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447章 康有为求助
  “昊哥,是你吗?”

  “是我。¤,”

  昊学觉得这个声音也有点陌生,还有点萌萌的感觉,这谁啊。

  “我是康有为啊,还记得我吗昊哥?”

  呃……

  这名字我想忘也忘不了,昊学记得的确是给这小家伙留过电话,居然这么晚了打过来?

  “怎么了小康?”

  就凭他那酷似康熙的长相,也该给个面子嘛,况且这还可能是未来的电竞大神。

  昊学冲过白金迈向钻石,全靠这小学生啦!

  “家里人不让我打游戏了!我大伯要带我南下做生意……”

  擦,听前面昊学还有点理解,毕竟家长不让孩子打游戏很正常,那么多坐键盘前面啪啪啪的,能出几个电竞明星?

  然而后面那就不像话了啊,康有为才10岁啊,做个毛的生意,连学都不上了?

  “不上学了?”

  “我大伯就是十几岁去南方从打工做起,现在是大老板了,今天下午回来,给村里人都买了好多东西,还开了几百万的豪车,所以……”

  百万而已,昊学撇撇嘴,这点钱别说他看不上,如果康有为真的能在电竞圈里混出样来,同样不算个啥。

  “过几天吧,我有空了去你家登门拜访,跟你父母谈谈。你这样的天赋,不该把精力放在未知的领域。”

  昊学皱了皱眉,对康有为经商的事情表示不看好。

  虽然说商业帝国构建起来可以很强大,然而一将功成万骨枯,未必人人都有那个实力和运气。

  放着康庄大道不走,何必去千军万马挤那个独木桥?

  “来不及了,昊哥!”

  康有为的声音已经拖带了一点哭腔。“我大伯很忙,晚上在村里吃顿饭就走,他说看我挺机灵的,要带去南方一起发展,我爸妈已经答应了……”

  这么急?

  昊学嗅到了一点阴谋的味道,要说带子侄辈出去打工。倒也不算罕见。但一方面康有为还太小了,另一方面这下午来晚上就走,是个什么概念,怎么也不差这一天半夜的吧!

  “那你等着我,我现在过去!”

  虽然和康有为只是一面之缘,昊学还是决定管一管这场闲事。如果说康有为就此经商,未来周星星可能就少了一个队友。再说了,这行踪诡异的康大伯是不是个靠谱的商人,还有待观察呢。

  “好的昊哥。我家就在朝阳村东头,你随便找人一打听,说村东老康家就好!”

  康有为显得很高兴,像是终于找到了救星一样。

  然而昊学却没有十成的把握,主要还是看他父母的意见怎么样,如果一味把游戏看做洪水猛兽,而崇拜商人的话,那也没法子。

  他最多只有建议权。又不是康有为的合法监护人。

  “你去哪儿?”

  杜月茹一直在观察昊学的动静,看他接了个电话之后。收拾要出门,连忙把门口堵住。

  “刚才我不是说了么,大半夜的哪儿也不许去,玩什么花样!”

  嘿!

  昊学脸色一沉,刚才不和你较真,还真以为你能做我的主?

  这可就不怎么可爱了!

  他一言不发。径直走向门口,仿佛根本没看到挡在门口的杜月茹一样。

  “你……站住!”

  杜月茹见他把自己当透明,两人越贴越近,连忙伸出手来,试图阻挡一下。

  昊学趁杜月茹张开双臂。脚下自如地一滑,身子就像一尾滑溜的鱼一样,很轻松地就穿过杜月茹的阻挡,保持刚才的步幅,不急不缓地行进,根本不理会身后的大呼小叫。

  杜月茹悲哀地发现,自己引以为豪的身手,在这个男人面前,像小孩过家家一样可笑。

  这种步法他好像见过,曾经在瞬息之间就放倒了十几个持械壮汉,现在自己亲身感受,只有更加震惊。

  刚才穿过身体旁边的完全不像是个大活人,而是一只飞鸟、一条游鱼,灵活得超出她的想象极限。

  “我也去!”

  杜月茹气急败坏地叫嚷着,既然无力阻止昊学外出,起码自己也得跟紧了,如果真有什么违法犯罪活动,就算牺牲性命,也不能让他得逞!

  昊学也不介意多个小尾巴,乐意跟着那就随她便。

  出了门,稍稍加快脚步,只是为了心忧康有为的原因。

  杜月茹却想歪了,心想你要和我比速度?

  哼!不管长跑短跑,我都是全校第一,国家级比赛里拿过名次的,会怕了你?

  然而,几分钟后……

  “等……等等我……再加速我就报警了!!”

  杜月茹在后面上气不接下气地跟着,绝望地看着昊学的背影越来越远。这尼玛是用跑百米的节奏持续加速啊,还是乡间土路上,给你个塑胶场地岂不是破记录了?

  昊学一愣,脑子里想着别的事,一时忘了身后跟个人,凌波微步的速度虽然他还没开始真正发挥,却也不是普通人跟得上的。

  “你太慢了,我帮你一把!”

  他怕康有为连夜被那个不知来路的大伯带走,不敢误了时间,身形一顿,待杜月茹追上来之后,拉住了她右手,脚下才再次加速。

  一开始被这男人握住了手,杜月茹是拒绝的,然而没等她抗议挣扎,昊学已经展开速度,让她惊骇之下,再也顾不得其他。

  这一次,可比之前又快了许多,更何况还是带了个人的!

  杜月茹脚步跟不上,索性凭借右手的抓握,将大半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昊学身上,相当于是被提起来走路。

  这样一来,她只觉得脚下毫不着力,像是踩着滑板鞋拽住飞驰的卡车一样,轻飘飘地御风而行,那是从未有过的神奇体验。

  即便是多了个人的重量,昊学施展凌波微步的绝顶轻功,仍然是快逾奔马,不多一会儿,就来到了朝阳村东边。

  “劳驾,请问老康家是哪一间?”

  本来以为这个时候了,要找人问路该当是挺不容易的一件事,可没想到这会儿朝阳村里倒还挺热闹,时不时就有人从身边走过,昊学随便揪住一个看上去同龄的青年,打听路径。

  “哼!别去了,咱们都没戏的!他只带自家侄子一个人走!”

  可是那个青年居然很不友好地甩开昊学的手,头也不回地匆匆离去。

  这……什么意思?(未完待续。)

  ps:ps:补打赏欠更,/,终于再次还完所有欠账,无账一身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