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367章 打吧!打死我吧!
  “我的玉!”

  章玉惨嚎一声,蹲在地上东摸西捡,可是已经没什么卵用了,就算是最高明的工匠,也不可能把这一地碎片复原。

  就算可以复原,也没有半点价值可言。

  “小兔崽子,你赔我的观音!”

  看着韦小宝的眼睛都红了,几个伙计赶上前去一边一个把韦小宝架住,眼看着就是一顿结结实实的胖揍。

  韦小宝记着昊先生的要求,不能动用武功,可这种局面难道白白挨揍?

  “嘿嘿!”

  硬着头皮又冷笑一声,神色丝毫不见慌张,但是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还在冷笑什么,摔了人家价值不菲的玉器,还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即便以韦小宝的脸皮,都觉得过意不去了。

  “你又笑什么,这也和许老板有关系?还真特么的可能有关系,是不是他让你过来砸我店里招牌的!”

  章玉放下了一堆碎片,气咻咻地站在韦小宝面前,居高临下地怒吼道:“他店里可没有我这样完美的玉观音,觊觎已久,派你来做这种无耻的事?”

  “好心当成驴肝肺!”

  韦小宝一听许老板三个字,陡然间又生一计,虽然有些漏洞,但局面紧迫顾不得太多,先拿出来顶一顶再说。

  “今天许紧为什么敢上门找事?你就没想一想?”

  章玉皱起眉头来,是啊,这姓许的和自己虽然彼此恨得牙痒痒,恨不得让对方明天就关门大吉,然而没有理由也不会上门惹事吧,大家只是生意人,不是街头混混来着。

  “你这什么玉观音,根本就是假的!被人家许老板知道了内情,想要当着店里顾客的面,揭穿真相。到时候你的损失,可就大了!我知道了消息,为了你章老板着想,这才抢走玉观音。还把你都调离店铺,到这没人的地方说个明白!”

  “胡说八道!”

  章玉心想这明明是我的镇店之宝,花大价钱请高手匠师雕琢的一块羊脂美玉,怎么就成了假的?

  韦小宝被两个成年人抓住肩膀动弹不得,却仍然气势很足。“碎片就在地上,真的假的你自己看嘛!”

  就算不说这话,章老板必然也是要仔细鉴别一番的,韦小宝知道躲不过去,索性由他的嘴里说出来,还能争取那么一点点时间上的主动性。

  果然,章玉脸色闪过一点疑惑,先没去为难韦小宝,而是蹲下身子,仔细检查哪些已经成了碎片的玉器。

  做了一辈子玉器行当。真假鉴别用不了太久。

  要是这小子信口雌黄,这顿揍保管让他妈妈都不认得,还得照样给老子赔钱!

  昊学脸上笑嘻嘻的,也很好奇韦小宝接下来的戏该怎么演。

  很显然,玉器不可能是假的,到鉴定结果出来,还是免不了这顿揍吧?

  不过自己随口想出的考题,这个七岁的孩子能做到这个份上,已经算是相当不易,颇有急智。

  起码昊学觉得随便在街上拉个成年人。这么玩一通,未必能有这样敏捷的反应。

  毕竟是在皇宫里都能左右逢源的桂公公,这随机应变,信口胡掰的本事。小时候就初露峥嵘。

  罢了,看在这孩子也不容易的份上,还是别让他挨揍了,等会儿让他施展武功逃回家,赔人家的玉器就是。

  昊学端起刚热好的牛奶,美滋滋地喝了一口。越发对手机功能不满。

  多好的画面感啊,偏偏只能跟听广播似的……太落后了!我们要视频!!

  这个功能必须提上日程啊,想想韦小宝很快就要入宫了,入宫之后有什么?大批的宫女啊!

  韦小宝可是一个“太监”,太监看宫女,人家也不觉得你会做什么坏事,没有作案工具嘛!所以通过韦小宝的视角,可以看到……嘿嘿!

  可惜,自己提上日程没卵用,对这手机功能的开发,完全没有自主性,昊学表示自己只能被动接受不知什么时候什么原因就出现的新功能,比如至今都没有研究透彻的头像换位和技能传承。

  唉,其实生活就像强x,既然无力改变,也只能好好享受了。

  嘿嘿,小宝啊,还是太嫩,我的考验能让你这么容易过关?还想让韦春花入主丽春院,那多麻烦,懒得费劲。

  乖乖回家长大吧,以后让你老妈当个四院联号老板,背后是大皇帝支持,那才叫高端大气上档次,简约时尚国际范!

  让小宝主持个科举什么的,前三甲必须来扬州嫖个院,才能入仕做官,这叫……奉旨嫖院!

  过不多久,章玉的鉴定终于有了结果,一双眼中仿佛要喷出怒火来。

  居然被这样一个不知所谓的孩子耍了这么久,还说我家玉器是假的!

  “打!给我往死里打!特么的就算他家里有势力,我姓章的也不是吃素的!咱们占了理,见官也不虚!”

  昊学放下牛奶,澳门赌博网站:正要开口吩咐小宝施展武功逃命,却猛然听到听筒里传来一阵竭斯底里的狂笑声,虽然嗓音稚嫩,却仿佛蕴含着无尽的痛苦、怨毒、悲愤……

  好演技!

  昊学是清楚知道韦小宝长到7岁的人生历程的,当然明白他不可能是真有什么怨愤,只能是又要耍花样了。

  还能翻盘?

  倒要听听他怎么说。

  “哈哈哈哈哈哈!”

  韦小宝仰头望天,泪水横流,无所谓地把小胸膛一挺,“打吧!打死我吧!”

  章玉又是一愣,你哭个什么劲?我损失惨重,才是应该哭的那个吧?

  最起码,你挨了揍再哭啊,我也有点成就感,现在就哭这么惨,我叫人揍起来也没有乐趣……

  “爹,你打死了我,再去打死我妈好了!可怜我妈为了你自己赎身从良,在扬州城含辛茹苦养我这么大,怕了你家那位母老虎,都没去打扰过你……”

  啥?

  章玉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才七八岁的孩子,张口结舌地问道:“你妈……是哪位?”

  “韦春花!”

  韦小宝义正词严地吼道:“那时你是叫她花花的!”

  花花?

  章玉冥思苦想,自己年轻时的确是嫖过,然而花花这名字太普遍了,根本想不起来啊。

  “你妈……是在哪个院子里?”

  “丽春院。”

  韦小宝一点都不虚,说得好不含糊,让章玉一时不敢确定真伪。

  “不对啊……丽春院在城南,我一般都是去城西的……”

  “对!我妈原来是城西碧桃居的,后来因为怀了身孕被嫌弃,才被转卖到丽春院。再后来我出生后,她自己赎身,现在就住在城西!”

  啊?

  章玉情不自禁地缩了缩脖子,还也在城西?

  这一不小心蹦出来这么大的儿子,家里那母老虎,怕是不好交代吧……(未完待续。)

  ps: ps:感谢125日慷慨打赏的书友150803234029859 、lk_0303mm、天庭明朝大侠、貌似冖闲亻、月影小辛 、轮回竹、书友140928185607063 、适合莫 、王正危、烽火冷爷 、小心有毒靖等新老书友,西来拜谢。本月打赏累计20286起点币,烽火冷爷完成2w额度的最终一击,加更计入欠账。目前加更补欠进度:5/15,又欠10了……

  ps2:查了一下,清朝时代,汉族,管爸爸叫爹,北方人管妈妈叫娘,南方人管妈妈叫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