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419章 一言既出,什么马也难追
  昊学差点笑喷了。

  这尼玛,原来老子从小就精研的“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技能,早在数百年前,号称圣祖的康熙,就已经掌握得如此炉火纯青啊!

  不过,我是包个语文书皮看武侠而已。

  小康你比我牛逼,你包个圣贤书的书皮,看刘备!

  刘备大家都懂的,皇叔嘛!

  好吧好吧,现在我知道你右手为什么总在胯下了,你可知道,撸管老祖正在注视着你?

  想想也是有点醉了啊,康熙今年总有十五岁了吧,史书记载他十二岁就结了婚,皇后叫什么赫舍里氏的怪名字。

  按道理说,现在康熙已经不差什么功能了,三宫六院加上一大波……呃、这里的一大波是数量词,不是形容词!一大波宫女予取予求的,应该不至于还干这个调调啊。

  难道说……电视上演的都是骗人的?

  昊学不禁想起在网上看到的一张清朝后期有了照相机之后流传下来的溥仪后宫女人照片来。

  如果是按照那个标准的话……

  康麻子,哥表示理解你现在的行为!

  那些歪瓜裂枣,只是看看就软了,还不如看书,把美好留给想象呢……

  这个细节,在《鹿鼎记》当中都没有记叙,毕竟那时候韦小宝正提心吊胆地藏在屏风后面,哪敢随便观察康熙。

  再说了,就算他探头出来看也没什么卵用,他不认识字啊!

  估计是康熙最近为了亲政后乱八七糟的事情焦头烂额,鳌拜这厮又是蠢蠢欲动不安分,压力太大了,才来看个刘备减压。

  “禀皇上,鳌少保有急事求见,现在殿外候旨!”

  康熙“哦”了一声,赶紧把手中的兰陵笑笑生版“四书集注”放回书架,这才沉声道:“传他进来!”

  昊学心中好笑。这和看毛片时,家长一来赶紧藏起来的懵懂少年,也没什么两样。少年天性可不分什么皇家还是平民,可惜康熙头上有了这重光环。行事格外需要拘谨些。也正因为这个原因,他遇到“不认识皇帝”的韦小宝,才引为知己,天天打闹玩得开心。

  鳌拜进门,昊学先打量一番。果然是极魁梧的一条壮汉,看上去得有接近2米的身高,就算放到篮球场上恐怕都不吃亏。

  鳌拜的面相有些凶恶,跟皇帝说话也是粗声大气,没有寻常臣子的谨小慎微。

  和原著剧情一样,鳌拜来求见康熙,是为了让皇帝出手,帮他铲除主要的政敌苏克萨哈,罗织了一些罪名,说话却有些不恭敬。大有胁迫主上的意思。

  ……

  康熙并不想去动苏克萨哈,免得鳌拜没了钳制更加无法无天,鳌拜却步步紧逼,两人说得渐渐有些僵住了。

  鳌拜踏前一步,怒道:“难道皇帝以为,我针对苏克萨哈,是为了自己的私心?”

  他的语气越发凌厉,声音也大了起来,厉声道:“奴才为的是大清江山,为了咱们满洲人能把这天下世世代代坐下去!哼!太祖太宗皇帝戎马一生才打下的基业。可不能被不肖子孙给误了!”

  昊学看到手机画面中,鳌拜本来就凶恶的面容上,两条眉毛都立起来,凶神恶煞地走上来。双手攥紧拳头,一副要殴打君王的架势。

  康熙大惊,万没想到这鳌拜竟然如此无法无天!

  这上书房内没有旁人,万一这厮一个冲动竟然弑君,那可如何是好?

  “到你上场的时候了!”

  昊学嘿嘿一笑,早就跟韦小宝交代明白。等的就是鳌拜怒气勃发威迫康熙的这一刻。

  “鳌拜,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对皇上无礼?还好皇上神机妙算,早让我带着人藏在这里,你敢行凶?”

  韦小宝忽然从屏风里闪身出来,怒斥鳌拜。

  “突然”一回头,和康熙来了个对脸,两人同时惊讶地叫出声来。

  当然,康熙是真惊讶,万没想到这个成天和自己摔角打闹的小太监,这时候居然藏在上书房当中,替自己挡住了凶恶的鳌拜。

  韦小宝却全是装的,有昊学的提点,他早就认得皇帝,可这时候却不能露出破绽,也装出一副惊骇莫名的模样。

  鳌拜位高权重,自恃战功赫赫,其实一直不太看得起十二岁登基的少年康熙。今天和康熙为了苏克萨哈的事情争执起来,盛怒之下,就犯了武人的驴脾气,上前要撸袖子露拳头理论,其实并没有犯上作乱的意思。

  猛然间一个小太监挡在皇帝面前,义正词严地呵斥一通,把鳌拜也吓了一大跳,这才醒悟过来自己的行为实在算得上是欺君之罪,连忙退后几步,解释道:“一派胡言!我只是有事情和皇帝禀报,说什么行凶无礼?”

  康熙惊魂甫定,赶紧说了几句圆场的话,先把鳌拜哄得乐呵呵告辞离开。

  然而,韦小宝和昊学都看见,鳌拜低头拜辞的时候,康熙眼中闪过的那一抹凛冽的杀机!

  “皇上!”

  鳌拜一出门,韦小宝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声音颤抖着磕头道:

  “奴才该死,实在是没见过皇上的那个……那个龙颜。这些天粗手大脚,还……踢你的龙蛋,扭你的龙颈……罪该万死啊!”

  康熙叹息道:“不知者不罪,那也没什么关系。不过,你既然知道了此事,以后也和那些太监侍卫一样,再也不敢跟我真打,我没了对手又该乏味了!”

  韦小宝抬起头来,笑道:“只要皇上不见怪,我以后还是跟你真打,那也不妨事!”

  说这话的时候,韦小宝心里是很忐忑的,毕竟他已经不是那个不晓事的市井小流氓,这话算是大胆之极,如果康熙稍有不满,他就是人头落地。

  然而,昊先生的指点从没出过半分差错,这次他咬着牙听从吩咐,暗中提聚功力,如果康熙翻脸,无论如何也得抵抗一下,不能束手待毙。

  康熙的心理,昊学当然清清楚楚。自古以来皇帝都是寂寞的,偏偏康熙还是个十几岁的少年,没有玩伴简直是令人绝望。

  韦小宝对于康熙,乃是无价之宝,他才不舍得杀呢。

  果然,康熙大喜道:“好,以后有人的时候,你叫我皇上,没人的时候,咱们还和从前一样。一言既出,那什么马也难追!”

  惊喜之下,竟然用了韦小宝的惯用语,两人握住了手哈哈大笑,关系又亲近了一层。

  得了,韦小宝这下在宫里的地位基本稳固,可以先搞掉海老龟了!

  昊学看完这一段小宝护康熙,正好见到最早赴饭局的宋三金已经到了门口,就挂掉电话,出门迎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