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455章 张三丰也是厨子出身?
  “昊先生。”

  韦小宝的声音难得有一丝凝重,和他平时嘻嘻哈哈的语气不同。

  “皇帝让我协助他对付鳌拜,以小太监们嬉戏为由骗他入彀,澳门赌博网站:然后突然翻脸,将其生擒或者是当场击杀。”

  事关重大,饶是韦小宝素来多谋,也不敢擅自决定,还是请教一下昊先生,是否有什么自己想不到或者不妥当之处。

  原来是这事儿!

  昊学微微点头,算算日子也该到了康熙下手的时候了,和原著当中倒是区别不大。

  鳌拜自恃功高,渐渐不把康熙放在眼里,君臣间的祸根已经种下。事实上,康熙这样的君王,也不能容忍有太过强大的臣子存在,所谓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

  上次在上书房,鳌拜一时情急,几乎就忘了君臣之别,更让康熙心中恼怒,虽然表面上不说,暗中已经在寻找心腹,周密布局。

  “这事情可以做。”

  有《鹿鼎记》的剧情梗概在脑子里,昊学知道鳌拜其实的确是没有什么防范,再加上现在的韦小宝武功相当高明,此事可以说没有什么风险,唯▼一要注意的,就是韦小宝自身的隐蔽。

  “不过你帮着康熙擒杀鳌拜的时候,可不能被他看出来你身有武功。”

  “这个我懂的!”

  韦小宝只是需要昊先生帮着把握一下大方向,细节上他尽可以随机应变。论起应变机敏,他的天赋甚至比他现在一身武功更加强大。

  原著当中武功修为可以忽略不计的韦小宝,都能在朝堂和江湖两边同时混得风生水起,全凭这套本领。

  “安排的什么时候?”

  昊学心想小宝斗鳌拜这一段也值得看看,到时候空出时间来,就当武打片欣赏了呗。这可是纯粹的本色演出,绝对精彩。

  “现在,鳌拜就要过来了,我和一群小太监正在待命。”

  擦!

  昊学一边接电话一边拾掇食材的动作停了下来。

  “现在?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这韦小宝也真够大胆,这么大的事儿不得提前问问么,哪有这么快的……

  这尼玛都箭在弦上了。给我打个电话,是请教还是通知我一声?

  “一直尝试联系来着……”

  韦小宝还一肚子委屈呢,“可是始终联系不上啊!”

  呃,昊学这才想到,这些日子身边多了个妞,很多事情不方便,自己看手机也少了,没法达成动作同步,韦小宝的电话就打不进来。

  刚才去厨房之前顺手瞄了一眼手机。这才终于凑巧接到了韦小宝的电话。

  需要双方同步动作,这个限制条件也挺扯淡的,不过昊学没办法,对这手机他现在认知得还远远不够。

  “那你小心点!切记,不要让康熙得知你有武功的事情,否则以后就不好办了。”

  康熙之所以敢把韦小宝留在身边,就是因为他的威胁很小,即使后来发现了这货私通天地会。也只是将计就计,并不担心韦小宝会有什么过激的行为。

  毕竟他那两下子。在众多大内高手面前根本不够看。

  “明白!”

  韦小宝最后传过来这两个字,便不再说话,想来正戏就要开场了!

  这得看看那!

  昊学无奈地扫了一眼身后的杜月茹,可是这还有个嗷嗷待哺的女警霸王花,等着自己做菜来着,咋整?

  “妞啊。想跟我学武吗?”

  眉头一皱,计上心来,昊学咳嗽一声,放下手中的食材,向紧盯着自己的杜月茹招招手。

  “想啊!”

  杜月茹大喜。连忙凑过来,把头点得如同鸡啄米。

  心想等我学会了这些本领,你还敢这么随心所欲地欺负我么!长这么大也没有这两天被欺负得狠,又搂又抱又脱衣服的……

  “那,这顿饭你来做吧!”

  昊学把身子一侧,正色道。

  啊?

  杜月茹一愣,这和做饭有什么关系,难道收徒弟还得有个拜师宴,那也可以啊,咱们外面吃去,我就算工资卡刷爆也请你吃顿好的。

  关键是我这厨艺,也不怎么上得了台面。

  昊学随手抄起案板上的菜刀,耍了个花式,然后45度角仰首望天……

  突然发现这不是室外,看不到天,只有天花板,赶紧咳嗽一声掩饰一下,深沉地说道:“其实,我是以厨入武的。”

  “以厨入武?”

  杜月茹一脸的茫然,那是什么东西?好像只听说过个以武入道,挺玄乎的一个概念。

  今天又涨了新姿势,什么叫做以厨入武?

  “其实,天下万事万物,都有其共通之理。”

  昊学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说道:“不管任何领域,到了极致的地步,都能触碰到所谓‘道’的门槛,达到这种层次之后,再以自己领悟的这种‘道’去感悟其他领域,则可以事半功倍,迅速登堂入室。”

  这话说得似是而非,让杜月茹越发迷惑。

  “你是否觉得,我的厨艺比我的武艺更高?”

  这倒没错!

  尽管打不过昊学,可是杜月茹始终不服气,总觉得有朝一日可以战而胜之。

  然而吃过昊学做的菜之后,这可真是心悦诚服,绝对是世间绝迹的珍馐美味,没得辩。

  “我原本是个厨子……”

  “等等!你说过你是个医生啊,怎么又变厨子了?”

  “呃……不想当医生的厨子不是好教师……其实我职业很多的,你不要纠缠细节!”

  昊学把话题圆了回来,严肃道:“我先是把厨艺修炼到了人间极致,这才开始接触武学,这才通晓了武功的奥秘。之所以你死活学不会,是因为我这些武功法门,都是和厨艺分不开的,你不懂烹饪,当然领悟不到其中的妙处。”

  “糊弄谁啊?!”

  杜月茹不干了,这也太能忽悠了,当我三岁小孩啊?

  “你天天练的那个,分明就是太极拳啊,这和厨艺有什么关系!你是要跟我说张三丰其实也是厨子出身?”

  “我什么时候说过,那是太极拳了?”

  昊学反问道。

  呃,杜月茹心想太极拳我还是认识的,你没提名字而已,这玩意公园晨练的老头老太那里,我也没少见!

  “只能说,天下武学,殊途同归。武当派的太极拳,和我从厨艺当中领悟到的‘千揉万搓手’,有异曲同工之妙,你境界不到,看不出其中分别,倒也怪不得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