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369章 四句诗,四道菜
  仙家法宝!

  韦春花瞬间就激动起来,小心翼翼地捧着那台没了电的废弃手机,如同捧着玉皇大帝赐下的宝贝。◎,

  嗯……这东西做工好精致,却明显不是崭新的物事,想来是撸管老祖曾经用过的,必然是沾了许多仙气啊!

  韦春花越发兴奋,翻过来覆过去打量手中的这件“法宝”,这可是能用来和仙人通话的神器!

  只要老老实实帮撸管老祖办事,说不定若干年后,我韦春花也能白日飞升,位列仙班!

  好吧,韦春花的脑洞向来够用。

  之前还是一只普通鸡的时候,就敢大胆构想还没出生的孩子能够君临天下。

  现在她可是堂堂的丽春院院长,手下管理了好大一个养鸡场,设想一下自己能当神仙,很顺理成章嘛,没什么了不起的。

  昊学手机送过去,久久不见回应,不耐烦道:“明白了没有,可别胡乱骚扰我哈,只有见到江湖人再来叫我!”

  他确定自己最常做的动作就是玩手机,所以让韦春花弄个二手手机模拟手机党的惯用动作,如果刚好赶上自己也在刷通讯录之类的,就ok了,可是他并不想这丽春院院长有事没事就给自己打电话,搞得跟声讯台似的。

  “谨遵老祖法旨!”

  韦春花匍匐在地,把那台就算充了电也不见得还能点亮的废手机高高举过头顶,虔诚地一个头磕到地上……

  昊学被一声老祖叫得隐隐蛋疼,还好这韦春花没把撸管两字带上,不然疼的可就不止是蛋了。

  都怪当时信手拈来用了这么个名号,玛格吉,现在要改口都不容易。

  “婉君,饭好了吗?”

  昊学挂掉电话走下楼,和韦小宝玩了一下午,也有点饿了。

  “材料准备好啦,今晚歆姐回来吃吗?”

  何婉君回答得很快。厨房里整整齐齐的摆了一大堆各种新鲜食材,然而没有成品菜肴。

  呃……昊学一拍脑袋,这才想起来家里主厨现在换成了自己。

  惨那!自从获得了黄药师那婆娘的烹调技能,何婉君表示压力太大。不愿意下厨了,这光荣的任务就落在昊学肩上。

  堂堂金手指获得者、猪脚光环笼罩,竟然沦为一个厨子。

  “歆姐,晚上好像还是有饭局吧。”

  何婉君身体不舒服,做菜的事昊学更加当仁不让。一边收拾食材一边抱怨道:“我是真后悔给她开了个车行。这忙起来简直没日没夜,饭都不在家吃了!咱家不缺那点车行的钱,只是想让歆姐有点事情做,心情能开朗些。可现在……”

  “我看歆姐是真的挺高兴这摊生意的,你也没做错。”

  何婉君没有去休息,倚着厨房的门,看昊学熟练地打理晚餐,的确像是在厨房浸淫了多年的大厨风范。

  可为什么之前从没见他露过这一手?

  就说自己刚来京都那天吧,冰箱里的剩菜,明明就是猪食的水准!

  今晚昊学烹饪的两道素菜。都是冯蘅记忆传承过来的菜式。

  这两道菜,有两个很雅致的名字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

  这是诗人杜牧传世之作《寄扬州韩绰判官》当中的诗句,被冯蘅用作菜名,让原本就清新淡雅的菜式,更加多了一分盎然古意。

  现在昊学知道,这四句诗,其实是被冯蘅做成了四道菜,每一道都是色香味俱佳的极品美食,却又各有侧重不同。

  在《射雕英雄传》当中。黄蓉曾经展示过这一套名菜当中的第三款二十四桥明月夜。

  那其实只是蒸豆腐而已,却需要黄蓉施展家传的“兰花拂穴手”,用灵巧轻柔的十根手指,将豆腐这样触手即烂的食材削成二十四个小球。放入预先挖了二十四个圆孔的火腿内,扎住火腿再蒸,使火腿的鲜味全到了豆腐中,火腿本身却弃之不食。

  凭借这道菜,黄蓉进一步征服了洪七公的胃,可见已经达到了美食的最高境界。

  好吧。其实昊学最喜欢的毫无疑问是最后一句诗玉人何处教吹箫,然而今天何婉君身体不适,最后这道是荤菜,也就没选用。

  青山隐隐水迢迢,看似是简单的冬瓜汤,却用到了十余种食材,取其鲜香,把每一片冬瓜都融入了不同的味道,在乳白色的汤汁里载沉载浮,无论怎么吃,都能有层次分明的不同惊喜。

  秋尽江南草未凋,却是把色香味当中的“色”做到极致,看上去装在盘子里的根本不像是入口的菜肴,而是艺术家极尽精巧的一幅工笔画,甚至让人完全不忍心动筷子去破坏。

  虽然侧重点在色,然而昊学选用几样新鲜蔬菜做成的这道菜,味道上也绝对迈进了一流水准。

  何婉君来了那啥,原本胃口不会好,然而这一菜一汤摆在面前,竟然让她胃口大开,一口气吃了两小碗米饭,直到菜光汤净,才意犹未尽地放下筷子。

  “昊学哥哥,你专门培训过厨艺吗?”

  拍拍肚子,何婉君叹服,跟正在洗碗的昊学闲聊。

  “没有啊!”

  昊学心想以冯蘅的水准,有哪个厨艺学校敢收?

  去给他们当老师还差不多!

  “我觉得就算一些五星级名厨,都未必能和你相提并论。最难得的是你不但调味水准达到极致,就连菜肴的造型工艺也尽善尽美,完全不像是自己能体悟到的,如果没培训过,那可真是天赋异禀了。”

  何婉君自忖做得一手好菜,可到头来和昊学一比,简直就是八流饭店喂猪的水准,笑道:“你没去报名参加个厨神争霸赛之类的东西?我看你要是肯去,稳稳的会有把冠军拿回来!”

  “冠军?”

  昊学手脚麻利地收拾完残局,毕竟何婉君这几天不能沾凉水,听到这问题,嗤之以鼻道:“冠军值几个钱一斤?我会去参加那种哗众取宠的比赛?完全没意义嘛!”

  两人说着话,门铃响起来。

  谁啊这么晚了?

  昊学一开门,就有一个柔软的身体直扑进来,带着熏人的酒气。

  “歆姐?”

  昊学皱起眉头,怎么喝成这样!连钥匙都拿不出来了?

  不用何婉君帮忙,昊学轻松地将赵歆打着横抱起来,放在她房间里的大床上。

  这可绝对不行!

  昊学又是心疼又是懊恼,赵歆太好强了,为了做好车行的生意,难免会有这种逃避不开的应酬。

  可是,何苦如此?

  昊学这次下了决心,等赵歆醒过来,必须好好谈一谈这件事,哪怕是车行扔掉不干了,也绝不能让赵歆再这样拼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