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493章 昊学的脑残粉
  昊学惊讶地瞪大眼睛,转向叶问问道:“老顽童是你爷爷?”

  好像不对啊,他记得这位著名的老顽童扮演者是姓古,叫古飞来着,一个挺武侠的名字,也铸就了后人无法越的经典角色。看到

  俩人的姓氏对不上,不应该是亲爷孙。

  叶问说道:“不是我爷爷,是我一个朋友的爷爷。他本来心脏就有老毛病,今天得知唯一的孙子出车祸已经去世,一时受不了打击,情况很危急了,昊先生您千万想想办法!”

  哦!

  昊学点点头,看来古飞是那个小丽男朋友的爷爷,叶问只是那个死者的挚友而已,做到这个份上,也和亲爷孙没什么两样了。

  就算没有叶问的关系,昊学也会尽力。

  身为金庸小说的狂热爱好者,昊学对各个版本的金庸武侠剧也情有独钟,古飞演活了老顽童,在昊学心中同样是不可磨灭的经典。

  “病人的亲人去世,情感上受到打击,求生意志薄弱,现在全靠仪器维持生命体征……”

  甘宁上前一步,向昊学简单说明了病情。

  自甘宁以下,病房里的其他医生护士见到昊学到场,都情不自禁地振奋了精神,刚才那种束手无策的气氛被冲淡了不少。

  上次陈晨中枪,在第一医院抢救的时候,昊学曾经妙手回春,以一颗丹药压制住病情,一枚银针解决了肺部积液的难题,令在场的医务人员迅变成“小昊神医”的脑残粉,至今还津津乐道。

  叶问这才惊奇地现,这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昊先生,在京都医学圈子里,拥有怎样的声望和人气。

  刚一进门,第一医院的院长甘宁亲自介绍病情,其他人更是仿佛松了口气似的,好像只要此人一到,任何顽症都能迎刃而解。

  要知道。如果不是因为古飞著名演员的身份,甘宁甚至都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其实,在第一医院,昊学的能力有点被高估了。

  那次陈晨的手术。遇到的问题刚好是针灸适合解决的,昊学手到病除,再加上那颗功效神奇的丹药,这才把濒死的病人抢救回来。然而看在别人眼中,昊学仿佛是举重若轻。随随便便就把他们几乎束手无策的病患治愈。

  昊学点点头,问道:“古老师除了死去的那个孙子之外,再没有其他亲人了?”

  叶问苦笑道:“没有了,古爷爷一生坎坷,尽管给大家贡献了喜闻乐见的老顽童形象,把欢笑送去千家万户,可自己的命运却很不顺。唯一的儿子十年前就死于癌症,就和这唯一的孙子相依为命。眼看着孙子长大成人,要有出息了,又偏偏……”

  “都先出去吧。我来试试!”

  昊学心中有了打算,和甘宁的说法一样,要解决这次的问题,先是心理层面上的。

  心理疏导?

  来不及了!

  古飞年近百岁,早已看透了世间百态,跟他说些什么放宽心、节哀顺变之类的东西,那几乎全是废话。

  为今之计,只有快刀斩乱麻,先把心理问题强行消除,再谈心力衰竭的治疗。

  还好。昊学是有办法的,只是可能有些惊世骇俗,然而人命关天,也顾不得太多。

  深吸一口气。昊学从怀里摸出针盒来。

  又是针灸?

  大家虽然被昊学请了出去,却一个都没有远离,上次陈晨做手术时,手术室里也没几个人,事后把这位小昊神医的手段说得神乎其神,却都没有缘分亲眼见见。

  现在又是一次机会。谁肯错过了?趴在那不大的一点玻璃窗上,拼命张望,像是能偷学到什么逆天医术似的。

  看见昊学取出针盒,顿时有一个护士激动道:“还是针灸!小昊神医又要施展神一样的针技了!我给你们说,上次就是……”

  这位女护士显然是昊学脑残粉之一,昊学还没动手,她就跟解说员似的替他大吹特吹,仿佛这一针下去,就能包治百病。

  叶问也是啧啧称奇,早听说昊先生是中医出身,可中医对于心脑血管疾病向来不是长项。没想到他一开始就选择了针灸,却不知是不是真有确切的把握。

  昊学手脚麻利,几根银针扎在胸前,将数股精纯的内气输送进去,先护住了心脉,免得等会儿摘下呼吸机情况立刻恶化。

  随后,他才深吸一口气,把罩在古飞脸上的氧气罩揭了下来。

  “他扎了几根针,就撤呼吸机了!”

  门外那是一片惊呼,按照他们的理解,古飞的病症如此严重,呼吸机撤掉,那转眼间就会出现致命的危险。

  虽然古飞的病情就算真有什么意外,也不能算作严重医疗事故,但所有人还是把心提到嗓子眼,瞪大眼睛盯紧了昊学的动作。

  叶问也很想看,但是他很快就悲哀地现……看不着。

  果然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地位的分别,现在这间icu病房门上那块小小的玻璃窗,就特么是地位的体现。

  甘宁一张老脸活活占了一半,看得那个仔细,就差架上望远镜了,谁敢和院长争?

  那位姓孙的心血管专家,也毫不客气地挨着院长的脸,把自己一只眼珠子贴玻璃上,一眨不眨。

  这可是他奋斗一辈子的领域,病情他刚才亲自诊断过,那真称得上是病入膏肓无可奈何。

  现在,这个传奇的年轻人居然几根银针扎过,就敢下了呼吸机?

  这特么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孙世峰心想,要是古老师因此死去,那反倒没什么了不起的,但要是真能治愈……这病例简直能轰动世界医学界!

  呼吸机摘下,在昊学银针刺激下,古飞从深度昏迷中醒来,缓缓睁开了有些浑浊的老眼。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年轻的面孔,他愣了一下,第一反应就是想到自己相依为命的孙子。

  小乐……

  古飞的眼中迅泛起泪光,一下子就觉得心脏仿佛被一只手用力抓紧,嘴唇哆嗦几下,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

  糟了!

  研究了一辈子心脏病的孙教授暗道不妙,这种情绪剧烈变化,简直就是致命的!

  然而,昊学早有准备,盯紧了古飞的眼睛,低声说了一句:“古老师,你孙子并没有死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