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560章 最近流行求婚,虚竹你要不要跟风一波?
  老顽童回屋以后,方士誉冲昊学笑了笑,继续用功,还是那套伏虎罗汉拳,倒是越打越有样子了。

  昊学驻足了一会儿,微微点头。

  小方的性子不错,够沉稳,纵然拜了明师,也还是坚持原有的武功路数,并没因为周伯通是道家高手就改弦更张。

  昊学也按部就班地练了一会儿太极拳和凌波微步,自觉颇有进展。

  六脉神剑虽然高端大气上档次,然而对昊学来说,有些鸡肋。

  一方面,他内功修为根本不到位,想学也学不了。

  另一方面,这无形剑气说到底也就是远程攻击的手段,昊学在这方面绝不是弱项。

  从武功上说,他继承了千手如来赵半山的暗器本事,虽然威力上比不得六脉神剑的剑气凌厉,然而一般场合倒也够用。

  若是抛开武功,追求强大远攻威力的话……即便是六脉神剑,也未必比得上刘小宇那里弄来的新式大口径手枪!

  眼看着到了中午,昊学收了拳势,却见方士誉依然还是那套伏虎罗汉拳,一遍一遍反复循环,仿佛永远也不会厌倦。

  此子虽然天赋算不得上乘,胜在坚韧不拔,选择佛门武功正是相得益彰。

  若是能解决体内病患,又有老顽童的指点,假以时日,也是能成大器的人物!

  毕竟,佛门武功也是出了名的越到后期越厉害,典型的前期怂后期虎的路子。

  后期虎典型的代表人物,便是最著名的扫地老僧了,面对三大高手都挥洒自如。

  甚至昊学琢磨着,如果乔峰不是有猪脚光环,金大大不好意思让他显得太弱鸡的话,恐怕他的降龙十八掌,也无法突破扫地老僧的无形气墙。

  之前考证过,扫地老僧其实就是李秋水的妹子,简称李小妹。

  偏偏是一个女人把少林武功练到了巅峰。数次得到“金庸笔下第一高手奖”的提名。

  莫非,这是因为孤阳不生独阴不长?

  果然阴阳协调才是王道啊!全是大老爷们的少林寺,练来练去也就是一般化的水准,换个女人去修炼。瞬间爆炸……

  至于前期怂的例子嘛,昊学想了想,一个名字蹦了出来。

  史上最苦逼的少林寺官二代——虚竹。

  明明可以靠身份吃饭的,偏偏要装老实卖萌……

  这两天和段誉、乔峰打了不少交道,天龙三兄弟就差这个虚竹还没联系过呢。

  下午闲着没事。去聊闲一下虚竹吧!

  最近比较流行求婚,虚竹小和尚,你要不要跟风来一波?

  随便弄了点午饭填饱肚子,反正一个人在家,昊学也懒得费事。

  虚竹,少林寺,喝水。

  昊学之前用空闲的时间,把一些主要人物的视频通话都相继开启,当然也包括了天龙三兄弟之一的虚竹。

  原著中说,虚竹是个很丑的和尚。这倒是让昊学一度比较好奇。

  到底丑到什么程度,金庸的形容是“一个大大的鼻子扁平下塌、鼻孔上翻、双耳招风、嘴唇甚厚,容貌颇为丑陋”。

  昊学简单脑补了一下,觉得这尼玛不是虚竹,这分明是猪八戒。

  大鼻子翻鼻孔、招风耳、厚嘴唇……

  金庸先生,你抄袭吴承恩笔下的人物,付过版权费了么?

  嗯……其实付给我就可以,我就是传说中的吴承恩后人,我叫吴尺。

  这是正面的描述,至于侧面的。则是无崖子第一次见到虚竹时的几句对白了。

  “唉,原来是个小和尚!唉,还是个相貌好生丑陋的小和尚,难。难,难!唉,难,难,难!”

  看啊,金庸不但抄袭。还尼玛灌水凑字数!

  现在,昊学表示不用管这些正面侧面的描写了,直接就能看到真实画面,到底丑不丑,可以有最直观的形象。

  嘿嘿一笑,拨通电话。

  画面还没出来,就听有人吟诵道:“佛观一钵水,八万四千虫,若不持此咒,如食众生肉……”

  昊学感觉十分蛋疼,虚竹出场时就是这“喝水咒”,现在随便找了个打电话的时机,又在碎碎念这玩意。

  喝水这事儿多普遍寻常啊,每次都得念一段,烦也烦死了!

  有念经的老爸,就有碎碎叨叨的儿子,这尼玛应该叫经二代吧?

  看看相貌,的确挺丑的,不过倒也没有突破天际,也就是一般丑星的水准吧。

  “虚竹,你又偷吃肉了!”

  昊学忽然开口,果然吓了虚竹一跳,差点把水钵都打翻了。

  “阿弥陀佛!施主岂可妄语,小僧自幼勤修戒律,从不曾沾过半点荤腥,说什么偷吃肉食?”

  昊学笑道:“你刚才自己说的啊!一钵水里有八万四千虫,啧啧,你这一口下去,就是杀生八万四千条,罪孽深重,罪孽深重啊!”

  虚竹连忙道:“我已经念诵过佛门‘饮水咒’,不妨事的!”

  “难道你念诵了这东西,那八万四千虫就可以不死?还是说你法力无边,能一举超度八万四千条生灵,去往西天极乐世界?”

  这话从来没人对虚竹说过,他愣了半晌,喃喃自语道:一举超度数万生灵?小僧万万没有如此**力……

  “小和尚,你好像数错了,刚才我仔细查了查,你这水里只有八万三千多条虫,凑不够整数。”

  虚竹这才醒悟过来,这位不曾露面的施主,是故意消遣自己来的。

  但他性格老实,也不动怒,双手合十道:“施主说笑了!这水里的虫子,肉眼凡胎如何能看得到?施主又不是佛陀,能有天眼神通。”

  “咦?小和尚又不是我,怎知我不是佛陀?”

  虚竹不再说话,只是低头念经,倒是让昊学没了词儿。

  “小和尚,山上苦修寂寞,下山一趟玩玩如何?我……给你介绍个对象?”

  虚竹愕然摇头,别说自己自幼在少室山长大,从未离开过此间半步,就算要走,也须得禀明师父等人,这才下山历练。

  而且,对象是什么东西?

  曾经听寺中有见识的师叔伯说过,中原极南之地,有国家名为“安南”,产一种猛兽,名曰“大象”。

  莫非这位施主说的是这种动物?还直接能弄来一对?

  昊学劝了几句,见他只是拼命拒绝,不免有些无趣。

  这虚竹身上分明六根未净,却被压抑成这样,直到后来遇到天山童姥,这才把一腔热情开发出来,肉也吃了,酒也喝了,妹子也睡了……

  哼哼!童姥能做到,难道我威名赫赫的“昊先生”做不到?(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