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435章 带我去你家
  “小杜,冷静!”

  陈伟的表情有些无奈,没想到这丫头片子受了伤上了车,都能再跑下来,还不知从哪夺了两把枪,这是把自己当成沆瀣一气的毒贩子了……

  “我很冷静!”

  杜月茹盯着他的眼睛说道:“我只是怕你不冷静啊,陈队长!”

  “我听说过你妻子的遭遇,也崇拜你之前的英勇事迹。≤≤小≤说,但这绝不能成为你私自做主,让毒品外流的理由!”

  陈伟蹙起眉头,这小杜嫉恶如仇,把自己也归于犯罪分子一列了。

  可是和昊学的这点私下约定,完全是基于对昊学的信任上,跟外人解释不清楚。

  正犯难呢,却见到昊学背向杜月茹,向他挤眉弄眼。

  嗯?

  似乎是示意自己躲开前面的位置?

  陈伟心领神会,横移几步,却没有试图接近杜月茹免得激怒她。

  “小杜,事情没你想得那么恶劣,你先把枪放下,我给你慢慢说。”

  “就这么说吧!这家伙身手太厉害,稍有松懈他就可能反击逆袭!”

  话音未落,面前的昊学突然动了。

  杜月茹死死盯紧了昊学,没想到这种情况下,他背对自己看不到枪口方向,还敢如此挑衅。

  本来她在心里计划得好好的,一有风吹草动,立刻开枪击毙这个危险人物。

  然而,在那个瞬间,她竟然想到了刚才在车里两人的旖旎风光,稍稍掠过了那么一丝犹豫。

  扳机还是扣动了,枪声响起,却只是打中了数十米外的一颗大树,震得树上枯枝乱抖。

  下一刻,杜月茹两只持枪的手腕同时一麻,再也握不住枪,两把手枪还没落地就被昊学接住,顺手丢给陈伟。

  啪!

  昊学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杜月茹的屁股。“没事乱玩什么枪,走火了咋整,把你领导都打死了!”

  现在的昊学,已经不是天庭号上的那个刚刚练武不久的初学者了。这样近的距离。就算对方有枪械,凌波微步的玄奥身法轨迹,也能让对方找不到目标,而他近身擒拿却也只需要一瞬间而已。

  “你去死啊!”

  杜月茹当着陈伟的面被人打了屁股,她并不是没上学的小女孩啊。屁股是随便打的么……

  一下子闹得整个身体都跟触电似的抖了抖,倒像是屁股上有什么要紧的穴道,然而大家都懂的,那里最多的只是肉而已。

  仿佛掩饰尴尬一样,杜月茹虽然没了手枪,却瞬间爆发出近身搏斗的实力,向昊学恶狠狠地扑过来。

  刚才在车里短暂交手,虽然震惊于这个男人恐怖的身手,可她也并没有尽展所长,还是想再试试。

  好家伙。怎么比程爽还暴力呢……

  昊学无奈,随手拆解几招,一边对陈伟说:“这咋整啊,我先弄晕了她?可她醒了还是会对你不依不挠的吧?”

  陈伟苦笑道:“小杜,你先停下来,听我说几句。”

  杜月茹越打越是无力,只觉得对手的实力深不可测,如渊似海,对付自己就像是对付小学生一样。

  对陈伟的话充耳不闻,左脚用力蹬地。右腿在空中划过一个漂亮的弧线,瞬间高举过顶,直接踢向昊学的头部。

  好家伙,柔韧性是真不错。

  昊学眼明手快。顺手就把经过面前的脚踝握住了,让杜月茹拼命挣扎也动弹不得,就像刚才被抱住的感觉一样。

  这个姿势,杜月茹两条腿几乎是呈现180度角的一条直线,显示极好的身体素质的同时,姿势也有些暧昧不雅。

  好在昊学并没有让她保持这样的羞耻姿态太久。

  “差不多得了!”

  昊学没有陪小朋友过招的心思。现代搏击的技巧和他跟随老顽童、张三丰这等宗师级人物学到的武功相比,完全不值一提。

  放开那条修长的美腿,昊学顺势欺身上前,运指如风,瞬间就点中了杜月茹周身的几个关键穴道,令其一下子瘫软在地,和刚才那些毒贩子一样失去了行动能力。

  “陈伟!你们最好现在就杀了我,否则我一定会举报的,知法犯法!利用职务之便,为犯罪分子提供毒品渠道!!”

  “小杜!”

  陈伟也沉下脸色,“在你心里我就是这么一个道貌岸然的坏警察?”

  “事实在眼前,还狡辩什么!”

  杜月茹稍稍犹豫一下,立刻又厉喝出声。

  “小昊对咱们缉毒队有大功,上次那八名毒贩,如果没有小昊的帮助,咱们根本就没办法一网成擒。”

  陈伟不得不给杜月茹多说了一些事情,“这次,他要毒品也不是为了贩卖,保证不会流通出去!”

  上次也是有此人的手笔?

  这话杜月茹倒是信,也只有这样身手强悍得不像人类的家伙,能完成那样几乎不可能的任务吧?

  但,这也不能成为他就可以持有毒品的理由!

  “糊弄谁呢?这么一大箱子,弄到手里不流通,难道自己留家里发酵啊,还是自吸?”

  昊学俯下身子,缓缓靠近已经无法抬手的杜月茹,直到两张脸贴得极尽,看到对方目光中的惊慌。

  这家伙又要干嘛啊!

  完了完了,这下先擒住了我,是不是要来个先那啥再那啥……

  还不如刚才被毒贩子打死了呢,起码心里还有个美好的憧憬。

  “你看我像是吸毒的么?”

  昊学说话时的气流都能吹拂起杜月茹垂落在脸颊的长发,搞得她心里慌乱惊惧。但平心而论,不管是看气色还是辨细节,这应该不是一个瘾君子,身为缉毒队成员,这点眼力还是有的,何况对方现在又好死不死地离自己这么近,看得更加清楚……

  “我是一个医生。”

  昊学看了看陈伟,觉得这个烫手山芋如果丢给他,他肯定对付不了这个性格刚硬的丫头片子,又不能真把她宰喽。

  罢了,这锅还是得背自己身上。

  “弄这些东西是为了搞一项医学研究,我保证它不流通、不自吸。”

  昊学已经是尽力帮陈伟解释了,“而且我就在朝阳村的自家院子里做研究,你要是不信,可以跟着来看看!”

  医生?

  杜月茹狐疑地打量了他一番,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敢情自己苦练这么多年,被一个医生随便就放翻了……

  伤自尊啊!

  用毒品来做医学研究,这倒是勉强说得过去。

  不过,谁知道是不是他搞的什么花样!

  这一箱东西是无数同事辛辛苦苦奋战多日,甚至不怕流血牺牲才缴获回来的,万万不容有失。

  限制在自家院子里?

  那我就监视你把实验做完为止!

  “来就来!带我去你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