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528章 不会是隔壁老王吧?
  买衣服一上午,澳门赌博网站:回到家刚好赶上方士誉在别墅前面的空地练拳。

  论勤奋,小方的表现还是可圈可点的。尤其是遇到昊学之后,困扰他很久的一些武学难题迎刃而解,这会儿正是奋发努力的时候,期待着早日破关,能更好地控制体内气息,让昊学能够用针灸帮他治病。

  “咦?这人是谁?”

  昊学还没说话,穿着一身精精神神的新唐装的老顽童居然开口反问。

  昊学微微有些错愕,却还是很快答道:“这是隔壁邻居小方,昨天和你打过照面,被你一个土豆放翻在地……”

  “哦!”

  老顽童笑道:“大晚上的没看清楚,不然或许就不打了。这娃娃长得和我儿子周星星很像嘛!”

  啊?

  昊学心想还有这事儿?

  看看方士誉,再看看周伯通,简单脑补了一下,八卦之魂顿时熊熊燃烧。

  这俩人从脸盘到身材,完全就不像啊!

  周星星小时候昊学倒是曾经观察过,但是自从《射雕英雄传》时光流转之后,也没太注意到长大后的周星星是什么模样。

  和方士誉很相像?

  那么问题来了,老顽童你就没考虑过这其中有哪里不对么。

  让我们来一起梳理一下哈……

  首先你老人家沉迷游戏,就算瑛姑千里迢迢来到重阳宫,也有点被冷落的节奏。

  然后自从周星星出生之后,两人再没有生出一男半女。

  老周啊,你确定周星星是你的亲儿子么?

  不会是隔壁老王帮的忙?

  嗯……让我想想,重阳宫的老王……玉阳子王处一?

  千万不要让我的射雕变得如此狗血!这事儿我得回头查查,老周对咱不差,可不能让他喜当爹而浑然不知。

  不过这也就是一个猜测罢了,按照周星星在游戏上的天赋来看,是亲儿子的概率还是更高的。

  “这练的什么乱七八糟!少林的路子?”

  周伯通穿着新衣服,心情像是不错,居然没有急着回屋打游戏。驻足看方士誉练拳。

  “小方过来,给周前辈见礼!”

  昊学心中一动,连忙招呼方士誉停了拳脚,过来见过这位在现代绝对称得上当世第一的武学宗师。

  方士誉对这位曾经用一个土豆把自己制服的高手当然也是印象深刻。闻言连忙收了势,快步过来抱拳道:

  “晚辈方士誉,见过周前辈!”

  唔,不错不错!

  周伯通觉得自从来到这个莫名其妙的昊学老家之后,就数这句话听着最顺耳。毫无违和感,其他人说话的方式他都不习惯。

  虽然和昊学混得久了,语气腔调倒也能跟上节奏,但是方士誉这抱拳一礼,还是让他看着舒心。

  “娃娃,你练的是那些大和尚的玩意?我记得小昊的《无间道》里记载有一套‘大伏魔拳法’倒是你们佛家的武学家数,他没教教你么?你这是个啥玩意,罗汉拳?太低端了吧!”

  啥?

  方士誉有些蒙圈,心想《无间道》不是电影么,两大影帝合作的一部片子。小时候隐约也看过的。

  这里面还有武功路数?别欺负我看电影少啊……

  昊学笑了笑,大伏魔拳法虽然还算不错,却毕竟不算上乘武功。现在对方士誉来说,最重要的不是拳脚功夫,而是内功能够完成突破,不然就是绝症难愈需要散功治病,所以他并没有把《九阴真经》里记载的拳招教给方士誉。

  不过,既然周伯通似乎对小方感兴趣,倒是一个莫大的机缘!

  “小方啊,周前辈武功高深莫测。地位更是尊崇,现在,门下还没有弟子……”

  方士誉一愣,蓦然间福至心灵。跪倒在地,磕头道:“弟子方士誉,请周前辈收录门墙,指点武学窍要!”

  “哈哈哈哈!”

  周伯通一笑,声如洪钟,随手一挥。竟有一股绝大的内劲卷动,让方士誉情不自禁地站起身来,不由得心中骇然,这老头的武功修为,比昊学更是强大了不知多少倍!

  “你修的是佛门武功,我是道家路数,倒是挺好玩的,比那些牛鼻子老道好玩,这游戏我玩啦!”

  他自己就是重阳宫出身,却总把道士称作牛鼻子,哪怕面对丘处机、马钰这些人,也都是挂在嘴边上。

  如果方士誉规规矩矩地跟他学习全真武学,周伯通可能反而不感兴趣,这一看佛门弟子都来拜师了,觉得这事儿好玩得很,竟然答应下来。

  方士誉大喜过望,又按照古时的拜师礼仪,恭恭敬敬磕了几个头,这才站起身来,对昊学投去一个充满感激的眼色。

  “嘿嘿,喜事儿啊!”

  昊学也很高兴,既然你们都定下了师徒名分,老周也该搬去隔壁住了嘛!

  了不起我陪嫁一台电脑……呃、呸呸呸!我是说送一台电脑过去。

  省得在自己这屋里,还是不方便的嘛,哥的涂黑大业即将展开,家里藏个老头子总觉得气氛怪怪的。

  “中午聚个餐吧,我来主厨!小方你去买菜!”

  昊学乐呵呵地做了安排,方士誉兴高采烈而去,周伯通挠挠头,说道:“你们忙乎着,我去冲个分……”

  擦!

  这是分秒必争啊?

  昊学也是醉了,回到别墅里,赵歆还是忙着车行的事没在家,何婉君笑道:“周老爷子这身新衣服真精神啊!”

  “嘿嘿,女娃娃有眼光!”

  周伯通冲她扮了个鬼脸,鬼一样地上楼了,连脚步声都没发出来。

  昊学和她有了昨夜的亲昵,像是突破了某层隔膜一样,在家里没人看到,昊学当然是随便得很,轻轻捏了一下何婉君屁股,悄悄问道:“什么时候结束?”

  何婉君就红着脸低头道:“还得个两三天吧,你晚上还是去歆姐那里,别显得我太独……”

  哈哈!

  昊学心中大乐,这是翻牌子的节奏啊!哥的幸福生活,正式开始了!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

  正要进一步和何婉君亲近一下,起码拆个塔摸摸水晶之类的,结果这该死的电话果然又特么响了。

  “小昊,工地出事了!你时间方便的话,过来一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