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472章 抄家
  杨幂……

  原来有这么雄厚的背景,惹不起啊!

  昊学陷入了深深的抓狂当中,杨过你很会起名字,真的……

  杨过说出了自己的一个设想,不闻洪前辈有什么评价,不由得有些忐忑,小心地问道:“洪前辈若是觉得这个名字不妥,还请您为我们的孩儿赐名?”

  “不不不,就叫杨蜜吧!很好很强大!”

  昊学又随便和神雕侠侣扯了几句闲篇,也就挂掉了电话。

  次日,练功依旧,这回却又多了个人,方士誉。

  昊学走的是内家拳的太极路子,和方士誉的武功家数相差很大,所以尽管方士誉看昊学练拳心中震撼,却也没什么可借鉴模仿之处。

  两个人各练各的,杜月茹更多时候是去学习方士誉这边的招数,看上去狂猛霸气,威武得多了。

  虽然她也知道,恐怕昊学的武功修为更高一些,但是她的性格就不适合软绵绵的以柔克刚,还是走一力降十会的路子合适。

  近中午的时候,昊学又和方士誉切磋一场,小方服用了蛇胆养气丹之后,果然能清晰感受到一点进步,然而距离突破内功屏障,那还差得远了。

  就算是顶级的武学宗师如周伯通,遇到这种情况也没法提供更多帮助,只能说是等待那个属于方士誉自己的机缘。

  若是机缘迟迟不到,说不得,便要考虑散功了。

  “中午饭我来做吧?”

  这次居然是方士誉主动接过了差事,让昊学和杜月茹不用再为了填饱肚子的事情互相推诿。

  “瞧瞧人家小方!”

  杜月茹顿时飞扬起来,鄙视道:“看小方多大度,一点也不计较,这才是男人的格调,你真该跟人家小方好好学学!”

  “哦!”

  昊学扫了她一眼,笑道:“小方啊,这妞看上你了。收不收你自己酌量着办哈!对了,你修炼佛门武功,没什么不近女色的限制吧?这妞其实还不错,就是关了灯你可能不太容易分出男女。唉,忍忍也就过去了,功能上应该差不多的……”

  杜月茹表情木然,连发脾气的力气都没了。她觉得,自己还是什么时候把那箱毒品偷出来。然后回缉毒大队吧。

  不然再让这个家伙气几天,内分泌都要失调的。

  方士誉的手艺,居然出乎意料的不错,三个人四菜一汤,吃得挺开心。昊学不再提辟谷的事儿了,人家小方也不容易,饿一顿还好,这要是饿死了,那罪过有点大。

  下午,杜月茹开始缠着方士誉。要跟他学武,昊学乐得屁股后面少了个小尾巴,躲进屋子里玩手机游戏。

  刚好韦小宝接了个美差,昊学早就等着这一天,也好一起开开眼界。

  抄鳌拜的家!

  鳌拜被康熙设计擒住之后,当然还有许多善后工作要做。康熙年纪虽小,却是杀伐果断,早就定好了铲除党羽的一系列计划。何况墙倒众人推,鳌拜既然已经倒台,他的许多政敌。当然跳出来拼命攻击,足足列出了他三十条大罪,简直是罪不容诛。

  康熙知道这些罪名很多也是夹带私货,最终给鳌拜下了这样一道诏命:鳌拜愚悖无知。诚合夷族。特念效力年久,迭立战功,贷其死,籍没,拘禁。

  用白话文的语言来说,就是鳌拜虽然做事儿有点狂妄无知。但是念在他劳苦功高的份上,免了死罪,抄家之后判个终身监禁。

  韦小宝得了昊先生的吩咐,特意拖了半天才来抄家,可把抄家的正使索额图吓了一跳,心想这小太监居然连皇命都敢磨蹭推诿,真是得意忘形了么?不过,人家现在是皇上身边第一红人,自己虽然贵为当朝一品,也还是别轻易得罪的好。

  只是因为昊学要腾出时间来参与一番,觉得这是挺好玩的一个剧情,尤其是鳌拜手握重权多年,家里好东西肯定不少,有啥合适的,蓝牙一开不就直接过来了么?

  这会儿,他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手机画面里,韦小宝已经发现了鳌拜家的一个核心藏宝库,有随行的侍卫跳进地洞当中,把里面藏着的宝贝运出来。

  首先昊学看到了一株三尺多高的珊瑚树,色泽鲜艳,遍体红光,显然是鳌拜比较珍视的宝贝之一。可是昊学对这种由海虫尸体堆积成的死亡树毫无兴趣,只是扫了一眼就不再关注。

  又有通体晶莹雪白的玉观音一尊,大约有半个小孩高,浑身没有半点杂色,像是由一整块罕见的美玉雕琢而成。

  韦小宝在扬州城的时候,还曾经砸碎过一尊玉观音,但是和鳌拜家里私藏的这个相比,无论是大小还是品质,都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

  太大了,除了摆着看没啥用途!

  昊学在心中下了结论,还是提不起兴致来。弄这种玉器放家里,其实挺特么遭罪的,你只能看着过瘾,摸都不太舍得摸,还得成天提心吊胆别被哪个串门的熊孩子来给打碎了,性格纠结一点的,好悬都得折腾出神经衰弱来,何苦来哉……

  接下来是很多字画古董,昊学倒是酌情收了几件,诸如东晋顾恺之的《女史箴图》、战国时期的精美青铜鼎、唐代画家阎立本的代表作《历代帝王图》等等,这些珍贵文物,都在后来令人叹息的“火烧圆明园”中,流失海外,反而成了人家博物馆当中的珍藏,实在是一群恬不知耻的强盗!

  尽管昊学拿了这些东西也未必能对外宣称这才是真品,毕竟少了些年代传承,较起真来不占便宜,但是就当是缅怀一下国宝,放在家里也算个纪念。

  “桂公公,您看这匕首不错!”

  终于,在昊学心里早就挂了号的东西出现了。

  只见索尔图掌心平托着一柄约莫一尺长的短剑,配了个鲨鱼皮套子,递给韦小宝。

  韦小宝暗道,这就是昊先生点名要的东西吧,却不知有何特异之处。

  握住剑柄把匕首拔出来,顿觉一股寒气扑面而来,浑身激灵灵打了个寒战,竟连他的一身深厚内功,都没能完全抵御。

  再看匕首通体漆黑如墨,在鳌拜宅子里明亮的灯光下,竟然没有反射分毫光泽!

  韦小宝随手一挥,匕首划过旁边架子上竖立的马刀、长枪等兵刃,鳌拜是武人,这种兵器架在家里常见得很。

  擦擦擦一阵轻响,韦小宝只觉得如同切削轻薄木板一样,几乎没有阻碍地一划而过,而后才听到了叮叮当当的断刃落地声。

  好宝贝!

  昊先生看中的东西,果然不凡,如若不是他看中了这匕首,我倒也要收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