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打个电话给大侠 > 第350章 玉笛谁家听落梅
  “怎么了?”

  冯蘅手里做着菜,却也不耽误说话,听到昊先生那边似乎是有点异常,随口问道。

  陈贯西……

  昊学念叨着这个名字,眼睛都直了。

  黑风双煞就是牛逼,生个孩子都注定不凡啊。

  有诗为证:

  生子当如陈贯西,只日明星不招鸡。吾辈偶像皆被干,日后存入pbsp; “这名字……有什么说道吗?”

  冯蘅笑道:“玄风和风,性子都很要强,在拙夫手下学艺时间越长,越觉得武学浩瀚,人生苦短。他们曾经感叹,这辈子也别想赶上师父修为的十分之一,但把希望寄托在这个还只有几岁的孩子身上。他们期待着这孩子未来能不限于桃花岛一地,走出中原,闯出一个更辉煌的未来。因为拙夫号为‘东邪’,他们不敢欺师灭祖,便把孩子取名为‘贯西’。”

  “干嘛不贯南贯北啊,非要贯这个西?”

  昊学还是很蛋疼,这名字的由来听上去满满的都是望子成龙的爱,可这名字,你们确定没问题么?

  “南帝段皇爷、北丐洪帮主,都是响当当的正派人物,总不好把人家怎么样。但是白驼山的西毒欧阳锋可是邪派中人,梅风希望孩子以后能做个顶天立地、光明磊落的男子汉,当然只能贯西了。”

  好吧,你们赢了,我竟无言以对。

  行了,陈贯西都去西域白驼山了,以后那些白驼山的白衣女子,估计就没欧阳克什么事儿啦,一定会把这位尊为新的白驼山少主的。

  然后,她们日后回顾这段岁月,会说自己当时太年轻,很傻很天真……

  昊学沉默半响,却听冯蘅笑道:“菜做好啦,还是老办法传给你?”

  “嗯嗯!”

  昊学瞬间就把摄影艺术家陈老师先丢到一旁。民以食为天嘛!

  “冯蘅给你传来‘玉笛谁家听落梅’一盘,是否接收?”

  是!

  昊学毫不犹豫地点了一下手机,顿时面前出现了一盘还热气腾腾的菜肴。

  好菜!

  不用尝,昊学迅先给打了个印象满分。

  华夏菜肴讲究色香味俱全。现在除了味道还没有尝过,光是“色”、“香”两项,已经颇为不凡。

  先说色,这道玉笛谁家听落梅,原来并不只是做法上的奇思妙想。实际装盘时的造型,也极具美感。

  羊羔坐臀肉、猪耳朵、牛腰子、兔肉、獐腿肉,把这五种美味的肉条混在一起,合五五梅花之数,共有二十五种不同的滋味变化。

  而现在盘中的肉条,被冯蘅别具匠心地摆成了梅花盛开的造型,就算从颜色上其实并不像鲜艳的红梅,却还是能让人一眼就辨认出梅花的形状来,手段之妙,用心之巧。令人叹为观止。

  再谈香,昊学打电话去桃花岛,本来已经是过了中午,刚吃了一顿饭,本来不是太饿,可是自从这盘菜通过蓝牙从桃花岛传来绿柳庄别墅,昊学闻到这股鲜甜扑鼻的香气,立刻垂涎欲滴,就跟饿了三天没吃饭的状态差不多。

  吃!

  昊学连筷子都没去拿,直接抓起一朵“梅花”塞进嘴里。

  一口下去。满嘴生香,五种不同的美味肉类,在冯蘅的妙手烹调下,把各自最完美的味道展现出来。偏偏还互不干扰,在昊学的嘴里仿佛是完成了一曲配合默契的交响乐,每一种乐器都能出它独特的韵味和声音,合在一起,更是令人身心俱醉的饕餮盛宴!

  自从何婉君进京以来,昊学的胃口本来已经被养得越来越刁。外面饭馆的菜水平稍差他都根本懒得搭理。

  然而今天,他才明白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原来菜,可以这样做,可以这样好吃!

  在一个瞬间,昊学甚至有点恐慌,那是人们在经历了极度的美好享受之后,自然生的一种患得患失的心态。

  万一以后这冯蘅不在人世,他去哪里再找这样的逆天美味?

  其实冯蘅比黄药师年轻很多,正常来讲总还有个几十年好活,就算冯蘅真到了那一天,黄蓉的技艺也应当青出于蓝了。

  可是昊学这会儿没想太多,脑中就一个念头,这等好菜,千万不要断了传承,必须保证自己时时都吃得到!

  洪七公?

  那是什么人!贵姓?

  昊学哪还记得这菜是用来贿赂洪七公的,不到三分钟,已经风卷残云般地把一盘共计二十五朵梅花、每朵梅花都是由五种美味肉类拼成的“玉笛谁家听落梅”,吃得干干净净,连盘子底的那点肉汁都没剩下。

  舔盘底,我的天!多少年不曾有过的难堪吃相,可现在昊学也顾不得了。

  再来一盘?

  那不还得等好长一段时间嘛!

  再说了,就算再让冯蘅施展妙手,也起码换个花样嘛,比如“二十四桥明月夜”,比如“好逑汤”什么的,这都是黄蓉曾经用来诱惑洪七公的好菜。

  然而黄蓉可是从小就没了娘,根据黄药师只言片语的描述才领悟到的这些菜式。

  而最初的源头,冯蘅的脑子里,还有多少神奇菜品的奇思妙想?

  还有哪些名字充满诗意,味道又堪称绝品的桃花岛名菜?

  昊学只是稍稍想一想,刚刚填饱的肚子仿佛又空空荡荡,再来十盘这种佳肴,也都吃得下去。

  太好吃了!太好吃了!太好吃了!

  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昊学电话都没来得及挂断,也不理会那边冯蘅的几次说话,只顾着先扫荡这盘前所未有的好菜。

  黄老邪啊,我终于理解你为何如此思念亡妻,这事儿吧,有科学依据了。

  抓住男人的心,先抓住男人的胃嘛!现在这冯蘅的手艺,何止是抓住,简直是把黄药师的胃给没收了!

  冯蘅不幸故去,黄老邪没了胃,那还能不思念的?

  不思量,自难忘啊!

  连肉汁都这么鲜美可口,真是令人拍案叫绝!昊学看了看洁白的瓷盘,心想这都不用刷洗了,舔得真干净……

  叮!

  就在这时,手机突然出消息提示,让昊学愣了一下,电话还没挂断那,谁给我的短信?

  拿起手机一看,却是目瞪口呆!

  !达!了!(未完待续。)

  ps:ps:补打赏欠更,还差11章,2/13,其他的废话不多说了,感谢大家支持!