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542章 动动我试试?
  “我们……没干什么啊!”

  刘小宇装糊涂的本事,其实并不在昊学之,那无辜的语气和腔调,仿佛是刚刚学来的。

  “放屁!”

  国防部部长孙少英怒道:“种种迹象表明,就是你们天剑那个叫猴子的做的事,你给我当面抵赖?”

  “嘿嘿,孙部长息怒。”

  刘小宇或许是跟昊学混得久了,连惫懒的语气都学了几分,“咱们通电话呢,没当面嘛。米国那边怎么样,压力很大?”

  “还能怎么样,跟咱们施压呗!”

  孙少英恶狠狠地问道:“你给我交个底,这事儿是不是你们天剑干的?!”

  “不是!”

  刘小宇回答得干净利落。

  啪!

  电话被直接挂断,刘小宇眨了眨眼,心想你急眼也没用,这事儿真不是猴子干的啊,虽然……的确很像。

  死猴子不会是喝了那小子的*汤,连基本职业操守都忘了吧?

  还在犯嘀咕呢,兜里的手机又响了。

  多事之秋啊……

  刘小宇叹息一声,摸出来看看号码,却惊奇地瞪大眼睛。

  还是国防部长孙少英?

  莫非是刚才还有话没说完来着?

  “孙部长?”

  “别叫我孙部长reads;!老刘啊,这个电话,咱们不论职位,只谈交情,怎么样?”

  “……行。”

  刘小宇心想,换了个节奏,还不是问那点事儿。

  果然,孙少英笑道:“这次入侵米国国防部,真不是你们天剑做的?”

  “孙哥,我以人格担保。天剑对此事绝不知情!猴子我也再三问过,他对此也表示诧异,说是有高人冒充他的操作手法。”

  刘小宇听对面的语气缓和来。也就打蛇随棍上,多嘴问道:“米国的态度到底怎么样。没对国家造成什么影响吧?”

  “嘿嘿!”

  孙少英却子变得有些激动起来,“那帮孙子怂了!”

  什么?

  刘小宇诧异道:“你是说,米国那边只是表面上逞强,实际色厉内荏?”

  “是啊!”

  孙少英神采飞扬地拍桌道:“我们也没想到,一直显得很牛掰的米国,这次吃了这么大一个亏,却只是放几句嘴炮而已,并不敢怎么样嘛!或许。咱们之前有点过分小心了,我们不敢轻启战端,可是米国那边似乎也一样。我华夏国的力量,又岂是明面上能看到的那一些,他们真想硬气一回,也得好好掂量掂量!”

  “老刘啊,这次的事情虽然不大,但是意义深远!”

  孙少英若有所指地说道:“能够借此看出米国的真正对华态度,对于未来咱们国家的一些政策方针甚至都有影响。所以,这事件从明面上还是要抨击追查。给米国人一个交代,但是私来看,算是出乎意料的好结果!”

  “真不是你们干的?”

  我擦!

  刘小宇翻了个白眼。心想你这算是诈我么?

  我要是听说好事就承认了,这也太没节操了吧,况且事情的确不知情,哪怕你要论功行赏,也没有冒认的道理。

  “孙哥,真不是!”

  “好吧……不管是不是你们的手笔,我就想说一句,这事儿……干得漂亮!”

  刘小宇和孙少英相识数十年,从没见过他这么高兴。居然通过私人电话,直接给了这样四字评语。

  看来。米国遇到事情,也是要瞻前顾后计算得失的。面对华夏。尽管被人黑了国防部,归根到底也选择了“严重抗议”这种逗逼方式。华夏可不是那些任他欺负的小国家,动不动就充世界警察过去维持人家的秩序。

  一句话,我泱泱中华就在这里,你丫动动我试试?!

  既然事情已经这样定了性,刘小宇更不能苛责昊学这边了,还真的就给派了一支精锐队伍,混在蝴蝶谷的建筑项目里,防止有人再次搞破坏,也算是安抚那位“要做医学实业的有志青年”reads;。

  有志青年这会儿干嘛呢?

  炒菜!

  中午没搞起来的饭局,晚上继续。

  昊学利用一个头像替换,轻松完成团灭,顺带还给米国国防部挂上一句“谁是你爸爸”,心情终于通达了,乐呵呵地煎炒烹炸,连菜里都带着欢快。

  今晚请客的对象,除了熊慧娟赵歆何婉君这三个自家女人之外,还有已经搬去隔壁的周伯通方士誉。

  昊学现在可是知道了,论及饭量大,周伯通毫无疑问是排第一号的。

  这可算是深入理解为什么会有“廉颇老矣,澳门赌博网站:尚能饭否”这句话了,能吃饭果然和身体素质有直接的联系。周伯通虽然已经年近六旬,却是内功精湛,尽管几年来沉迷游戏,可是道家玄门正宗的内功,越到年龄大时,越显出无穷威力来。

  在原著当中,周伯通曾经感叹,若是师兄王重阳没有早逝,活到六七十岁,再来搞个华山论剑,只消半天时间,就能把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一齐压服,根本用不上几日夜的苦战。

  内功精深血气旺盛,对食物的需求量就格外大。

  这么说吧,晚上昊学设家宴,算上自己在内一共六个人,周伯通的食量,堪堪和其他五人的总和持平。

  昊学目瞪口呆地看着周伯通大快朵颐,心想难怪自古以来都有穷文富武的说法,这么吃法,穷苦人家的确是供养不起。

  “唉!可惜可惜!”

  周伯通风卷残云般地把一桌好菜打扫了一半,毫无形象地抹了抹油嘴,居然叹了口气。

  “怎么?老周没吃饱的话,我再去补俩菜?”

  昊学无奈了,可总不能请客不让客人吃饱,心想这特么可是份量十足的十二个菜啊,请十几个人都够了,居然你自己吃掉一半还开始叹气?

  重阳宫的收入来源到底是啥玩意,养你们这些吃货,也是够不容易了!

  “饱了,只是这些好菜,让我想起一位故人来,可惜他却没能吃到。老顽童好武好玩,却不好吃食,吃到我肚里有点浪费。”

  “呵呵,老周说的是九指神丐洪七公?”

  昊学笑道:“这个也不难,你踏踏实实在这边住着,或许过几天,我就把洪七公叫来跟你作伴!”

  “真的?”

  老顽童大乐,“跟老叫花子也是多年未见了,据说他最近为了丐帮里净衣污衣两派的纷争,也是颇为头疼,你能把他请来这里?”

  “差不多。”

  “唔,那抓紧吧,我要和老叫花子打双排上分!”

  昊学:“……噗!”(未完待续。)

  ps:ps:非常非常对不起,由于个人原因,今天只能保底4更,请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