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439章 我是充气娃娃吗?
  户外,昊学深吸了一口乡村的空气,在阳光下拉开架势。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的小说

  太极拳第一式,野马分鬃!

  嘁!

  旁边形影不离的杜月茹不屑地撇了撇嘴,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绝学呢,搞了半天是这种老年健身操?

  这玩意除了活动筋骨预防老年痴呆,还有什么用?

  慢吞吞的根本不具备实战价值。

  杜月茹喜欢的是那种拳拳到肉火花四射的刚猛路数,太极拳的套路一看就不感兴趣。

  没想到这男人看上去年纪轻轻的,却有这么老迈的心态,还打太极呢。

  昊学旁若无人地练拳,很快就进入到物我两忘的地步,别说身边那个跟屁虫了,就算是身在何处都不萦于怀,心中只有一张看不见的太极图,黑白分明地缓缓旋转,仿佛一切太极奥妙,都可以从这张图当中体悟出来。

  功夫越深,昊学心中对张三丰的佩服就越甚。

  太极源于《易经》,“易有太极,是生两仪”,所谓太极生两仪,两仪化四象,四象演八卦……

  然而直到张三丰这一代,才将这些道理正式应用于武学,提出以慢打快,后发制人的颠覆性武学理论。

  现在昊学想想流传到现代的太极拳,只剩下悠悠一叹,毕竟还是末武时代,基本只剩一个空架子了。

  貌似还有模有样的嘛!

  杜月茹歪着脑袋看了一会儿,觉得这套拳还真打得有声有色,虽然她不懂,但也能体会到其中的美感。

  “喂,你能不能换个有力气点的啊,这软绵绵的老年拳,反反复复的你也不腻歪?”

  大半个下午,把太极拳从头到尾打了不下二三十遍,杜月茹觉得这些姿势套路自己看都看会了,偏偏这男人乐此不疲。实在忍不住了就开口呼喝,哪怕换个路子也好啊。

  昊学仔细体悟太极拳中蕴含的深刻道理,完全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听到杜月茹这句话,看看天色,已经是日渐西沉,也该收了呢。

  毕竟昨晚那些好东西到手。今天还有个任务要打电话完成的,不能光沉迷练武了。

  换个有力气点的?老年拳?

  昊学嘴角泛起一个玩味的笑容。收了拳招,大踏步走向杜月茹。

  杜月茹看得本来已经有些犯困,看到这家伙突然冲着自己来了,不禁有点小心慌。

  干什么,我就说你一句,不至于打人,太没素质了!

  昊学当然不会打人,就凭这小警察的水平,都不够他一只手打的。

  他张开双臂。就跟久别重逢的恋人一样,把杜月茹再次紧紧抱住。

  “去死啊啊啊!”

  杜月茹要疯了,见面才第二天,这都被抱了三回了,我是你买来的充气娃娃吗这么随便?!

  然而情况和前两次没有任何分别,她的一切挣扎,被昊学轻轻扭动几下身子就完全化解。扭得她身体被各种磨蹭,几个敏感部位更是传来一股电流一样的酥麻感。

  很快,昊学放开了手,自顾自地走进屋子,一句话丢给了她。

  “你的力气很大么?怎么挣脱不开我这老年拳?”

  两个问号,把杜月茹说得愣住了。

  是啊。我的力气不小啊,力量训练就算那些大老爷们也不是我的对手!

  如果说这男人力气更大,那也就罢了,无非是强中更有强中手罢了。

  可是……明明这个可恶的家伙就没用什么力气,只是很让人羞耻地在自己身上扭来扭去的而已。

  那么,自己那些足有数百斤的力道,都跑哪去了?

  莫非……这就是刚才那套老年拳的真正奥秘?

  杜月茹虽然没练过太极拳。可是为了完成“监控嫌疑人”的神圣使命,在这户外看昊学也打了一下午,这可是当今社会毫无争议的太极宗师级别,即便看不懂,总还有些印象。

  竭力回忆,仿佛他扭的那几下,的确和拳招当中表现的某些意境有相通之处。

  好厉害!

  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似的,杜月茹的眼中放射出惊喜的光彩。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妹子也算是一个“武痴”了,然而在昊学这里处处吃瘪,现在终于找到了症结所在,原来就是太极拳嘛!

  她暗暗打定主意,等这边事情结束,一定得拜个名师,好好研究一下被自己认为是老年健身操的太极拳,到底有什么玄妙的地方。

  这家伙才多大年纪啊,就这么厉害了,我找个白发萧然仙风道骨的老拳师,一定能得到更正宗的好东西!

  啊呀,那家伙进去好一会儿了,别被他跑掉!

  杜月茹发了一会儿呆,猛然醒悟过来,赶紧冲进门去。

  果然不见了!!

  杜月茹两眼瞬间瞪大,客厅和厨房里都没有那个男人的身影。

  更令她愤怒的是,昨晚拿回来的那个毒品箱子,原本放在门口墙角的,现在居然也一起消失了!

  难道就这一会儿工夫,已经携带毒品跳窗逃跑?

  杜月茹猛地冲到窗前,没有什么可疑的痕迹。

  糟了糟了糟了!

  她深深懊悔自己为了一套太极拳走神,转眼间就被钻了空子。

  怎么办,赶紧发讯号,让同志们过来协作抓捕,这些毒品一旦重新进入市场,那真是流毒无穷!

  正打算按动手表上的按钮,澳门赌博网站:却听楼上似乎有些动静。

  嗯?

  杜月茹悄没声地爬上二楼,贴着门仔细听,终于放下心来。是自己太紧张了,人家没跑掉,而是躲在屋子里打电话呢!

  那……箱子哪去了?

  杜月茹还是有点不放心,敲了敲门。

  昊学刚拨通星宿海阿紫的电话,听到敲门声,知道这丫头是为了什么。把门打开一道缝隙,指着屋子里端端正正放着的箱子笑道:“东西在这儿呢,我打算研究一下而已!”

  哦!

  杜月茹这才宁定下来,总不好连人家的私密电话都偷听,刚才可是听到一点,这男人叫那边“阿紫”什么的……

  应该是女朋友?

  这种没素质没品位的男人,也能找到女朋友,本姑娘花见花开车见车载的,居然还是单身,真是见了鬼了!

  杜月茹索性出了门,守在这间不大的瓦房外面。

  你打不打电话的我才不管,只要别带着那些东西逃走,我就不算失职!)

  ps:ps:感谢1219日慷慨打赏的月影小辛、jj1204、适合莫、天庭明朝大侠、方桢1997、天涯分手、王正危、貌似冖闲亻、读者2830118187、章少康、天皇苍离、废品王、书友140928185607063、独醉东楼、沸腾的包子、希新灵等新老书友,西来拜谢!12月合计收到打赏:96750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