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381章 不当花瓶
  到现在为止,事情真相还没有水落石出,一切都是昊学自己的脑补。●⌒,

  虽然他笃定何婉君不是那种女孩,然而真正面对这民房内的防盗门,要说心里连一丝一毫的疑虑都没有,那也是假话。

  尤其刚才被死胖子口不择言地胡扯一通,此情此景有一点最坏的联想,也在情理之中。

  万一门打开,一个陌生的男人走出来,自己何以自处?

  昊学深吸一口气,敲门。

  悲剧的是,真的是一个年轻的男人走出来,看着昊学问道:“你找谁?”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这个男人穿得很齐整,并没有裸着上身之类的……

  穿着衣服也不行啊!

  连续两天,澳门赌博网站:就是和这个家伙在一起?看上去也不帅啊,什么情况?

  昊学还没来得及生气,就目瞪口呆地看到,从里屋陆陆续续走出来很多少男少女,都是大学生的模样,用好奇地眼光打量昊学这个不速之客。

  “昊学哥哥?”

  何婉君最后现身,看到昊学顿足道:“这么快就被你发现了,真没意思啊!!”

  怎么回事?

  昊学直到进了屋,看见挂着的黑板和图样,才隐约明白过来。

  婉君在这里……召集了一票年轻人,传授《蝶谷医经》?

  这是好事儿啊!怎么弄得跟地下党接头似的,自己差点以为是邪教集会呢。

  “婉君,这是闹哪样?”

  昊学落座,很快有懂事儿的给端上一杯热水。从两人自然而然的亲昵举动上,大家都看得出来,这人似乎是何老师的男朋友?

  几个对何老师觊觎已久的男生有些神色黯淡,但更多人都很好奇地打量着昊学。

  “唉,昊学哥哥你太机灵了,本来我想组织得规模差不多了,再给你个惊喜呢!”

  何婉君撅起嘴,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晓燕姐在家照顾病号,歆姐忙得不可开交,慧娟姐更是有好大的事业。只有我这边无所事事的,现在连做饭你都用不着我啦。我也想能帮你的忙,不当你身边没用的花瓶!”

  这番话昊学听着很感动,可是身边那些少男少女可是差点都听直了眼。

  怎么个意思?

  似乎这个男人,有了何老师这样女神级的女朋友,还不知足。家里还有一大堆?

  还是说,何老师提到的这些名字,都是他的亲姐姐之类的……那他家当年是得多违背计划生育……

  那几个对何婉君有想法的男生,眼睛又亮了起来。

  看样子也不是全无希望嘛!名花虽有主,我来松松土,何况你那里似乎有好些花呢,不差这一盆半盆的?

  “所以,就找了一批学生来授课?”

  昊学有些明白过来,扫视一周,没有认识的。“似乎不止是咱们学校的学生吧?”

  “是啊!”

  何婉君有些无奈地摊摊手,“我一个才大一的女生,又不是名声在外的老教授,本来就没什么吸引力,何况又是中医这样一个冷门的课题,我在华医大的中医院先发起的号召,然而应者寥寥,不得已我才走出本校,在京都市各个大学内招收有志于中医事业的年轻人……”

  “你是不是只发了招人的通知,没有附照片什么的。否则的话,老教授哪有你吸引力大!”

  昊学嘿嘿笑道:“到时候你这地方就不够用了,坐满一个阶梯教室都没问题。对了,你为什么不去租个教室。弄到民房里这样隐蔽?学中医又不是私藏军火,犯不上这样东躲**吧?”

  “嗯……《蝶谷医经》是你传授给我的,我没经允许就又招了一批学生,怕你不高兴。我是打算弄出个样子来再给你说,这些人都是对中医有极大热情的,你以后开医院。应该需要一批得力人手。”

  “傻丫头,我有什么好生气的!”

  昊学没想到何婉君不声不响在筹划这么大的事情,和自己未来的布局不谋而合。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弘扬医学是大好事,你倒是做在我前面了,惭愧!”

  他站起身来,看着一张张年轻而期待的面庞,笑道:“这里环境也不太好,咱们学医是大大方方的事情,回头我还是和学校申请一下,弄个大教室,每周固定来给大家说一些东西吧。当然,主要的功夫还得靠你们个人。这本《蝶谷医经》,我让婉君复印一下,人手一份!”

  昊学拿起桌子上何婉君的那本薄册子,其实只是昊学自己编写的一个简化版,原版的《蝶谷医经》足有十几部之多,让人望而生畏。

  “今天这堂课,让给我呗?”

  何婉君当然绝无意见,搬了个小凳子,就完成了从教室到学生的身份转换。

  一众少男少女也都十分好奇,望着同样很年轻的昊学,难道何老师的男朋友,也是一位高明的中医?

  昨天何婉君第一次给大家讲解蝶谷医经,凭借胡青牛千锤百炼的典籍,加上昊学整理简化版时自己加入的一些理解,很快就征服了所有人,即使她年龄其实比这些学生更低,却也被心甘情愿地称为何老师。

  然而昊学可还没建立起声望,大家眼神中都有些狐疑。

  昊学曾经有过在华医大授课的经历,现在面对十几个人的小场面,更加毫无压力。

  “你们都喜欢中医?”

  众人纷纷点头,若不是对中医有热情,何必受何老师的号召,来到这里。

  “然而我认为,中医这个概念,早就该取消掉了!”

  昊学手里拿着《蝶谷医经》,没有提及任何一个具体的课题,反而是语出惊人,让大家瞪大眼睛,不明所以。

  “难道明明可以一个验血就可以清清楚楚的诊断结论,为了标榜自己是纯粹的‘中医’,而硬要走遍望闻问切的整个过程,最后还得出一个似是而非的结果?”

  “难道明明可以一根银针就搞定的病症,为了强调自己是‘西医’,而非要患者打上一周的吊瓶,说是治好病,不如说是人体自愈了。”

  昊学挥了挥手,用华医大朱克九教授说过的一句话,作为这堂课的开篇。

  “近代医学,其实已经不分中西,只要能以最小的代价治好病患,那就是值得推广和发扬的医学!作为我们医生而言,高效无害地解除患者痛苦,才是毕生都应当追求的目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