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461章 诊金
  “叮咚!”

  昊学刚要打电话过去,给神雕侠侣的后人取个响亮的名字,却忽然听到门铃响声,有些意外。

  朝阳村这里还有人找上门来?

  一开门,居然是个陌生的面孔,男的。

  “你是……”

  昊学心想难道是摸错门了?

  那男人很爽快地自报家门,“昊兄是吧,我叫方士誉,特地登门拜访。”

  噗!

  昊学心想老子还叫黄飞鸿呢,这是干啥,拍电影?

  显然,这个名字曾经被人诟病过很多次,所以他主动解释道:“不是那个方世玉,是士兵的士,名誉的誉。”

  方士誉?

  那也够奇怪的……

  昊学皱眉道:“怎么找来的这里,有什么事?”

  “能让我进去说话么?”

  方士誉的神色很冷静,哪怕是看到闻讯出来瞧热闹的杜月茹,也没有丝毫的动容。

  这家伙不太简单!

  昊学初步做了判断,一时摸不清对方来路,笑道:“请进。”

  “妞啊,沏杯茶!”

  分宾主落座,昊学很自然地吩咐杜月茹,后者神色一变就想翻脸,还真把我当丫环使唤了?

  昊学悄悄打了个手势,意思是要学武,就听话。

  杜月茹忍了又忍,实在压不住自己的小爆脾气,一咬牙一跺脚……沏茶去了!

  “昊兄,方某此来,是为求医!”

  这已经是昊学第二次听到这种称呼了。

  昊兄?

  奇奇怪怪的,现代人一般都不这么叫吧?怎么倒是和刚才韦小宝说的那句龙胸有点像,让昊学胸口一紧。

  再看这方士誉,一身利索的运动装,清爽干净,倒是个不招人讨厌的年轻人。

  “谁指引你来找我的,为谁求医?”

  昊学继承了蝶谷医术,其实是源自扁鹊一脉。最擅长的便是望诊。上下打量一番,这年轻人可不像身有病患的模样,莫非是为了亲属朋友?

  “为我自己。”

  可偏偏这方士誉说自己就是病人,昊学微微诧异。实在看不出什么症状,问道:

  “方先生得了什么病?”

  望闻问切,问也是诊断的重要手段之一,并不会因为看不出来就耻于发问,那不是治病救人的态度。

  “运动神经元疾病。也就是渐冻症!”

  方士誉说得很淡然,仿佛不是在谈论自己,“听说全世界只有你攻克了这个难题,我这才通过一些渠道找到这里。来得唐突,还望昊兄不要见怪!”

  渐冻症?

  昊学一愣,随即想到之前自己在华医大万人礼堂内的招聘会,曾经公然宣称,已经攻克了世界五大医学难题之一的渐冻症。

  想必是消息传开,有人慕名而来了。

  这年轻人彬彬有礼,隐约有古风。昊学对他也略有好感。既然打算开医院,那就是悬壶济世解除患者痛苦的,没道理把病患拒之门外。

  于是,他很痛快地点点头,“我可以试试看!”

  对渐冻症,他已经算是治好了一例,其实这病症虽然名列五大难题之一,却刚好是最适合以气御针发挥的症状,只要用真气附着在银针上,修复了受损的运动神经。基本就能达到痊愈。

  所以,昊学虽然没有把话说死,语气中却不乏一股自信。

  方士誉呆了呆,似乎没想到会这么顺利。

  由于自身感觉敏锐。他很早就觉察到有不对劲的地方,经过诊治,才知道自己得了传说中的渐冻症,是世界无解的绝症之一。

  发现得早,他现在还远没达到天剑那位老首长那样只能躺在床上动嘴的地步,但是逐渐发展下去。总有一天会是那个局面。

  年纪轻轻,远大抱负尚未实现,生命却要划上句号?

  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坦然等待死神降临,数月来,方士誉也是尝试了各种途径和方法,却始终是群医束手。

  前些日子,听说有个叫昊学的年轻人打算筹建一所医院,名为蝶谷医院。在某大学的招聘会上放出狂言,声称35年之内,尽破世界五大医学难题,甚至说其中渐冻症已经被他攻克。

  几经辗转,方士誉找到昊学在朝阳村的房子,登门拜访,就算有万一的指望,也值得一试。

  如果说这只是一个噱头,或者说设下重重难关,甚至开出天价的诊金之类的,方士誉都有心理准备。

  然而一见面,话都没说几句,对方就这样随随便便地答应下来,反而让方士誉心里打鼓。

  这真的假的,怎么就跟说治感冒一样随意?

  “昊兄,治疗这种病,不知需要诊金几何?”

  多少钱?

  昊学笑了笑,倒是没太考虑这个事情。他治疗渐冻症基本都是靠中医针灸结合内功疗法,成本……还真没什么,最多只是他出手的人工费而已。

  不过蝶谷医院成立的初衷之一,就是解决穷人看病难的问题,医疗费到底应该收多少,按照什么方式和标准收取,昊学也在琢磨当中,没有最终成型。

  所以这次,治病就治病了,并不打算谈什么价钱,看着这年轻人挺顺眼,不该英年早逝。

  “不要钱,下午我有空了试试。你吃饭了吧,我这里……刚吃光了,没留待客的。”

  昊学今天心情不错,又对这方士誉印象挺好,表现得也就有点亲热随意。

  擦!

  刚泡好茶的杜月茹不开心了。

  对个男人你都这么热情,澳门赌博网站:偏偏对我这小白花一样的美女爱答不理,时不时还要故意恶心我一下。

  这家伙是不是取向有问题,喜欢男人啊?!

  方士誉见对方一口答应还是免费,也有点不好意思,先别说能不能治好,就算是徒劳无功,也不好让人家白忙一场嘛。

  砰!

  正打算客气几句,突然门外传来一声巨响,昊学这栋瓦房的两扇木门居然被人一脚踢开,门锁的部分破开一个大洞,锁舌都扭曲变形。

  “谁是昊学,给老子站出来!”

  几个凶神恶煞的汉子一齐闯进屋子,手里提着棍棒甚至砍刀,环视屋里的几个年轻人。

  哼,两男一女,都是小鸡崽一样的娃娃,不知哪个是正主。

  靠,哪来的毛贼,找死呢吧!

  杜月茹柳眉倒竖,真要发作,却忽然见到昊学对面的方士誉站起身来,向昊学微微一躬身。

  “昊兄,这就算是我的诊金了,好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