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477章 汉奸
  用现代的词儿来说,这风际中是个“汉奸”

  在汉人与满人的对抗当中,他潜伏在反清复明的民间组织天地会青木堂当中,实际上却是康熙秘密安插的一个卧底,所以,叫他汉奸是不为过的。

  此人平时表现得很老实忠厚,绝不引人注目,对于《间谍的自我修养》研究得相当透彻。

  然而后来图穷匕见之时,此人一出手就干掉了六个天地会的兄弟,出手狠辣冷酷,就连一向以聪明智计著称的韦小宝,也没能识破他的真面目,从而导致在天地会的一切作为,实际上都是在康熙的监控范围之内。

  这个家伙,昊学早就把他列为必须及早解决的人之一。

  不过现在,刚好让他帮点忙,促成眼前的大事。

  “风际中,接圣谕”

  昊学拨通号码,一句话就把风际中吓得浑身一颤。

  这可是他最大的机密,如今青木堂集会,若是被人得知,他怕是要被剥皮做鼓,挫骨扬灰

  “别东张西望了,我奉皇命而来,你先出来找个没人的地方,我再给你宣读圣谕”

  风际中又是一愣,果然不见身边的人有什么异状,仍然在热火朝天地讨论关于什么时候闯王府大牢杀鳌拜的事情。

  此人是谁,武功修为竟然达到这般地步?明明能够在我耳边说话,却完全不露形迹

  就算是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也不见得有这种神奇的功夫吧?

  不敢怠慢,澳门赌博网站:风际中借口上茅房,出了议会厅。

  他在青木堂里算是小透明一样的存在,讨论这种大事一般也插不上嘴,所以出来了也就出来了。没太多人关注。

  “钦钦差大人,您在何处?”

  风际中鬼鬼祟祟地找了个僻静所在,这才开口问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昊学没接他的话,而是直接开始编圣旨。

  风际中见左右没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草民风际中,接旨”

  他并没有太多怀疑,因为知道他真正卧底身份的人根本就没几个,若不是皇帝派遣,那就是他身份暴露,早没命了。

  “朕听闻天地会匪徒近期将有异动,针对已被囚禁的逆贼鳌拜。此举甚合朕意。命你尽力促成此事,就在今夜。”

  昊学突然想到,这种宣旨的一般都是太监,真特么晦气

  为了做个全套,还是把最后两个字跟上。

  “钦此”

  风际中皱起眉头来,皇帝希望这帮人杀鳌拜?那是什么道理

  但是他不敢多问,只好自行脑补,大概是皇帝也想除掉鳌拜,却不能自己动手落人口实,这才故意制造天地会匪徒进宫杀人的局面。

  应该说他这番猜测倒也有点接近事实真相。只不过康熙真要干掉鳌拜,可以找的代劳者太多了,倒是不必麻烦天地会。

  昊学宣读完“圣旨”。换了一副温和的语气,笑道:“皇上对你很看重呢,好好干,等剿灭了天地会,封你个大官”

  风际中又有新的脑补内容,难道皇帝已经决定先剿灭青木堂,故意引蛇出洞,好一网打尽?

  可是自己既然已经投靠了清朝,就算此行血流成河。也顾不得了。

  “草民风际中拜谢皇上恩典,必当肝脑涂地。为皇上效力”

  “行了,去做事吧”

  昊学知道有了风际中的鼓动安排。今夜之内,青木堂必然突袭大牢,亲眼见到韦小宝击杀鳌拜,并将其抓出宫外。

  睡觉睡觉这事儿估计得折腾半夜,哥可不能为了沉迷游戏就熬通宵,反正该安排的都安排妥当,韦小宝又足够机灵,明儿早上等结果就是了。

  昊学打了个哈欠,丢下手机睡过去。

  一觉醒来,先看手机。

  韦小宝,青木堂尹香主灵堂内,无聊ing。

  擦,这手机的状态信息显示得很现代化,无聊ing都有……

  昊学拨通电话笑道:“怎么,没人理你这未来的韦香主?”

  一边说话,一边打量韦小宝现在所处的环境。

  那是一个挺大的厅堂,里面黑压压挤满了人,看上去少说也得两三百。这些人身穿白色孝服,脸上都是悲愤和伤痛的表情。

  厅堂正中,设有灵位,上写着“天地会青木堂香主尹天仇之灵位”,桌上点燃八根蜡烛,居然是蓝色的。另有挽联招魂幡纸钱银器等等丧事必备之物。

  尹天仇?原来尹香主叫这个名字,为什么觉得有点耳熟呢……

  昊学一时想不起来,却听韦小宝无奈道:“哪有人搭理我,他们光祭拜磕头就折腾了一个多时辰,这尼玛每个人上来磕几个头,哭上几声,简直没完没了啊”

  跟昊学混的久了,这些现代的口头禅韦小宝也吸收了不少,反正这会儿也没人注意他,压低声音吐槽。

  “等会儿就轮到你出场了,慌鸡毛啊”

  昊学笑道:“想好怎么去混这个香主的位置了?”

  “这还用想?”

  韦小宝胸有成竹地答道:“昊先生提供了那么多信息,我再做不明白这点小事,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你本来也没在江湖上混过好不好

  昊学耐着性子看了一会儿,好不容易等到所有人都磕头祭拜完毕,果然开始讨论有关香主之位的人选了。

  一个高瘦老者道:“这两年多时间,咱们青木堂没有香主,大家伙看得起,让我暂时执掌本堂事务。现在尹香主的大仇已经报了,兄弟在尹香主灵位前交出令牌,请大家伙另选贤能”

  “李大哥,这是什么意思?这两年内你处理会务井井有条,大家都看在眼里,你何必太过谦虚,咱们青木堂的香主之位,除了你李大哥,还有谁能担当?”

  沉默半晌,又有人说道:“咱们天地会的香主之位,可没有自己推选的道理,那是要总舵主委派的。”

  “规矩虽然是这样,然则各堂口报上人选,总舵主那边也没有驳回过,所谓委派也只是走个形式”

  “可是据兄弟所知,之前上报人选,那都是上任香主推荐,没有咱们自行推选的道理。”

  先前那人怒道:“贾老六,你说来说去,就是不服李大哥来做这个香主?还不是为了推你姐夫关夫子上位,哼哼这点心思,又能瞒过谁了?”

  贾老六怒道:“关夫子是不是我姐夫,暂且不说。这次咱们攻入康亲王府内,就是关夫子率领的,可不就大功告成了么?我姐夫的才干难道就做不得这香主?”

  众人吵吵嚷嚷,都是练武之人,几乎就要翻脸动手。

  却听忽然有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充满了不屑和鄙夷的口气。

  “一直听说天地会反清复明,都是顶天立地的英雄好汉,没想到今天一见,整个一屋子无耻之徒,令人恶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