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431章 不是寻常的搭车女
  “别尼玛装糊涂你这号的老子见多了”

  加油工足有一米八五的个头,这会儿既然翻了脸,可把身为底层服务人员平日里憋的那点怨气都发泄出来了。一不做二不休,翻过手来用手背又抽了一记,把韩飞的右脸也打肿了。

  话是得这么说,但其实这样加霸王油的,在他经验丰富的加油生涯中,倒还真第一次见。

  奇了个葩的

  “别,别打了,等一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我记得我是开悍马来加油的啊,车呢?”

  韩飞身材瘦弱,面对这五大三粗的加油工,不够人家一只手打的。

  好汉不吃眼前亏,他赶紧点头哈腰先做了个认怂的姿态,然后才打算问问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还悍马?大货车都开走了油费1887,别磨叽,先给了钱再说”

  我靠,不是吧……

  韩飞眼前一黑,那小子果然不是好人啊,不知用的什么法子让自己昏头昏脑就下了车,人家加油走人了,自己这是充当了人质,日

  可还是不对啊,怎么还冒出来个大货车,我见都没见过好么

  “哥们,受累问问,大货车是怎么回事……”

  哟呵,这是要把装糊涂进行到底呗,有种

  加油工撸起袖子来,根本不用废话了,卧槽了那么大个大货车你现在给我装没看见,你瞎了还是我瞎了?

  “给个痛快话,是现在交钱,还是先挨顿揍再交钱”

  不就是来横的么,老子成为一名光荣的加油工之前,也是混过道上的。是某著名夜总会里二十七个看场子的小弟之一

  “交钱,我交钱阿……”

  韩飞心想别说挨完揍还得交钱,就算挨揍不交钱也不划算啊。看这个架势,医药费1887可打不住。

  一刷卡。小两千块没了。

  加油工骂骂咧咧地推了他一把:“以后没事还可以来加个霸王油哈,老子欢迎你”

  韩飞失魂落魄地走出加油站,好端端的一趟代驾的活,钱没赚着,反而自损2000,这叫个什么事儿……

  老子找他去

  这个念头刚刚兴起,就被自己强行打消。

  找他去能怎么样,人家一套拳打得有声有色。自己连近身都不能,躲砖头的身法更加奥妙无穷。

  更可怕的是,万一再被施展这样的邪法,刷个几万块的什么东西,连哭都找不到坟头……

  算了吧,不知怎么惹了这路煞神,破财免灾得了,这种人物似乎不是自己能得罪得起的。

  深更半夜,荒郊野岭,韩飞叫车都叫不到。垂头丧气地捂着脸走在寒风里,遇到啥车搭啥车吧,起码先回家啊。

  黑暗中。昊学收回了目光,事儿到这个程度,可以结束啦。

  毕竟这货只是勒索礼物,加脑补意淫,并没把婉君真的怎么样,黑他2000块附赠两个耳光,小惩大诫也就够了。

  回头把刚才拍的视频给婉君看看,出口恶气就好。

  那加油站的加油工不错,耳光响亮。我给五星好评

  昊学待韩飞走远,才发动了藏在暗处的车子。调转方向,驶向朝阳村。

  过一段乡村田园的生活也不错。待境界稳固了,自家医院的招聘就可以按计划进行了。

  京都那边最近也没有其他事,再过一个来月就过年啦。

  今年的阴历春节,昊学打算回老家看看,很多年没回去了。离家的时候年龄有点小,并没仔细查看当年父亲失踪后,都留下了些什么东西。

  过完年天剑那边也该兑现承诺,去帮他找到父亲昊天,一旦老房子里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可以利用呢。

  一边琢磨着事儿,昊学稍稍用力踩了脚油门。

  这尼玛大半夜的先是为了戏耍韩飞去打拳,居然赶上了九阴突破,接下来施展移魂**,看韩飞演加油工……

  现在都凌晨三点多了啊

  赶紧回去睡觉,日上三竿先。

  昊学虽然不至于跟那货车司机似的哈欠连天,却也有些困倦,车子飞驰,本来也没开出多远,眼看着就要回到朝阳村地界……

  前面是什么东西?

  车子开着开着,前面本来一片通畅的路上,居然窜出一个黑衣人影来。

  月光虽然不甚明亮,但怎么也不至于看漏了这么大个东西,昊学连忙一脚跺在刹车上,悍马车急剧减速,停了下来。

  找死啊这是?

  昊学皱起眉头,已经认出那是个黑衣女子,大晚上穿个夜行服窜马路,这是失恋了求解脱么?

  他还没做出什么动作,那女人已经绕到副驾驶那边,啪啪拍车窗,示意昊学把车门打开让她上去。

  嗯?

  昊学略一犹豫,澳门赌博网站:解锁了车门。

  或许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吧,既然见到了,搭把手也是应该的。

  “掉头,追前面那辆车”

  那黑衣女人一上车就用命令的语气吩咐,与此同时,昊学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气。

  这女人身上有血,要么是自己的,要么是敌人的,可不是一个寻常的搭车女人呢

  昊学不言不动,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就想随随便便使唤他,哪有那么容易。

  “没听到么”

  上了车的女人居然反客为主,暴喝一声,伸手就去扣昊学的咽喉,看样子是要用武力逼迫他就范。

  这可是不自量力了。

  昊学随手轻拂,很自然地就在那女人手腕脉门上按了一下,顿时把她的手打掉,甚至半条胳膊都是酸麻不已。

  啥玩意啊这是,上来就动手?跟谁俩呢

  昊学微微哂笑,看着这个不速之客,等她说话。

  噫

  那女人仿佛很惊讶,一时间竟是愣住了,两人大眼瞪小眼,没人先开口说话。

  嗯,长得倒是挺漂亮,怎么打打杀杀的,是黑道还是白道?

  昊学审视着尽在咫尺的女孩,看样子也就最多和赵歆的年龄差不多,虽然身上弥散着浓烈的血腥气,却还是有一丝淡淡的女人香,这两种味道混合起来,显得格外诡异。

  缓了一缓,女孩的脸上闪过一抹痛苦的神情,这让昊学判断出来,她身上的血至少不完全是对方的,她已经受了伤。

  带着伤势,第一时间不是找医院,而是追车?

  那车里究竟有什么东西值得这么上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