昊总?”

  胡陆从文件夹里抽出一堆文件,递给昊学道:“您自己看看吧。”

  昊学接过来,第一份文件就是《股权转让协议》。出让方:熊慧娟,受让方:昊学。

  具体的内容不必多看,也没那个心思,只看到尾部熊慧娟的签字已经齐备,只差昊学这里签个字,就能够正式生效。

  翻了翻后面的文件,也都是关于熊慧娟持有的公司股份以及总裁的位置,都移交到昊学名下,请胡陆和朱金功看在多年共事的情分上,继续好好支持昊学,把回天集团带向更大的辉煌……

  唰!

  这几份文件虽然不能立刻变现,却代表着庞大的回天集团超过一半的股份。若是估算价值,起码也在几十亿以上。

  然而昊学随手一抛,若干纸片在办公室内四散纷飞,恍若最不值钱的学生演算纸!

  “告诉我,熊慧娟究竟是怎么了!!”

  慧娟和自己一夕欢愉,一走了之。把毕生奋斗的成果都早早安排好了交给自己,这让昊学心中越发郁结,把那些别人辛苦几辈子也赚不到的产业,丢得满地都是。

  “这个……我们真不知道啊!”

  胡陆摇头叹息道:“好像是熊总得了什么病。前阵子去米国就是找专家治疗,不过效果应该不理想。这次回来,就把股权转让和公司易主的事情交代下来,本来是让我们过几天再跟你说……”

  生病?

  昊学心中一沉,既然把事情安排得这么决绝。又让米国的医疗专家束手无策,这病……怕是不简单呢!

  不过那又如何?

  慧娟啊,你个傻女人!你可知道,这天下,就没有我昊学治不了的病!

  三十五年内尽破五大医学难题,那只不过是按部就班的说法。

  若是为了你,若是为了你……

  哪怕我把十几个异界空间全部变成医学基地;哪怕我动用时光轮盘,让这些武侠世界时间流逝,最终都化作我再也联系不到任何人的荒芜废墟;哪怕我因此失去最大的倚仗和底牌,从此在都市中做个普普通通的小人物。

  那又如何?

  尽灭世界。也绝不能失去你!

  傻女人啊,傻女人!!

  不管到底什么病,应当怎么治疗,第一步都必须找到熊慧娟,让她乖乖留在身边,才好慢慢设法。

  万一她糊涂之下跑到无人知晓的角落,再也找寻不到,那可真是终身憾事!

  “你们谁知道,慧娟现在是去了什么地方?”

  昊学陡然提气厉喝,声调中带上了碧海潮生曲的音波攻势!

  胡陆和朱金功不过是两个商界精英。自然没练过任何内功,如何承担得住碧海潮生曲这等神功绝技的冲击。

  只觉得头脑一昏,情不自禁地说道:

  “熊总的秘书刘晓茵应该知道,她是熊总的贴身秘书。要安排生活行程之类的事,澳门赌博网站:都是她在负责。不过……她今天请假了,没在公司呀!”

  “谁和刘晓茵关系最好?”

  “昊总可以去问问研发部部长宇墨日,他们的关系……比较好。”

  呃?

  昊学明显一愣,听这意思,这俩人有事儿啊!莫非是宇墨日这老牛还啃了口嫩草?

  不过这个当口。昊学可没有心思关注这些花边新闻,向两位公司副总点了点头,旋风似的转身狂奔而去。

  胡陆看了一眼朱金功,叹道:“熊总没有看错人那,这小伙子,重情重义!”

  朱金功望着满地的文件,苦笑一声,“这些东西要是放出去,会引起多少人不要命地争夺?可是他……本来熊总这样安排,我不知胡老哥你怎么想,我是有点不服气的。咱们在回天集团艰苦创业这么多年,熊总的能力是没得说,虽然年轻却真是让人佩服。可把这么大一个集团交给一个20出头的年轻人?我看不懂熊总的决定。”

  “现在我算是服啦,至少这份心胸咱是做不到。熊总选了个好男人那!老胡,你服了没?”

  胡陆明白这个老搭档的意思,他当年正是追求熊慧娟的人当中最热切的一个,近年来却是渐渐淡了。

  现在输给这么一个年轻人,胡陆也是心悦诚服,望着昊学身形消失的方向,叹息道: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昊学很快就重新找到了研发部部长宇墨日,劈头就问:“刘晓茵住什么地方,带我去找她!”

  啊!

  宇墨日吓了一跳,赶紧左右张望一下,见没人注意,才把昊学拉到一间小会议室里,苦笑道:“小昊,你乱说什么,人家年轻女同事的住址,我怎么会知道……”

  “宇哥,生死攸关,请帮我这个忙!”

  昊学毫无嬉笑的神色,郑重其事地向宇墨日请求,如果他再推辞,那么就算两人关系不错,那必须得立即动用移魂**强行逼问!

  宇墨日愣了一阵子,显然这昊学已经知道了他和刘晓茵的那点事儿,虽然他单身多年,也不算是违反法律,毕竟是大了人家二十岁,这事儿还没到公开的时候,绝大多数公司同事都还不知道呢。

  不过,昊学都已经用到“生死攸关”四个字,宇墨日不敢怠慢,只是稍稍犹豫一下便点头道:

  “我带你去!”(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