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465章 好剑,好贱。
  没想到这方士誉的内功如此特殊,居然有这样自然生发的护体本能。

  其实即便如此,也不该脱离方士誉的意识控制,但昊学估摸着,却是刚好赶上了一个很尴尬的时期。

  方士誉的内功修为如果再高深一点,自然能够更加彻底地控制内息运行,遇到这种有人治疗的情况,就可以把身体完全放松下来,不至于让他的银针都加以排斥。

  而如果内功修为再低一点,或许就没有这种自然的抗力,也不存在阻碍。

  可是,让人哭笑不得的是,现在方士誉的内功修为半生不熟,刚好处在这种护体内力已经生发,却还没有控制到如臂使指的程度。

  所以尴尬了,昊学要治疗渐冻症,必须得施展以气御针,让附有他内力的银针刺入对方穴道之内。然而这个过程,却被方士誉的护体内劲抵挡,无法深入。

  这……没得玩啊!

  昊学无奈地撤了银针,随口问道:“小方啊,你这门内功,叫什么名字?”

  一言出口也是自知失言,和方士誉的目光一碰,不禁同时哈哈大笑,觉得十分有趣。

  这和刚才方士誉下意识地问他的问题,完全相同。

  双方互相都有些秘密,不愿让对方得知,可谓是心照不宣了。

  这通笑声过后,两人的关系倒是不自觉地深了一层。昊学摊开双手,“你的护体内功,怕是要害死你了!”

  “怎么?”

  方士誉隐隐有些猜测,等昊学给他最终的结论。

  “这股内劲把你周身穴道保护得太好,我的银针进不去啊。银针进不去,就没法治疗神经元的病症,这可不是无解了么!”

  方士誉也是满脸苦笑,没想到陷入了这样一个僵局当中。

  昊学沉吟半晌,试探着说道:“小方,不是我有意窥探你的**。只是你能不能说一说,什么时候能够把修为再深一层,能够自如控制自己的内息,至少不让它挡着我的银针?”

  方士誉叹道:“恐怕……短期内是不可能了。如果运气不好,卡在这里十年八年,都不无可能。”

  昊学默然,他自己也曾经经历过这种内功冲关的纠结,知道遇到瓶颈是急不来的。

  他这是有周伯通的指点。又以张三丰的传世绝学太极拳为引,这才机缘巧合突破到了九阴真经第三重。

  并不是每个人都能随意联系到老顽童和张真人的,昊学确定这方士誉不可能也有一个神奇的手机。

  “你是什么时候觉察到自己有这病症的?”

  既然无法用银针探查病况,昊学只得多问几句了。

  方士誉目光扫过杜月茹,似乎是在询问昊学,咱们之间的对话,可以让这个女孩听到么。

  昊学笑道:“不妨事,小杜虽然脑筋不大灵光,却不是多嘴多舌的人。”

  靠!

  杜月茹心想这明明是一句好话,干嘛非得在前面加上半句让人想揍你的前缀?

  “咱们都是练武之人。我也就明说了。”

  方士誉这才点点头,低声道:“大概几个月前,我练武时突然发现身体稍稍有些不如之前灵活,开始还以为是功力不纯的缘故,可是接连几天,这种情况不断加剧,虽然说改变极其细微,但是仔细关注,还是能感受到区别。”

  昊学表示理解,既然练武。对自己身体的控制当然是第一位的,澳门赌博网站:就算有一丝一毫的变化,也十分敏感。

  “后来我不敢怠慢,去医院全面检查。才知道这个病的名称。这些日子走遍全国甚至联系了一些国外的名医专家,都是束手无策。”

  方士誉脸上闪过一丝绝望,“前些日子才听说有人攻克了这绝症,不满昊兄说,开始我是不信的,但没想到昊兄居然以内功应用于中医针技。手段当真神乎其神。可惜……是我自己这边出了问题,那也怪不得昊兄了。”

  昊学稍稍有些难过,这方士誉是难得的现代武者,本来很可以交个朋友,可惜……却身患绝症。

  方士誉注意到昊学的表情,反而洒脱一笑,忽然从床上跳下地来,连衣服也没披一件,就去找他随身的包裹。

  呸!

  杜月茹心想,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这暴露狂也是互相吸引的,我说他俩怎么初次见面就惺惺相惜,敢情是有共同爱好。

  难道说……练内功之后,都会变成这个样子?

  那太可怕了!就算能让自己强大起来,也得好好考虑一下是否值得,我可是个女的啊!

  方士誉很快找到东西,随手向昊学丢了过来。

  “今天承蒙昊兄慷慨相助,连诊金都不谈,这份恩情,恐怕方某也没什么机会报答了。既然同是练武之人,这宝剑送给昊兄,也算是宝剑赠英雄了,希望它能在昊兄手中,放射出更加夺目的光彩!”

  昊学随手接过,顿时觉得一股寒气流入掌心。

  短剑?

  定睛一看,这是一柄式样古朴的连鞘短剑,剑鞘上隐约有斑驳锈迹,更显得沧桑厚重。

  剑未出鞘,便隐约有一股凛冽的寒意扑面而来,让昊学心中一动,脱口赞道:

  “好剑!”

  杜月茹离得远,感受不真切,心想这是个蛇精病啊,还没出鞘看呢,光一个套子,你瞎夸个什么劲?

  果然是“好贱”!

  “昊兄喜欢就好,反正我也命不久长,此剑能有昊兄这样的新主人,我也可以放心了。”

  昊学默然,一柄剑居然被他搞出了托孤的气氛,可见这是方士誉的挚爱之物,如今的确是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练武之人,没有不爱宝刀宝剑的,纵然是现代,那种骨子里的喜爱也无法改变。

  昊学条件便利,就算倚天剑屠龙刀也搞得到,只是那玩意太扎眼,不便在都市携带。

  他本来瞄上了韦小宝即将从鳌拜抄家当中得到的那柄削铁如泥的匕首,不过现在看来,手中这柄短剑怕是并不逊色。

  昊学握住剑柄稍稍用力,只听得微微有龙吟之声响起,一抹寒光耀眼生花。

  雪亮的剑身,靠近剑柄处刻有两个篆字——七星!

  与此同时,方士誉郑重道:“昊兄,善待我这柄七星剑!”

  七星……星……

  昊学浑身一震,忽然哈哈大笑,还剑入鞘,竟然重新还给方士誉,“小方啊,这七星剑,你还是自己留着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