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575章这道菜这个人
  怎么了

  马西莫和其他几人对视一眼,都莫名其妙,印象里从没见过老师露出这样的神情。

  老师一生沉浸厨艺,对其他俗务基本漠不关心,到了晚年才收了自己这个弟子,却时常流露出不满的意思,说自己杂念太多成就有限。

  早在四十五岁那年,老师自己改了名字,从本来的蔡小华改成蔡无味,意思是说他做的菜肴,根本就是寡淡无味不值一提,在马西莫看来,这种谦虚有些过分了。

  老师常常说,真正的厨道极致,就连他本人也不过是触摸到了一diandian边缘,越到老年,越感觉到自己差距极大,感叹时不我待。

  这次应邀来参加京都市举办的厨王争霸赛,其实并不是老师本意,只是听说大陆的几位厨艺高手也会同列评委,本着切磋交流的目的,这才带着徒弟来走了一遭。

  下榻长城饭店之后,饭店经理找到自己,开出高价希望自己能做几道菜,来为饭店打响招牌。

  一时贪心,就假冒老师的名义,做了一道老师拿手菜之一的蟹黄鱼翅羹,被老师得知之后,却是一副要被逐出师门的样dingdian小说,..ov子。

  正打算好好打感情牌,劝说一下这个固执的老人,可怎么老师进了这后厨之后,突然间跟变了个人似的

  此刻的蔡无味,身上没有半dian高手宗师的气度,把其他人挡在门口不让进来,自己跑进偌大的后厨内,东闻闻、西嗅嗅,活像是饿极了的人寻找最可口的美食。

  终于,在一个角落里,蔡无味找到了一个小小的汤碗。里面还盛着半碗残汤,令他食指大动的奇异香气,就是从这里飘散出来的。

  汤冷了,这香气其实已经很淡,如果不是蔡无味一生精研厨艺,辨味极精。恐怕也不会在门外就感受到这一缕若有若无的奇香。

  在以马西莫为首的一群高级厨师目瞪口呆的注视下,蔡无味毫无形象地找了个满是油腻的凳子一屁股坐下,全然不顾弄脏了簇新的衣服,随便从旁边水槽里捞过来一双也不知洗没洗过的筷子,从汤里捞出一条像是肉丝样的东西,毫不犹豫地送进嘴里。

  “老师,你”

  马西莫心想这不是被自己气出dian什么问题来了吧,可真是罪过。

  “闭嘴”

  蔡无味脸上洋溢着满足的色彩,含混不清地再一次呵斥徒弟。细细品味嘴里那dian肉条的滋味。

  好像是蛇肉

  毕竟是世界闻名的大宗师,尝出蛇肉来对蔡无味来说并不算太吃力。

  然而,具体是什么蛇

  王锦蛇乌梢蛇赤链蛇眼镜蛇五步蛇过山风

  对于蛇肉的烹调,澳门赌博网站:蔡无味当然也绝不陌生,就在两个月之前,他还听说大陆魔都有一家著名的蛇肉餐馆,这趟来京都,待厨师争霸赛结束之后。打算顺便走一趟魔都,尝尝最近在美食界声名鹊起的那家“贪吃蛇”餐馆的招牌菜“大圣金蛇羹”。

  然而。这一dian蛇肉羹汤,是何人烹调

  虽然还没去过贪吃蛇餐馆,蔡无味就已经能够确定,所谓的什么大圣金蛇羹,绝对比不上自己喝的这dian东西。

  否则,那个餐馆就不是声名鹊起这么简单了。而是震惊业内

  蔡无味手中筷子不停,把那汤碗里的肉条先捞起来吃个精光,然后竟然捧起碗来,把早已凉透的羹汤喝得涓滴不剩。

  “了不起,了不起”

  蔡无味连连dian头。深感这趟京都来得值了,目光越过门口的关门弟子,竟然用一种恭敬的语气问道:“敢问贵饭店的哪位大厨,制成了这样美味的蛇羹”

  长城饭店的主厨,名叫张清寒,闻言赶紧上前一步,笑道:“咱们这里没有蛇羹这道菜啊,后厨根本就没有蛇肉,蔡大师是不是认错了”

  “放屁”

  马西莫冷笑道:“我师父何等人物,竟会认错食材你没睡醒吧”

  张清寒面色尴尬,也自知失言,可这后厨的确根本没有蛇啊,堂堂京都市著名五星级饭店,难道溜进来一条野蛇被做成了蛇羹

  这太天方夜谭了吧

  “张哥,你忘了那个做粉丝汤的小子好像自己备了dian材料,还有两只鸟呢。”

  哦对

  张清寒眼前一亮,赶紧补充道:“刚才有一桌客人说要自己做一道菜,借用了我们的后厨,好像就是蔡大师你现在的这个角落。不过他说是做粉丝汤来着,不是蛇肉羹啊。这人厨艺很厉害”

  当然

  蔡无味毫不犹豫地正色道:“此人厨艺之高,远超你的想象,恐怕还要在我之上这道蛇肉羹你说什么是粉丝汤”

  话说了一半,蔡无味才遽然一惊,心中泛起了一个更可怕的猜想。

  这蛇肉羹,已经是他几十年来不曾尝过的美味,就算自己完美发挥,状态达到巅峰,也未必能复制出来。

  此人随随便便找了个饭店后厨,用别人的家什和材料,就能把这蛇羹做到这般地步,恐怕还要胜过自己一线。

  然而,粉丝汤是什么鬼

  难道说,这样美味绝伦的蛇肉羹,其实并不是那个神秘人物着意烹调的主菜

  而只是其中一道工序

  蔡无味浑身仿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简直有一种深更半夜听神怪故事的感觉。

  他目光有些呆滞地四处寻找,果然找到了一些非同寻常的痕迹。

  刚才那个无知厨师口中的“野鸡”,分明是一只斑鸠和一只鹧鸪,此外还有不少硕大的海蟹,被取去了肥美的膏黄

  这道菜这道菜

  蔡无味看着斑鸠和鹧鸪身上的刀工处理,仅仅是简单的细节,就让他叹为观止。

  这个人这个人

  蔡无味这才知道自己刚才的想法是何等幼稚可笑,什么叫做“恐怕在我之上”这根本就是自己终其一生也无法企及的存在,恐怕早已达到了自己苦苦追求了一辈子的真正“厨道”

  “快带我去见这桌客人”

  蔡无味再没有半分犹豫,若是错过这个机会,只怕死了都闭不上眼睛。

  长城饭店的经理犹豫道:“那桌客人已经结账走人了”

  啊

  蔡无味颓然坐倒,毕竟还是和这神秘的高人失之交臂

  蛇肉羹浸泡粉丝入味,然后加上斑鸠、鹧鸪这两种飞禽的鲜美,甚至还有蟹黄的参与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蔡无味凌厉的目光盯紧了徒弟马西莫。

  是这小子做的“蟹黄鱼翅羹”不知怎么惊动了高人,人家牛刀小试,用最寻常的粉丝完全碾压了作为高档食材的鱼翅,这才有了这道菜的问世。

  天哪此人是谁,我蔡无味寻觅一生的厨道极致,难道真的有人已经完全融汇贯通了吗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