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583章 沁园春·雪
  虚竹笑道:“佛法自然无边,却不用写出来了。米大人帮我写一幅沁园春吧”

  “沁园春”

  米芾倒是一愣,皱眉道:“莫非是苏东坡那老小子的沁园春.情若连环”

  米芾和苏轼乃是旧识,两人常互相交换字画,当世传诵的沁园春词并不多见,米芾先想到的就是这位老朋友的作品。

  不过,送这位大师,澳门赌博网站:这首词很不合适啊

  词中写道:总是难禁,许多魔难,奈好事教人不自由。空追想,念前欢杳杳,后会悠悠

  这虽然不算一首艳词,可说的也是男女之间的情事,莫非这位大师为情所困,准备还俗么

  昊学不知道这米芾的想法,否则倒是要赞他一句先见之明。

  还俗这事儿,以后总要做的,不过不是现在。

  何婉君的老爹酷爱书法,自然对书法造诣颇高的太祖推崇备至,太祖诗词也是老人家的生平所好。

  昊学驻足绿柳庄别墅二层楼的窗边,推开窗户正看到一片白雪皑皑的景象,胸中豪情陡生,忽然开口吟道:

  沁园春.雪。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

  须晴日,看红妆素裹,分外妖娆。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由虚竹转述,这首脍炙人口的太祖词,带着一往无前的豪迈雄壮。把近千年前的宋代书法家米芾惊呆了。

  好广的胸襟,好大的气度

  米芾本身也是著名文人,结交的人物当中更有苏东坡这样的词作大家,当然有极高的鉴赏能力。一般的词作也难以入他法眼。

  不过这首沁园春.雪,却让米芾激情澎湃,忍不住就要拍案叫绝。

  欲与天公试比高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说得好啊

  可笑苏东坡那老小子号称词风豪放,和这句“欲与天公试比高”的气势相比。恐怕也还是要差上一筹了。

  江山如此多娇一句,更是道尽了古往今来王朝更替,血染疆场的本质所在

  下半阙却是令米芾冷汗涔涔。

  说秦皇汉武略输文采,这也就罢了,毕竟是前朝的人物。

  唐太宗也随便你编排

  可是、可是这小和尚,竟然连本朝宋太祖都敢写进词里甚至还敢公然批评其“稍逊”

  那谁又够得上这个你小和尚自己么

  我的老天

  这哪里是个和尚,这分明是打算谋朝篡位、问鼎天下的帝王气派啊

  后面还说,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

  成吉思汗是个什么东西,米芾从来没听说过。不过从弯弓射雕一事来看,再结合蒙古惯称领袖的“汗”字,多半是指草原上的那批剽悍力量。

  这小和尚坐在我面前,竟然是心怀天下,甚至都不限于中原一地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他到底要做什么

  可怕,可怕

  一时间米芾竟然有些两股战战,震惊得不敢说话。

  虚竹笑道:“米大人米大人别想太多了,这只是一首词作罢了,劳烦米大人赐下墨宝。香皂这东西,自当多奉上些。”

  米芾苦笑摇头道:“大师这首词老朽实在是不敢落笔啊”

  好家伙,这分明是一首反词,若是以后被追究起来。自己也要人头落地。

  香皂虽好,总也比不上性命贵重吧,米芾明白其中利害,哪敢随便把这首沁园春.雪写了出来。

  呃

  昊学心想这下玩大了,这米芾估计是怕有后患,不敢动笔。

  可是今天看到窗外雪景。最应景的就是这首词。去何婉君家是在春节前,搞不好北方还要降雪,没什么比这首词更合适的内容了。

  于是,他到卫生间里转了一圈,在何婉君和赵歆奇怪的目光注视下,拿了几件东西回屋。

  “昊学哥哥要做什么”

  “我也看不懂”

  两女嘀咕了一句,继续看肥皂剧。

  虚竹的手中,却接二连三出现了让米芾惊喜的好东西。

  牙刷、牙膏、湿巾、洗面奶

  随着昊学借虚竹之口把它们的功用一一介绍给米芾,米大人终于崩溃了。

  丢他娘死就死了,这些好东西,我死也要弄到手里

  现在才知道,之前的自己是有多肮脏邋遢,大师果然没说错啊

  铺开宣纸,米芾手持狼毫笔,饱饱蘸满墨汁,低声轻吟,刚才那首豪情万丈的词作,已经在胸中成形。

  沁园春.雪

  米芾书法,讲究“稳不俗、险不怪、老不枯、润不肥”,以整体气韵兼顾细节完美为主要艺术特色,书写过程中随遇而变,独出机巧。

  这首词作,只用了寥寥数分钟,便一挥而就,竟然没有半分滞涩停顿之处。

  墨迹未干,自己先眯起眼来,欣赏这副刚出炉的作品。

  刚刚听这小和尚吟诵是一种感受,如今落在纸上,只觉得一股豪迈之气扑面而来,隐隐竟有金戈铁马的意蕴含于其中。

  虚竹笑道:“补一句落款吧就写:泰山何大人雅正,乙未年腊月初九昊学嘱米芾书于河南登封市。”

  这句落款,格式是对的,内容却让米芾完全看不懂。

  今年并不是乙未年,是壬申年嘛

  河南登封市又是个什么称谓此地分明应该是叫做雍丘县啊

  米芾越发觉得这小和尚神秘莫测,落款的时候就留了个心眼,实在没敢留本名,也没有加上他私人的印信。

  万一以后此人真的起兵造反,查到自己这里,好歹也算有个说辞。

  在付出了一箱准备好的舒肤佳香皂,以及若干牙膏牙刷等清洁用品之后,这副由千年前北宋书法名家米芾亲笔书写的沁园春.雪,终于如愿到手。

  嘿嘿,这可足够诚意了吧内容是何婉君老爹最喜欢的太祖词,书写者是早已作古千年的宋朝四大书法家之一。

  昊学笑眯眯地看着这幅墨迹未完全干透的作品,虽然不太懂得欣赏,却也觉得跌宕跳跃、骏快飞扬,的确是好字

  再看落款,一切都如他所愿

  等等

  这里好像不对啊

  昊学瞪大眼睛,看着落款最后的部分,本来应该是“昊学嘱米芾书于河南登封市”,可是其中“米芾”二字偏偏有些似是而非。

  这不是米芾啊,这写的是米奇

  我了个大草

  米老鼠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