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545章 癌症的治疗方法?
  虽然何婉君自己还是个大一的学生,但是得了《蝶谷医经》的传承,于医术一道的见解,早就得到了大家的认可。自从开展这样的公开授课以来,每周一到两次风雨无阻,颇受大家爱戴。

  “昊先生!”

  待两人走近,这才有人惊呼出声,没想到这次昊先生也露面,难得得很。

  昊学认出来,这里面很多都是招聘会上和他打过照面的学生,只是不知道通过前两轮考验的57位应届生,有多少人来参加这个公开课。

  “昊先生给上一课吧!”

  一进阶梯教室,就有人开始起哄,难得见到这位蝶谷医院的创始人、现在京都市医学界算是传奇人物的昊学先生,很多并没听过昊学讲课的人十分好奇,宁可舍了一堂美女课,也想听听这位昊先生到底有几斤几两。

  “行啊,你们想听什么?”

  昊学既然这次和何婉君一起前来,原本就做了这方面的准备,只是具体说什么内容,却没有定论。

  既然大家热情高涨,昊学索性来了个大方的,站在讲台前面带笑容,也不用特意去准备,直接问∠学生们想听什么。

  经过何婉君的努力,这个并非华夏医科大学官方开设的公开课,影响力已经越来越大,甚至早就不限华医大本校学生。

  虽然现在在寒假期间,但是能容纳几百人的阶梯教室,还是几乎座无虚席,来自京都市各个高校的医科生济济一堂。怀着各种不同的目的坐在教室里。

  这其中,为了何婉君而来的。不在少数。

  何婉君青春俏丽,听说还才上大一。偏偏医术惊人,尤其在中医方面常常能提出让大家耳目一新的理论。对很多男生来说,这样才貌双全的女孩,简直就是心中女神。

  对于何婉君有男朋友的事情当然也不是秘密,但是仍然不乏一些抱着“名花虽有主,我来松松土”这样想法的人,希望能争取万一的机会。

  不过今天,那位传说中的昊先生露面了,正是女神的正牌男朋友。昊学莫名其妙就拉了无数仇恨。一些并非完全为了医术来听课的男生,不免对他有些敌视。

  现在,情敌就站在讲台上,迎着几百双目光,胸有成竹地问“你们想听什么”,先不论讲课内容如何,就这份自信从容的气度,就让很多人心存不忿。

  我们要听什么,你就能讲什么?

  好大的口气!

  再看看女神何婉君看他的眼神。充满了化不开的情意,更让许多人妒火中烧,很想让台上那个臭屁的家伙出一出丑。

  尽管出了丑也轮不到自己一亲芳泽,可也算痛快痛快。

  就有人冷笑道:“昊先生。给咱们讲讲癌症应该怎么治?”

  这算是明显的刁难了。

  公认的世界五大医学绝症,包括运动神经元症、癌症、艾滋病、白血病、类风湿性关节炎。

  其中运动神经元症俗称渐冻症,已经有传言称。被这位年轻的昊先生攻克。虽然大多数人持怀疑态度,但也没人能证明这是谣言。

  艾滋病、白血病、类风湿性关节炎。都是极难攻克的顽疾,若是有医生能攻克其中任意一项。都将名震世界。

  然而,这四类病症的影响力加在一起,也无法和癌症相比!

  在老百姓的心目当中,癌症几乎等同于死亡的代名词。尽管从医学角度上说很多癌症并非必死,发现得早也可以治愈或者长期生存。但是这两个字的影响力极其深远,甚至很多人将其列为禁忌词汇,日常说话都不愿意去触碰这个词。

  数天以前,昊学召开蝶谷医院招聘会,在招聘会上放出了那句至今令人难以置信的豪言壮语。

  三十五年之内,尽破五大医学难题!

  没人相信这个口号,但是接下来招聘的流程,却让所有人大开眼界,只是两轮测试,就只剩下不到六十人,这也让一些落选者对昊学心存不满。

  今天这位昊先生再次出现,就有人直接高声叫喊,让昊学说一说癌症的治疗方法。

  昊学微微一笑,“大家都是这个意见么?”

  见他居然没有怯场,居然真能讲这个话题?所有人都好奇起来,就算对昊学没有恶感的也闭了嘴。

  但凡学医的,谁不想知道癌症的治疗方法!

  那简直是世界所有医生的终极目标理想,谁能攻克癌症,谁堪称世界医学第一人!

  几百人的阶梯教室,刹那间鸦雀无声,紧紧盯住讲台上的年轻男人,有期待也有怀疑。

  “好吧,既然大家这么感兴趣。那么这堂课,咱们就来聊一聊癌症。”

  昊学果然没有回避,一转身,在黑板上书写了大大的两个字——癌症!

  “我擦,还真要讲这个?”

  教室内响起了一片窃窃私语。

  就算是出言刁难的那个学生,都没想到昊学大大方方地就开讲癌症,这可是医学界至今无人能完全翻越的一座高峰。

  多少年来,无数医学精英、专家教授,为了研究这个课题,付出了毕生努力,数不尽的心血。

  然而,尽管时至今日,有了许多种对抗癌症的医疗方案、治疗药物、甚至是偏方等等,可是并没有一种真正行之有效的办法,能够遏制可怕的癌细胞。

  之前昊学在招聘会上放出狂言时,也将癌症放在最后一位解决,也就是那个35年的目标。

  即便35年,绝大多数人都是嗤之以鼻,完全不敢置信。

  那么今天,难道他直接就要从最难的入手,说出什么大家不曾听过的新理论新方法?

  “对不起,我首先要跟大家说的是,癌症的治疗方法,我这里并没有成熟的解决方案!”

  昊学没有卖关子,背对黑板上那大大的两个字,表情转为严肃,直接摊开双手,先表达了自己的无力。

  不待嘘声响起,昊学再次转身,在癌症两个大字下面,继续开始书写。

  “化疗?”

  “擦!我还以为这家伙有什么了不起的法子,说到底还是老办法啊!化疗……唉!说实在的我真不觉得那是什么好办法,只是苦于找不到更好的方案,这才让病人遭受那么多的痛苦……”

  “痛苦也就罢了,问题是很多癌症到了晚期,无论手术还是化疗,都已经无济于事。这癌症,被称为死神之手啊!倒也怪不得昊先生,人家先前喊的也是35年,哪有现在就直接搞定的,太强人所难了!”

  昊学写完“化疗”二字,转过身来,肃然道:

  “虽然我这里没有方案,但是对不起,我先否定一个现有的通行方案。化疗,绝不是我们攻克癌症应该探索的正确方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