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421章 哭鼻子的康熙
  昊学满脸苦笑,本以为今晚打理几条鱼也就是了,可没想到这几个败家娘们不依不挠的,直接点上了菜。

  做菜倒不是问题,问题是食材不太好解决嘛。

  现在众目睽睽之下,自己呼啦一下搞出些大漠羊肉、蝴蝶谷菜蔬出来,有点惹眼呢!

  “要吃这些菜……也可以,我得去买点食材哈,你们聊着天等一等?”

  最起码也得做做样子嘛!

  “我陪你去!”

  何婉君走过来几步,却被昊学拦住,“不用啦,我选食材你也帮不上忙,坐了半天车也累了,歇歇就好。”

  说话间,昊学仿佛脚下并没怎么动作,人已经在数米开外。

  “昊哥好身手啊!”

  武洁大惊小怪地叫起来,越发感觉到昊学不凡。

  “各位嫂子,刚才你们念那些诗……都是啥意思?”

  宋三金本来也想陪着去买买菜,然而根本跟不上昊学的脚步,只好坐回凳子上,问了句刚才那诡异的情景。

  一下子有一种穿越的即视感,几个美女挨个吟诗,让宋三金顿时觉得自己文化程度跟不上节奏,心里塞塞的……

  “嘿嘿,三金哥,你不知道吧,那些都是菜名哦!”

  何婉君笑着回答,想起很快又能感受到昊学的强大厨艺,期待满满。

  “菜名?”

  宋三金皱起眉头。正想说些什么,却被一阵凛冽的北风吹过,暂时闭了嘴,不想吃一肚子风。

  “回屋里吧!日头要落了,怎么说也是冬天。外面怪冷的!”

  宋建设看他缩了缩脖子,毕竟是亲儿子,赶紧提议回屋。反倒是年近六旬的宋老汉,因为有昊学一颗生生造化丹打底,这会儿迎着寒风站得笔直,根本没觉得有什么不适。

  “瞧这意思,是耗子学做菜了?这可真是奇哉怪也!”

  宋三金诧异道:“大学同寝室四年。这家伙的本事我还不知道?泡面的水准倒还不错。其他的貌似谈不上吧,难道毕业才半年,烹饪水平就突然提高了?没记得他去了新东方厨艺学校进修啊!”

  “昊学的厨艺之高,远超你的想象!”

  熊慧娟也开口笑道,“等着吧,但愿你们中午吃得不多,否则。等会儿会后悔莫及的。”

  这么夸张?

  宋建设等人对视一眼,都有些不可置信。

  何婉君做的菜他们尝到过,已经算是了不起的人间美味。如今这几个女孩子对昊学的厨艺如此推崇,只怕还真有点什么门道。

  ……

  昊学兜了个圈子,本来没打算真去菜市场,找个僻静地方打几个电话,把东西弄到手就好了。

  然而朝阳村实在没多大,这圈子兜着兜着,还真就到了菜市场附近,昊学想着索性做戏做个全套。进去看看又不会怀孕。

  “牛腩!新鲜的牛腩!小伙子,来一块?做菜煲汤最好不过……”

  “刚摘下来的黄花菜!健脑抗衰老,防癌不能少,好吃不贵嘞!”

  呃,昊学心想这年头卖个菜也是不容易,吆喝还得押上韵。

  到了傍晚时分,菜市场很热闹。昊学就是进来走马观花打个圈子的,被这里热热闹闹的人气所感染,也就乐呵呵地多转了一阵。

  菜场的东西很全,然而昊学从头转到尾,还是两手空空,倒让一些商贩多看了几眼,觉得这个干干净净的年轻人有点奇怪。

  不买菜,来菜场做什么,采风么?

  昊学溜达出门,正打算打电话讨要食材,耳畔却传来一阵哭声。

  一个小男孩?

  算了不关我事,昊学扫了一眼没打算搭理,这种熊孩子为啥哭的,理由太多了,又不是万恶的旧社会,没那么多悲惨故事,多半是考试混了个鸭蛋,被老爸揍惨了点而已。

  如果是小女孩,倒值得问一问……

  然而……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昊学扫过这一眼,脚步突然僵住,不可思议地回过头去,再次仔细打量这个大概十岁左右的男孩子。

  卧槽!

  这、这尼玛不是康麻子么?!

  昊学瞪大了眼睛,面前这孩子自己见过啊,刚才还在手机画面里看到过,正是大清紫禁城当中那个刚刚登临大宝的九五之尊,康熙!

  不但五官容貌一模一样,甚至连脸上的麻子都毫无差别,除了昊学不能精准定位那些麻子的坐标是不是不差毫厘之外,这完全就是一个从画面里走出来的康熙。

  牛了个逼的,谁惹皇帝在这里啼哭,造孽啊!

  昊学对康熙其实还是有那么一丢丢的愧疚的,因为在他的计划当中,康熙最后的结局最好也就是个安享晚年的软禁,如果韦小宝手段酷烈一点,那康麻子多半是性命不保。

  尽管这是为了扭转清朝统治后华夏衰落的状况,改变满洲人的一些弊政,尝试在异界里打造一个全新的世界,在昊学看来这只是另一个平行空间里的游戏而已。

  然而毕竟是人家好端端的皇帝要被你撸了,现在和康熙面对面,人家脸上还挂着泪痕,昊学就有点不好意思。

  “小朋友,你哭啥?”

  那男孩子自顾自哭得好好的,也注意到有个哥哥停下脚步在观察自己,有点尴尬地擦了擦满脸的鼻涕眼泪,瞪着一双好奇的眼睛看着昊学。

  “我……回家要挨揍了。”

  果然,还是熊孩子挨揍的桥段,没啥新鲜的。

  昊学看在他长了一张康熙脸的份上,追问道:“考试没考好?”

  “还没开始考试呢。”

  那男孩摇摇头,“我把老爸给我买鱼的钱去上网玩了一下午,现在不敢回家了……”

  擦!

  昊学摇摇头,原来是个网瘾少年。

  最近自己没少接触这种问题少年,比如周星星,还有即将罹患重度游戏痴迷症的杨康同学。

  “你几岁啊,网吧不是不接待未成年么!”

  “十岁,我去的黑网吧,老板和我很熟。”

  这男孩倒有点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意思,遗憾道:“昨天打到晋级赛就没时间了,今天拿了买鱼的钱,本来想着去打个3比0晋级,剩下的钱买条小鱼,就说被鱼贩子坑了。结果被一帮猪队友给坑了,活活打满了5局,才艰难3比2取胜,花了整整一下午,买鱼的钱……全没了!”

  擦!

  昊学心想lol害死人那,多小的孩子,为了晋级赛就这么拼。

  “于是你终于白银1了?”

  昊学觉得身为一个白金选手,对这样刚爬出青铜坑的小学生,还是很有心理优势的。

  “不是啊,钻石1的晋级赛刚过,现在超凡大师了!”

  似乎意识到对面这个大哥哥也是撸友,男孩子一下子就来了兴致,扬起小脸,有些得意地说道。

  昊学眼前一黑,差点憋出一口老血。

  我去年买了个表!现在的小学生都这么牛逼了??(未完待续 。)

  ps:ps:补打赏欠更,17/18,还欠1更,即将还完欠账,开心!另外感谢今天澄迈同学的好多更新票,我就不客气地吃掉啦,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