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394章 拍晕丁春秋
  口号式的一句马屁过后,接下来便是自由挥时间。

  摘星子膝行几步,正色道:“师尊批评得对!咱们虚度光阴,辜负了师尊的厚爱,真是罪该万死!师尊的教训,咱们字字句句都应当牢记在心中……”

  “师尊这次闭关日久,一定又领悟了许多奥妙玄奇的神功,我星宿海兴旺达,指日可待!”

  “这话我不爱听,难道师尊之前就不能带领我星宿海兴旺达?依我看来,师尊原本就是武功天下第一的存在,此次闭关,早已是为了追求升仙得道,有朝一日破碎虚空,白日飞升,才是咱们这些做弟子的最大荣耀!”

  ……

  昊学撇了撇嘴,水平都很一般嘛,没觉得有什么了不起。

  “阿紫,上次我的提议,考虑得怎么样了?”

  阿紫匍匐在地,听师兄师姐们高明的马屁一句接着一句,自己那点词儿根本不敢拿出去献丑。得罪了大师兄摘星子也就罢了,若是得罪了师尊……只怕就不是做杂役这么简单了!

  昊学的声音陡然钻入耳朵,令她全身一颤,连忙借着脸冲着地面的掩饰,低声道:“什么提议,上次你不明不白地就不见了,我还怎么信你!”

  对于成为“星宿女仙”,阿紫还是很心动的,但她难以相信这个神秘的家伙有这种能力。

  师尊丁春秋的一身武功毒术,登峰造极,岂是她小小的一个后进弟子所能撼动?

  丁春秋大袖飘飘,听着弟子们谀辞如潮,自我感觉相当良好。

  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正是因为丁春秋好这一口,门下弟子才练就了一身拍马屁的本领,这是在星宿海谋生存求展的必备技能。

  “阿紫,你怎么不说话?难道对为师出关,有什么想法?”

  丁春秋很快注意到匍匐在地不曾抬起头来的阿紫。微微奇怪,这个女弟子虽然入门较晚,一向也算伶俐,今天这是怎么了?

  阿紫心中一沉。还没来得及搭话,却听四周指责的声音已经纷纷响起。

  “太不像话了!师尊出关,那是咱星宿海多大的喜事,竟然敢一直低头沉默,这岂不是对师尊不敬?”

  “我早就看阿紫脑后有反骨。不像是忠于星宿老仙的表现,今天可现了原形!”

  “这种吃里爬外,忘恩负义的东西,早该格杀,以免养虎为患!”

  星宿海的修炼资源有限,同门间为了争夺丁春秋赐下的那一点东西,互相倾轧自不必说,遇到机会合适,甚至不介意借刀杀人,为自己减少一个对手。

  “星宿老仙法力无边。慈悲为怀,还是将她革除师门吧,也显得我星宿派光明磊落,仁义大度!”

  ……

  阿紫浑身簌簌抖,刚才只是因为那个神秘的声音突然出现,自己稍稍走神,立刻被推到生死攸关的境地当中。

  此刻丁春秋一言便可断其生死,阿紫只是十几岁的少女,怎能不怕?

  “慌什么!”

  昊学嘿嘿一笑,“按照我吩咐的说。保你没事!”

  阿紫已经看到丁春秋的脸色一变就要作,恐怕是没自己好果子吃。听到昊学的话,仿佛是落水之人抓住了救命稻草,也只能死马当做活马医了。

  “弟子的确是曾经犹豫。不愿让师尊闭关修炼”

  阿紫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几乎惊呆,这分明是嫌死得慢了啊!

  可是她犹豫的当口,看到丁春秋仿佛要出手一击,自己武艺低微,如何能挡得住?

  早死晚死都是一样的结果。拼了!

  这话一出口,全场都傻眼了,就连正要动手惩戒这个不肖弟子的丁春秋都愣住。

  这是……不活了?

  摘星子涕泪俱下,用不可置信的语调颤声道:“师尊明鉴!都是弟子管教同门不严,竟然出了这样忤逆师尊的败类!师尊闭关修炼神功,那是咱们星宿海至高无上的大事,如今竟然有人胆敢质疑,胆敢公然表示反对,实在是罪该万死,弟子也难辞其咎,请师尊惩罚!”

  丁春秋缓缓站起身来,盯紧阿紫,一字一句地问道:“为什么?”

  若是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想死都没那么容易了!当着这么多门人弟子的面,若是不把胆大妄为的女娃娃折磨得求死不能,显不出我星宿老仙的手段!

  阿紫硬着头皮,昊学说一句她跟着念一句,倒是有那么点把生死置之度外的架势。

  “师尊妙悟武学至理,早已站在天下武学之巅,再修炼下去,升仙得道也指日可待!试问,澳门赌博网站:若是没有了星宿老仙坐镇,我们这些后辈弟子,还能去哪里听闻武学大道?又有何人能护佑星宿海千秋万载的基业?”

  噫!

  随着一片惊呼声,丁春秋脸色登时大为好转。

  虽然听上去这番话自私自利,全是从自身打算,但是这其中阿紫巧妙地点出了一个毫不怀疑的前提——丁春秋升仙得道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只看他愿不愿意罢了。

  这比刚才摘星子把仙道当做是遥远飘渺的目标,立意是更深了一层。

  丁春秋既然自号“星宿老仙”,自然吃这一套。昊学早把他的心理算得明白,这个年龄段的老家伙,稍有点出息的,基本都是担心活不长,从古到今概莫能外。

  所以,阿紫第一句马屁,着眼点就放在丁春秋最在意的“得道长生”上,果然一屁走红,让丁春秋对她的印象大为改观。

  “唔,小阿紫说得倒也合乎情理,只是……难道为了你们这些人,为师就不求仙道了?”

  丁春秋得意洋洋,沉浸在自我幻想的美梦里,仿佛真的像阿紫所说,升仙得道指日可待。

  阿紫翻身跪倒,恭声道:“弟子知错了!后来弟子也已经醒悟过来。所谓一人飞升,仙及鸡犬,以师尊的重情重义、神恩泽被,到了位列仙班的那一天,我们这些弟子当然也是大有好处,说不定可以追随到九重天阙之上,继续给老仙当个扫地烹茶的小小门徒!”

  “刚才弟子正是因为思想交战,这才在师尊面前失态,实在是万万不该,请师尊降罪!”

  包括丁春秋在内,所有人都惊呆了,这一番话,一正一反两方面,都被阿紫说得干净,竟然没有别人插嘴的余地。

  丁春秋被一通神级马屁拍得飘飘欲仙,大笑道:“阿紫有心了,真有那一天,本座当然不会忘记你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