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433章 先把正事儿办了呗?
  昊学眯起眼睛,打量了一下这些手持武器缓缓迫近的家伙,开始在车里各种翻东西。

  他找什么呢?

  杜月茹扫过一眼,心中不禁升起一股愧疚。

  本来不关人家的事啊!

  是自己非要征用他的车子,然后没想到狡猾的毒贩子居然没有一味狂奔,而是在半路设下了一个套子,等自己来钻。

  看来,这已经不仅是自己跟着的那三个毒贩了,他们一定是和某股更大的恶势力汇合到一处,然后见到后面有追兵,这才临时决定用这种方法一劳永逸地甩掉尾巴。

  完了……

  杜月茹现在手上连个像样的家伙都没有,就算有拼命的心思,也没有了意义。

  赤手空拳对数把手枪?这不是美国大片,没那么多奇迹可以上演。

  警校毕业才两年,刚刚在警界崭露头角,获得了一连串的光环,什么最美警花、什么巾帼英雄、什么杀毒精英……

  很快,这一切都将离自己远去了。

  24岁,本命年,没想到自己的生命会是定格在这里。

  可惜,还没交过男朋友呢!

  在绝望的情绪当中,杜月茹不知怎地竟然想起了这件事。

  从念警校到参加工作,身边的追求者从来没缺少过,甚至不乏有非系统内的优秀青年跟在屁股后面献殷勤。

  然而杜月茹一直觉得,梦想当中的那一位,怎么也不该比自己弱吧?

  就这一条……让她到现在连正经恋爱都没谈过。

  好家伙,警校各项比武第一名,除了那些成名已久的战斗狂人,谁是她的对手?

  昊学可没空搭理这小女生自忖必死时的纠结心态,在车里翻来翻去,看看车窗外渐渐走近的几个家伙,好像还差一个……

  一抬头,瞄到了杜月茹头顶上的一根银闪闪的发簪。

  现在女孩用发簪的可不多呢。昊学心里闪过这个念头,却自然而然地一伸手,把那根发簪拔下来。

  顿时,杜月茹瀑布般的长发垂落下来,缕缕青丝散在肩头胸前,让这个霸气硬朗的女警瞬间多了几分本应属于年轻女孩的柔情和软弱。

  “你……”

  杜月茹猝不及防,竟然被对方做出了这样轻佻的动作。当然,这也是因为昊学出手如电。根本不容她反应。

  刚要发作,却见窗外的几个持枪的凶徒,已经离得很近,依稀可见他们狰狞得意的笑容,令她心尖一颤。

  算了,死都要死了,还计较这些小事做什么!

  何况今天的事,完全是自己把人家坑死的,命都没了。人家拿你一支发簪又能怎样。

  昊学看到杜月茹长发飘飘的样子,倒是多瞅了一眼。嗯……比刚才更有味道了。

  杜月茹注意到昊学火辣辣的眼神,脸上一红,好像有点明白为什么他突然动手动脚了。

  大约也是因为知道死期将至,也就不必掩饰什么内心的小想法了吧?

  既然是我对不起你,那临死前,我唯一能补偿你的。就是这个了……

  杜月茹心中愧疚越发强烈,加上死亡的威胁迫近,让她在这样强大的压力下,竟然做了一个平时绝不会做出的大胆动作。

  昊学拔出发簪,数了数终于够数了,一扭头说道:“等会儿我会……”

  可万没想到这时候杜月茹居然把一颗小脑袋也凑了过来。不管昊学惊愕的表情,凄然一笑,直接把两瓣因为有些紧张而变得凉冰冰的红唇,贴在昊学的嘴上。

  呃?

  昊学眼睛瞬间睁大,这是要闹哪样啊……咱能不能先把窗外那些家伙解决了,然后你要玩这些的话,我们可以好好切磋一下……

  “对不起。是我害了你。抱紧我吧!咱们死得很难看,就别互相对着瞅了。”

  杜月茹觉得,自己在这种生死关头还能开个玩笑,挺了不起的。对面这个男人尽管身手不错,可在胆识上这回该被自己比下去了吧?

  嘿嘿,那是一定的!我是谁,我可是从没输过的杜月茹!

  然而,昊学哭笑不得地说道:“咱们等会儿再抱抱哈,我先处理点小事儿。”

  话音未落,昊学手指一按,两边的车窗降落下去,冬季的寒风吹拂进来,让杜月茹打了个冷战,本来有些迷离的眼神,顿时清澈了许多。

  借着这短暂的清澈,她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一下子瞪得滚圆。

  因为,昊学没等窗外的人反应过来,突然间就动了。

  双手连连挥动,以杜月茹完全无法理解的速度,把刚才他翻出来的那一堆杂七杂八的玩意,甩出窗外。

  有除雪铲、螺丝刀、安全锤、车钥匙、车内香水瓶……反正是能找出来的基本都丢出去了。

  最后出手的,是刚刚从她头顶上拔下的那根银簪。

  别的东西,杜月茹都没看清,好歹银簪是自己的东西,又是昊学动作的收束,她算是看清了那么一点点去向。

  朦朦月色下,只见银光一闪,那一抹光华简直美得窒息,让杜月茹心脏都仿佛要跳出胸腔一般。

  扑扑扑扑扑……

  昊学的动作看不清,然而效果却是显而易见的,围上来的十几人,凡是手中有枪的,被昊学在一秒钟之内,用各种杂物击中持枪的手腕,把凶器丢在地上。

  杜月茹还没来得及震惊,昊学已经打开车门,旋风般地冲了出去。

  没有了手枪的威胁,昊学脚踏凌波微步,在十几个被吓傻了的毒贩子中间游走,下的都是重手,却击打的非关键部位,只是让他们丧失了行动能力而已,不至于一招毙命。

  “好了,搞定了!”

  仿佛只是过了一瞬间,昊学已经返回车里,搓了搓手,笑道:“等陈叔他们来打扫战场吧!”

  杜月茹眨了眨眼睛,已经被这不可思议的大逆转惊呆了。

  “这……这是什么手法?”

  “哦,漫天花雨。”

  昊学随口回答了一句,随即笑道:“这个不重要,你想看,以后有的是机会。现在没人打扰了,咱们把正事儿办了呗!”

  一边说,一边大大方方地张开双臂,把惊骇莫名的杜月笙抱在胸前,还用力揉了揉……(未完待续。)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