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358章 给我一个交代
  “麻烦郑警官,直接送我们去第一医院吧!”

  与此同时,郑建国也接到了电话,说是华夏医科大学内发生枪击案,有一名年轻男子受伤,现在在第一医院抢救。

  “你和打电话的人认识?”

  多年的刑侦经验,让郑建国迅速把程紫灵刚才那句话重视起来。

  既然这是一对姐妹俩,那么这两件事,会不会是同一伙人所为?

  “你家里是做什么的,有没有什么死对头?”

  见程紫灵点头,郑建国仿佛是发现了什么线头似的,在车上就开始询问。

  “我家是做生意的,没什么对头。”

  程紫灵似乎不愿意多谈,只是简单回答。

  第一医院内,陈晨已经送进了抢救室,门外只有一个泪流满面的程爽,和她一贯表现的风风火火截然不同,昊学等人看到她时,她正蹲在地上,双手抱着脚,身体时不时抽动一下,显然还在哽咽着哭泣。

  郑建国心忧案情,问了几句,可程爽只是摇头,说她什么都不知道。这种情况下也只能等她情绪稳定下来再慢慢了解。郑建国退后几步,安排人手在医院盯一下,防止那伙丧心病狂的歹徒再有什么疯狂的举动。

  “怎么回事?”

  在昊学心里,是把陈晨当成真正的朋友来处的。这家伙虽然有点小逗,但是人不错,就是运气有点惨兮兮的,前阵子喝过一顿酒,两人的关系又拉近了不少。

  前阵子还琢磨着等他彻底放弃了程爽这边,试着撮合一下他和陈湘月,那妹子也是了不起,居然打算深入虎穴配合抓捕毒贩。

  可是几天没见,居然就成了抢救室里的一个重伤员,听护士说,中枪的部位在胸口,情况相当危急!

  算上程紫灵的话。这伙不知名的歹徒,已经算是连续对自己的朋友下手,完全激起了昊学的怒火。

  程爽抽噎道:“我和陈晨在学校里吃饭,本来好端端的。不知怎地就冲出来持枪的杀手,我吓呆了,陈晨却一下子挡在我前面……”

  “我明明刚拒绝了他的,彻底拒绝。为什么他还……万一陈晨他有个三长两短,这让我该怎么办……”

  程爽泣不成声。可是事情的经过很简单,昊学结合之前和陈晨的那顿酒,已经能猜个**不离十。

  最后一顿散伙饭,陈晨也算是大大方方地选择放手,然而当程爽遇到生死危机的时候,还是毅然站了出来挡枪。

  这小子,果然没看错他!

  昊学点了点头,目光中放射出慑人的光彩。

  既然公然在我母校之内,对我朋友下手,那就勇敢地面对我的怒火吧!

  摸出手机。翻出一个号码,刘小宇。

  正要拨通,却被旁边的程紫灵按住了手。

  “昊哥,这件事……能不能交给我处理?”

  哦?

  昊学扭过头,看着程紫灵,眉头一挑,“怎么说?”

  “很可能是我家族内部的一些事,我觉得可以自己调查清楚,澳门赌博网站:就别……惊动军方了吧?”

  噫!

  昊学心中一动,这个程紫灵。似乎知道得很多啊,看到刘小宇的名字就能想到军方的,可没几个人!

  这个女孩子,不像自己想象中得那般简单。

  看在那张蝴蝶谷设计图纸的份上。昊学沉吟道:“三天,给我一个交代,如果不能令我满意的话……紫灵,我先说声对不起了!”

  家族?

  什么狗屁家族!

  闹市制造车祸,校园悍然枪击,这是家族还是黑-社-会?

  看在程紫灵的面子上。先容她三天,自己在医院看护一下陈晨。

  三天之后,如果没有人能对这次事件负责,昊学的怒火将引动天剑,斩尽这些魑魅魍魉!

  “你们先回去吧,程爽情绪也不稳定,回家好好休息一下!”

  昊学考虑一下,竟然是下了逐客令。

  “我不!我要留在这里等陈晨!”

  程爽的眼泪又掉下来,“他说过的,只要我愿意,什么时候都可以和我在一起!现在我就在这里,他怎么躺到里面去了?我等他出来,我们一起回学校……”

  昊学摇摇头,这算是陈晨的因祸得福么?似乎程爽的态度一下子就变了啊,是因为这次救命之恩的逆转,还是说只是认清了自己内心深处的情感而已?

  不过这些暂时都不重要,从今天的事态来看,对方的目标显然是程氏姐妹,程紫灵似乎是知道一些东西,反而比程爽要强,与其留在这里不如早点回家,他也等着程紫灵给他的交代。

  “紫灵,带程爽先回,咱们回头联系!用不用找警察护送?”

  “不用了。”

  程紫灵摇摇头,伸手去拉张牙舞爪不肯离开的程爽,看不出她娇娇怯怯的身体里竟然似乎蕴含着很坚定的力量,或许是程爽哭得太久没了力气,居然没拉扯过姐姐,被强行带走。

  昊学脸色不好看,和何婉君一起在抢救室门口等待。

  “陈哥……不会有事吧?”

  何婉君其实也对陈晨印象不坏,天天来寝室楼下施展大召唤术,除了程爽之外,其他人都感动了。

  现在看来,其实程爽也是感动了的,只是她自己没有意识到而已。

  正说着话,抢救室的门开了,昊学和何婉君连忙停止交谈,凑上前去问个究竟。

  “你们谁是陈晨的家属?”

  医生的表情很严肃,让昊学两人心中一沉。

  “我是!”

  接话的却是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拖着哭腔,刚下电梯就扑过来,身后跟着一个同样神色焦急的男人。

  “我是陈晨的爸爸,到底怎么回事,在学校怎么还有人放枪!”

  像是抱怨了一句,却没有等待谁的答案,紧紧抓住医生的衣襟,问道:“情况怎么样?”

  “不太乐观。”

  医生皱眉道:“子弹已经取出来了,但是重伤了右侧肺叶,导致伤者呼吸系统衰竭,现在还不能说是脱离了危险期。”

  一听这话,陈晨妈妈更是忍不住落下泪来,压抑着的哭声听上去更让人心酸。

  悲戚的气氛中,昊学踏前一步,把一颗火红色的药丸递给医生。

  “把这个给他吃下去吧,应该可以帮助稳定伤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