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351章 节操全无,然并卵
  “来自灵魂深处的认同!灵魂链接完成!”

  灵魂链接!

  昊学瞬间就激动了,激动得浑身颤抖。这可是好东西当中的好东西啊!

  他还记得,当日一个灵魂链接,莫名其妙地获得了千手如来赵半山的暗器本领,凭借这一手绝学,轻轻松松地碾压了奥运会男篮比赛,把不可一世的米国男篮打得开场几分钟就举起白旗。

  后来,千手如来的暗器功夫,又多次挥关键性作用,甚至还曾在暗杀中救下自己的性命。

  这种技能性质的传承,甚至比从武侠世界搬运过来一件物品还要有价值得多。

  比如,昊学就算能弄到含沙射影这样的机括类暗器,也总是受到很大限制,只能阴人,而难以挥一名真正暗器大师的强大之处。

  可是那次算是一个意外,手机泡水了送修,这才获得了一个暗器高手的灵魂链接。

  尽管昊学对这种技能获取方式垂涎三尺,却也无可奈何。

  总不能为了赌个痛快,把好端端的手机故意泡一次水吧?

  万一泡成了板砖,那昊学估计可以直接去长城了,继孟姜女之后,再把它哭倒一次毫无压力。

  可是,灵魂链接在这万没想到的情况下,突然出现!

  什么灵魂深处的认同,昊学暂时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只是看着屏幕上灵魂链接四字,兴奋莫名。

  这回,手机绝对没泡水,连汗水都没有。

  事实上自从上次意外之后,昊学让刘小宇给自己特别打造了一个军工级三防手机壳,就算现在再把它丢水里,一时半会儿的也绝对不会再出现什么意外。

  毕竟小心驶得万年船嘛!

  这次是谁的灵魂链接?昊学没有疑惑太久,也不用实验,因为他觉脑子里一下子多了很多东西。

  菜谱!

  全是一道道色香味俱佳的菜肴,从选材用料、到烹调方法。所有的细节都仿佛与生俱来一般深刻在昊学脑子里,让他情不自禁地有一种拿起刀铲操作一番的冲动。

  甭问了,这次意外得到的技能,一定就是黄蓉的老妈冯蘅的一身宗师级的厨艺!

  哇哈哈哈!

  这次去搞定九指神丐。可不用外人介入了,看我给洪老头炒盘菜,一举拿下!

  昊学一个人在绿柳庄别墅里,手舞足蹈,幸好家里没人。否则的话,估计青山医院要接到出诊电话……

  足足兴奋了十几分钟,昊学才渐渐平静下来,想到了另一个似乎更关键的问题。

  这次的技能,到底是怎么来的?

  要是能因此弄明白手机的功能细节,那他获得的又岂止是一项厨艺而已!

  昊学回想起,刚才手机上似乎显示了“来自灵魂深处的认同”?

  这多半就是核心关键所在了。

  难道就是因为刚才自己被一盘“玉笛谁家听落梅”所折服,自内心地觉得这是人间最极品的美味,甚至还很没节操地把盘子底的肉汁都舔得干干净净,这就算是“灵魂深处的认同”了?

  要是这样的话。那倒简单了啊!

  别说舔盘子底,舔鞋底也……那当然还是算了,忒恶心。

  这得试试,必须赶紧试试!

  昊学甚至来不及跟冯蘅道个别,很粗暴地挂掉电话,手指一动又打给距离她没多远的黄药师那边去。

  黄药师,试剑亭,吹箫。

  唉,吹箫的男人你伤不起!不过这会儿昊学连这个都顾不得了,急匆匆拨通电话。声音也有点毛躁。

  “老黄,还记得我吗?”

  黄药师的箫声戛然而止,已经辨认出了来人。

  “昊先生?真是好久不见了!这些年在何处云游?”

  昊学心急火燎地打断道:“先别说这些,老黄。你不要停,再吹奏一段箫声来听听!”

  啥意思?

  黄药师莫名其妙,皱眉问道:“怎么个吹奏法,按照音波斗法的那种?”

  “别!”

  昊学心想那我可消受不起,我这点内力修为凭什么去抵御碧海潮生曲!

  “就吹一段简单的就可以,哪怕不用碧海潮生曲的内力催生路子。就单纯来一段正常旋律也好。”

  黄药师苦笑一声,更觉得这位昊先生神秘诡异,不知道要搞的什么东西。

  六年没联系,一露面……呃、好吧还没露面,就要求自己吹箫,啥情况?

  可是这位昊先生挺够意思,不但帮自己搞到了九阴真经,后来还给蓉儿送了不少婴儿用品,让她刚出生那几年,用的都是从未见过的新鲜玩具,孩子玩得很开心,黄药师夫妇当然也很高兴,很承这位昊先生的人情。

  不就是吹个曲子么,自己本来也在吹,继续呗!

  黄药师定了定神,重新接续上刚才的曲子,袅袅扬扬的箫音很快就从试剑亭中再次传出来,清幽悦耳,令人闻之忘倦。

  好!

  太好了!

  这箫声简直是绝了!

  此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你根本无法相信这是一介凡人能够吹奏出来的音调,难道是传说中的仙音?

  箫声一起,昊学全神贯注,用尽全身的力气,开始脑补,把黄药师这普普通通的曲子在心里夸赞了千万次,简直就要对着手机顶礼膜拜了。

  为啥?

  当然是为了那什么“来自灵魂深处的认同”,我都这样了,应该算是够“认同”了吧?

  箫声一停,昊学更是毫不吝惜溢美之词,高声赞叹道:

  “老黄,好箫!”

  昊学多没节操啊,索性翻开一本成语词典,大声夸耀,“天籁之音!高山流水如珠落玉盘,黄钟大吕荡气回肠,余音袅袅,令人陶醉其中,再不知人间仙境……”

  黄药师惊呆了……

  这、这是弄啥哩?

  之前昊先生给他留下的印象,神秘当中隐隐带着一丝傲然,即便是以他东邪的名头,也不敢有丝毫的不敬,唯恐得罪了这位世外高人,甚至干脆就是下凡的神仙?

  可现在这到底是怎么了,出了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

  就算是最没节操的马屁精,也不用把自己平平常常的一“风入松”夸得这么天下无双吧?

  身为演奏者,黄药师脸上都挂不住了,昊学却还在一串一串地夸赞,只为了那传说中的“来自灵魂深处的认同”。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昊学口干舌燥,却没收到手机的任何动静,根本不会因为他马屁拍得厉害,就把黄药师吹箫的本事、甚至碧海潮生曲,当成是一项技能直接传承给他。

  失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