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580章 娜美在下路放大招……
  这些乱象,昊学当然全然不知。从回天大厦回到家里,何婉君和赵歆居然都在。

  “咦,歆姐,你今天没去车行那边啊?”

  “不去啦,这几天下这么大的雪,我放假停业啦!”

  赵歆笑嘻嘻地说道:“年终岁尾买车的人很少,这些日子也临近春节,索性早点收了,也让员工们乐呵乐呵。”

  “老板界的良心啊!”

  昊学竖起大拇指,夸了一句。

  “嗨,我这算什么老板,就是个给大家打工的罢了,慧娟姐那才是真的厉害,我现在才知道,她管理那么大的一个摊子,是有多强大的实力,背负多巨大的压力。”

  赵歆似乎因为放假变得轻松了许多,问道:“对了,慧娟姐前阵子到底怎么了,都不来家吃饭,小昊你问过了吗?”

  “没事啦!”

  昊学乐呵呵地一挥手,“我这几天就是忙着这事儿呢,我已经搞定了!”

  “那太好了,什么时候把她叫来家呗,挺久没一起聚聚了。再过一阵子你和婉君就要回家过年了吧?”

  赵歆虽然∠没有什么争竞的心思,可是说起这事儿,还是难免有些伤感。

  晓燕要过完年才回来,澳门赌博网站:昊学和婉君回家之后,这偌大的别墅里就只有自己一个人,想想就觉得凄惨。

  “是回家,却不过年。”

  昊学笑着轻轻刮了一下她小巧的鼻子,虽然赵歆比昊学还大了两岁,然而这个男人气场强大,就算和熊慧娟相处,都看不出姐弟恋的痕迹,赵歆在他面前。只是个小姑娘罢了。

  “我跟婉君回家一趟,然后年前赶回来,咱俩一起过春节!”

  “真的?!”

  赵歆一下子蹦了起来,两只小手紧紧攥成拳头,激动得不知该怎么表达,竟然一下子扑到昊学怀里。低声抽噎起来。

  呃……这怎么还值得哭个鼻子……

  昊学轻轻抱着她柔软的身躯,坏笑道:“咱俩一起过春节哦!你……做好准备了么?”

  这还要什么准备?

  赵歆一愣,哭声也停了,随即反应过来,不禁脸上一红,偷偷看了看还在厨房忙碌的婉君。

  大一的女孩都不怕被吃掉,我还顾忌什么!

  “我……时刻准备着!”

  啊?

  “咳、咳咳……”

  昊学忽然剧烈咳嗽起来,被赵歆神来之笔的一句彪悍宣言震住了,没想到这温温和和的歆姐。也有这样调皮捉狭的一面。

  “哎呀,别闹!婉君还在做饭呢,马上开饭了!”

  被赵歆搞了个小惊喜的昊学,手爪可就没那么老实,居然越过几层防御塔不拆,直接跑去水晶附近断兵线。

  赵歆被他轻挑慢捻地抚弄几下,整个身体都软成烂泥一般,只觉得这绿柳庄别墅内的取暖实在太好了。怎么热的让人只想脱衣服呢……

  不过这可不行啊,婉君还在看着呢。哪能在饭前先来一局这个,也太羞人了!

  昊学也知道时机不合适,随便揉搓了一阵,也就强行克制住,因为何婉君已经开始上菜,用古怪的眼神看了一下姿势诡异的两个人。

  赵歆赶紧整理了一下衣服。却觉得自己下路防御塔那边,就跟唤潮鲛姬娜美放过大招“怒涛之啸”似的,好大一波水……

  吃过午饭,昊学想着陪何婉君回家的事,还有件礼物没筹备好。就摸出手机来,看看虚竹小和尚到哪了。

  虚竹,雍丘县,客栈内打坐。

  靠,好容易给你拉下少室山,跑到客栈里还打坐?

  我得想办法赶紧给你找个梦姑,否则看上去别别扭扭的。

  既然到了雍丘县,那就按计划行事吧!

  找米芾求字的话……可也不能不做点准备,最起码得先取得米芾的好感。

  关于这些,昊学早就在度娘的帮助下,了解得比较透彻了。

  这位宋朝最著名的书法家之一,在艺术方面算是个全才,文辞字画、金石器玩无一不好、无一不精,甚至为了自己喜欢的这些东西,连坑蒙拐骗的事儿都干得出来。

  不过,除了艺术领域之外,米芾这家伙办事儿可就有点迷糊了,人送外号“米癫”,有严重恋物癖、病入膏肓的洁癖。

  这货的洁癖到了什么地步?

  连找女婿都按照这个标准找的!

  找个也有洁癖的女婿?不不不,这种想法弱爆了,我们亲爱的米大人,是这么办事儿的:

  他女儿到了适婚年龄,上门求亲的人很多,其中有一个南京人,姓段,叫段拂。当时人除了姓名之外,还讲究有个表字,这段拂的表字是“去尘”。

  米芾一看这个名字,大喜过望!

  已经“拂”过了,还要再去一遍尘,这绝对是讲卫生的先进个人,绝逼是我家的人无误。

  然后……他就把女儿嫁给了这个段去尘……

  对付这样有明显缺陷的家伙,昊学当然有办法,跟虚竹如此这般交代一番之后,虚竹迷迷糊糊地就上了路,去到雍丘县县衙门口,探头探脑地张望。

  县衙里当然有衙役,一看这贼头贼脑还挺丑的小和尚不怀好意,立刻出门问道:

  “干什么的?”

  “嗯……施主有礼了!小僧请问一句,这县衙里的主官,可是米芾米大人么?”

  “正是米大人,怎么?”

  衙役皱着眉头打量一番,实在不觉得米大人会和这样一个丑和尚相识,别是化缘化错了门吧?

  “通、通报一声,我要见你们米大人!”

  虚竹心里很虚啊,尽管听了昊先生的吩咐来找米芾,可他在少林寺里哪有过这种社交经验,一句话都说得结结巴巴。

  “笑话!县太爷是你想见就可以见的?还有没有点规矩了!滚蛋!”

  那衙役见这莫名其妙的小和尚干巴巴地说话,连点最基本的“意思”都没有,撇了撇嘴掉头就走。

  “别、别走啊!”

  虚竹心想,难道一定要用昊先生说的那个法子?

  我好端端的求见,为什么就不行呢!

  昊先生的那个法子……听上去是何等不靠谱啊,真的没问题么……

  然而再也没人理会他,一帮衙役跟看逗逼似的嘻嘻哈哈,对着这个奇怪的小和尚指点嘲笑。

  咬了咬牙,虚竹来到县衙门口的那个专门用作击鼓鸣冤的大鼓面前,抡起鼓槌就开始猛敲。

  咚咚咚咚……(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