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594章 可怕的答案
  这个问题没什么,昊学已经打定主意,哪怕周念莺前后说得并不一致,那也没什么关系。

  但愿人间无疾苦,何妨架上药生尘!

  能真正拥有这般胸怀的女孩子,医学理论又是如此深厚扎实,其他细节哪怕略有瑕疵,也无关紧要。

  在昊学心中,对这周念莺的评价,比叶问、卫强等人更高。

  “念莺,火车来了……告诉我你的选择?”

  重复了一遍题目,昊学含笑望着周念莺,已经准备宣读面试结果。

  在移魂**的控制下,周念莺完全放开心胸,坦然说道:“当然不用理会,让火车撞死那七个孩子就是了。”

  嗯,前后的答案是一致的。

  昊学点点头,这就更没什么问题了,剩下关于分析和阐述的部分,他已经不打算再听。准备收了移魂**,公布面试结果。

  可是,就在昊学正要撤去法门的时候,周念莺却继续说道:

  “只可惜,不能连那个玩废轨的一起撞死!!”

  什么?!

  昊学笑容陡然凝固在脸上,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以他的内功修为,差点竟然一口真气走岔,让移魂**反噬自身!

  “你刚才说什么?”

  周念莺恍若不觉,听昊学发问,就老老实实地又重复了一次,“只可惜,没能把那个玩废轨的熊孩子一起撞死!”

  这个小隔间里取暖很好,尽管是冬天,却根本不冷,不过昊学听到这一字一句的残忍回答,竟是激灵灵打了个冷战,不可置信地望着面前这个短发清爽的小女生,心中掀起滔天巨浪。

  我的天,可别是移魂**出了岔子,把这丫头精神搞得失常了吧?

  一个20岁出头的大学毕业生、一个成绩优异、清纯可爱的年轻女孩儿,对小孩子就算谈不上喜欢。却总也不至于怀有这么残忍的心意,这么深沉的杀机吧?

  这……这是怎么形成的?!

  尽管只是一道题目,但是很多人最终做出选择之后,想到要撞死七个可爱的孩子。都是心中不忍,甚至觉得这道题太虐心,根本就是折磨人的。

  可是,周念莺不但选择了撞死人多的一方,而且居然还嫌不满意。恨不得能让八个孩子同时身死,才心满意足似的!

  这……好可怕的答案,好歹毒的心思!

  昊学倒抽了一口凉气,盯着周念莺足足半分钟,这才勉强平静下来,沉声问道:

  “你讨厌小孩子?”

  移魂**应该是做不得假,也就是说刚才那句“但愿人间无疾苦,何妨架上药生尘”也同样是周念莺内心的真实想法。

  这可就太拧巴了啊!

  一方面希望人间没有疾苦,另一方面对小孩深恶痛绝甚至恨不得杀光所有小孩,这种奇葩的思想。令昊学百思不得其解。

  “贪玩的小孩子都该死!”

  周念莺咬牙切齿地说道,甚至脸上的肌肉都有些抽搐,让本来一张挺清秀的年轻女孩儿脸,凭空增添了几分狰狞。

  “为什么?”

  既然已经施展移魂**,索性把这事儿弄个水落石出,也免得心中好奇。

  虽然昊学已经完全确定,周念莺绝不能进入蝶谷医院,这样的隐患,一旦造成医疗事故,就是良心这一关他都过不去。

  别说她还只是一个优秀的应届生而已。就算是世界顶级的神医圣手也没用,这样仇视少儿群体的心理,绝不适合在医院工作。

  周念莺脸上突然浮现出痛苦的神色,双手抱住头。竟没有答话,先低声啜泣起来。

  这么深的创伤?

  昊学暗暗心惊,显然这周念莺也不是天生的恶魔,对小孩的那份痛恨,一定是源于某种令她无法释怀的痛苦回忆。

  现在不能逼迫太紧,只能耐心等待。等她情绪稍稍稳定之后,说出症结所在。

  “要不是这些贪玩的熊孩子,我妈妈不会死……”

  周念莺恸哭了一阵子,终于开始讲述,如果不是有移魂**的作用,恐怕这些话,她一辈子也不会跟人提起,甚至她最亲近的父亲,也只是觉得女儿是自己最大的骄傲,是品学兼优的天之骄女。

  没有人知道,周念莺的心理问题,已经达到了这种程度。

  昊学没有说话,脸色沉静,听周念莺继续说道:“那年我刚上小学,我妈妈就是我的班主任,所以上学也是件很开心的事,因为一直都可以看见妈妈呀!”

  昊学心中一痛,知道现在越是快乐无忧,即将到来的打击就越沉重。

  果然,周念莺表情又狰狞起来,咬牙道:“那天放学,已经很晚了,我和妈妈一起回家,却看到同班的几个小男孩在河边玩水。妈妈职责所在,过去叫他们早点回家,却没想到那几个该死的小破孩,居然在水边和妈妈打闹泼水!结果河边湿滑,妈妈一不小心……再也没有从河水里站起来……”

  说到这里,是最令人难过的时候,昊学注意到,周念莺的语气反而变得平静下来。

  “当时我刚上小学,还不能完全认识到妈妈的死去意味着什么,哭过一阵也就算了。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这才明白,那天晚上我失去的,是整个世界!”

  “上初中那年,我把名字改了,我不要再叫周乐蓉,那是妈妈给我起的名字,妈妈不在了,我还乐个什么?”

  “我叫周念莺,我永远都要记住妈妈的名字崔莺莺,想念她,一辈子……”

  周念莺的眼泪大颗大颗地滑落下来,昊学也是心有戚戚,觉得这个看似恶毒的女孩,其实也是个可怜人。本以为念莺这个名字,是她爸爸为了怀念亡妻的结果,却没想到竟然是这个女孩子的自作主张。她绝非天生的心肠歹毒,只是因为童年的经历,造成了严重的心理创伤,却又因为其他的原因没有表露于外,积累在心底,发酵成极其可怕的执念。

  如果是刚刚发生的事故,昊学可以凭借移魂**,强行抹除记忆,帮助她修复心理创伤,就像之前对古飞老师做过的那样。

  然而周念莺不行,她童年的这段惨痛经历,已经伴随她整个成长过程,根深蒂固胶着纠缠,如果仅仅是抹除了她妈妈落水去世的这段记忆,那就相当于把一座大楼凭空抽掉了第一层的半间房子,那是要直接塌方的!

  思想上的这种塌方,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精神分裂成为疯子。

  对于这种情况,昊学也是没有良策,只有以后找机会,慢慢再和这姑娘多接触,尝试用抽丝剥茧的办法,慢慢去化解她心中的这些戾气。

  昊学的主意再次变化,还是决定把周念莺收入蝶谷医院当中,这样离得近些,只要防控到位,也出不了岔子。

  如果今天淘汰了这丫头,反而担心刺激到她原本就很脆弱的心灵,对治疗她的心理疾病更为不利。

  招录周念莺,表面上是作为实习医师,但实际上却是收了蝶谷医院的第一个病患。

  做好打算的昊学,缓缓收了移魂**,脸上带着一点笑容,等待周念莺清醒过来……(未完待续。)

  ps:ps:喜闻乐见数欠更,最新数据22/47,还欠25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