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483章 算计星宿老怪
  “昊先生,摘星子现在已经完全对我言听计从,这一点毫无疑问!”

  昊学点点头,这没什么意外的。意志再坚强的人,也抵御不了那种直接摧毁中枢神经的毒性,毕竟是号称恶魔果实的东西。

  “可以继续按计划进行了,让摘星子找机会把东西传给丁春秋,我告诉你的事,都没忘吧?”

  “是!”

  阿紫不敢对这位神秘的昊先生有丝毫的违拗,摘星子的场他看得清清楚楚,就算是死,都比那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模样强一百倍!

  星宿派弟子并不太多,为了掩人耳目,阿紫还是主动去找摘星子,免得太招人耳目。

  然而一关紧了门,摘星子绷着的脸色立刻垮了来,扑通跪倒在地上。

  “女神,再赐我一支吧,今天我还没抽过呢!”

  噗!

  昊学听着这称呼,不由得十分蛋疼。

  他大概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现代化的称谓,因为阿紫曾经在和他通电话的时候,以为昊学和他姐姐阿朱有什么亲密关系,说话间就傲娇了点。

  结果,昊学没惯她那个毛病,直接讽刺了一句“你以为你是女神啊”?

  现在看来,这丫头居然把这句话记在心里,大约也觉得“女神”二字听上去高端大气上档次,在昊学这边混不到女神的称谓,华丽丽地就拿摘星子出气,在那里找补回来reads;。

  现在别说让摘星子叫她女神,就算叫奶奶,叫祖宗,那也完全不是个事儿啊!

  阿紫冷哼一声,一点好脸色都没给。“昨天不是刚抽过么,今天又要?哪有那么多给你,你以为我这里取之不竭吗?”

  摘星子涕泪俱。“您发发慈悲,开开恩那!我这半天没有神仙逍遥烟。浑身都不知是什么滋味,千万要给一根,求您了!!”

  阿紫不置可否,任由摘星子像狗一样匍匐在地上,砰砰磕头,把额头很快就磕出血来,染红了一小片地面,也绝不动容。

  昊学虽然早知道他那些东西的效果。看这般情景,还是不由得暗自心惊。

  由此,倒也生发出对陈伟对杜月茹等人的职业油然而生一股敬意,他们的工作,的确是功德无量!

  过了好一会儿,摘星子几乎都磕头磕得奄奄一息,阿紫这才轻蔑地扫了他一眼,似乎很不耐烦地说道:“起来吧,弄得血肉模糊吓谁呢?”

  摘星子大喜,晕晕乎乎地站起身来。满怀期待地看着阿紫。

  “要神仙逍遥烟不难,那得看你肯不肯为我办事了。”

  阿紫的语气很平静,把腔调拿捏得很到位。似乎一点也不着急。

  “女神您吩咐!”

  摘星子现在早已不由自主,只要有烟抽,别说是办事,就算让他杀父弑母,恐怕在强烈的精神控制之,也能去做了。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神仙逍遥烟这么好的东西,你自己独自享用未免不大恭敬,想个办法。给师尊大人也抽上几支,那就行了。”

  摘星子脸色一变。这才明白这个星宿海内岁数最小的小姑娘,打的是什么主意。

  居然直接剑指掌门之位!

  此举称得上危险无比。丁春秋疑心本来就很重,自己若是露出破绽,那必然是血溅当场。

  “不愿意?那就算了!”

  阿紫见他稍稍犹豫,根本没有第二句废话,转身就走。

  “别!”

  这摘星子急了,一闪身就拦住阿紫的去路。

  今天没有神仙逍遥烟的供应,那种煎熬只要稍想一想,就让人恨不得立刻去死。

  相比之,丁春秋是什么东西,了不起也是个死,倒能图个痛快了!

  “要怎么做,请女神您吩咐……”

  次日,刚好是星宿派惯例的门派内比武较艺的日子,丁春秋也难得出席,高高在上地坐在一张躺椅上,看着门弟子捉对厮杀。

  昊学早早起床,通过阿紫的视角,在另一个时空内关注这场比试。

  比试没什么了不起,摘星子能否出色表演,吸引丁春秋的主意,才是重头戏reads;。

  阿紫早早就败阵来,也没有多少人关注这个最后入门的小姑娘,只有摘星子时不时目光飘过去,一触之就又远离,不敢露出什么痕迹。

  丁春秋眯着眼,似乎看得有点瞌睡。

  事实上,他才不关心这些弟子的修为怎么样,收些弟子的主要价值就是帮他抬个椅子,吹个法螺而已,至于好好发展门派……有他星宿老仙一个人就够了!

  只要把化功*练到至高境界,弟子这种东西,去哪都能划拉一大堆,不值钱!

  最终的较量,是在门派大师兄摘星子,和老三出尘子之间展开。

  星宿派丁春秋之,就数这两个人把本门武功练得最为精纯。

  丁春秋稍稍振奋了一点精神,毕竟这也算是他门弟子最巅峰的对决了。

  出尘子应该还是嫩了点,不是摘星子的对手……

  这是包括丁春秋在内几乎所有人的看法。

  然而,除了阿紫之外,没人能想到,出尘子居然败得这么快,这么惨!

  两人用的都是星宿派的经典武学,三阴蜈蚣爪。

  一个照面之间,摘星子中宫直进,毫无花巧地和出尘子硬碰一记,将其整个身躯打得倒飞而起,在空中就喷出一股鲜血,眼看着是身受重伤。

  这子技惊四座,要不是因为丁春秋还在场,以星宿派诸人的尿性,各种铺天盖地的马屁早就砸过来了。

  出尘子的死活,没人关心,甚至没有一个人过去扶一把,任由他摔在地上,口吐鲜血生死不知。

  这是星宿派一贯的风俗,看得昊学一阵蛋疼,可他们自己却习以为常。

  丁春秋一直眯着的双眼当中,终于精光四射,牢牢盯紧了摘星子。

  他清楚地看到,摘星子一招重伤出尘子,竟然自己都愣住了,仿佛不敢置信似的呆了片刻,这才有些慌乱地向自己这边看过来一眼。

  嗯?

  此子有秘密!

  这个徒弟有几斤几两,丁春秋自以为是很清楚的。

  但是刚才那惊鸿一瞥的战斗力,连他都完全看不懂。而且看起来,连本人都很意外?还生怕自己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就在上个月的比武当中,澳门赌博网站:也是这两人最终面对,足足到了几百招之后,才分了胜负。

  这一个月的光景,何以进步如此巨大?

  莫非……竟有什么奇遇不成?(未完待续。)

  ps:ps:补打赏欠更,31/43,还欠12更。今天被“八年神坑”的1888打赏补刀,加更又多了一章,所以这一章补的,只混了个不进不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